本週性別快訊,細看日本相撲千年以來的性別歧視傳統,日本女子業餘相撲隊期盼透過自身參與,改善相撲禁止女性參賽之禁令。

相撲,是日本持續千年的國粹運動,完美呈現力與美之結合,然而,此項運動因禁止女性參賽的傳統規定,始終遭大眾議論。

根據《BBC》報導,日本英文報章《日本時報》(Japan Times)前專欄作家布克頓(Mark Buckton)表示,相撲運動與日本神道宗教有關。

「在日本,相撲並不被視為一項運動,」布克頓表示:「它在日本國民的集體心理中有更豐富的含義。」傳統在相撲賽事前,大會會在土俵中央劃個洞,由神道祭司放入堅果、魷魚、海帶及清酒埋起來。相撲手會輪流抬起腳大力踏下,驅趕惡靈。

「土俵被視為神道思想中的聖域。」布克頓說。

因此,過去傳統上日本神道宗教認為有月事來潮的女性為「不潔」,不允許女性踏上土俵。布克頓解釋,任何血液均視為對土俵的玷污,若相撲手在土俵上受傷流血,大會也會以鹽灑上作「淨化」。(推薦閱讀:為你選書|《月經不平等》從古至今,女人的月經都是禁忌

在世界各地,女性均可參與業餘的相撲比賽,但不能在東京的正式相撲賽場進行相撲,也不能參與正式的相撲聯賽。


圖片|來源

女性不得上土俵進行急救、致詞,相撲協會:「請尊重傳統」

過去,日本相撲圈亦有許多事件,引發性別歧視爭議,備受抨擊的日本相撲協會(Japan Sumo Association)承諾檢討「僅限男性」進入擂台的規定,但檢討結果仍待公布。

其中一起事件為,2018 年 4 月,早前京都府舞鶴市一場相撲賽事上,舞鶴市長多多見良三在「土俵」(相撲擂台)上,於致辭期間中風昏倒,一名女醫護人員立刻上前為其急救,卻多次遭裁判透過廣播,要求離場。在女救護人員離開後,相撲官員疑似有灑鹽淨化的舉動。

相撲官員事後解釋,灑鹽淨化之舉並非因女子曾踏入場內,而是比賽前都會進行的傳統儀式。

儘管如此,裁判公開廣播,驅趕女救護員的行為,使日本相撲協會遭到了廣大批評,協會主席八角信芳就此「不當行為」公開致歉。


圖片|來源

但在數日後,協會又因為拒絶一名女性市長進入土俵,再獲炮轟。協會在兵庫縣寶塚市舉辦示範賽,身為女性的寶塚市市長中川智子,詢問能否在賽前上土俵致辭,卻獲回覆「請尊重傳統」。

「女市長也是人,」中川智子最後只能在土俵外圍致詞:「因為我是女性就不可在土俵上致辭,我感到憤慨。」

以上引起性別爭議之事件,不僅使相撲圈受到議論,還被視為日本女性待遇的隱喻,在全球性別平等和女性參政權表現不佳。過去相撲也因傳統厭女概念,僅是專屬男性之運動,無緣成為奧運的競賽項目。(推薦閱讀:從女性職場地位,看日本距離性別平權的路有多遠

相撲適合每個人:近身觀看女性相撲比賽,那使人振奮

根據《The Guardian》報導,近日, 朝日大學女子相撲隊釋出八名女相撲選手之合影照片,引外界關注,再次引起相撲的性別爭議探討。

日本西部寶塚市市長 Tomoko Nakagawa ,向日本相撲協會請願「解除女性禁賽之禁令」,可惜並未成功。她對法新社說:「我不明白為什麼,只有相撲世界拒絕改變、甚至倒退。」


圖片來源|Laura Liverani for the Guardian

這項運動與性別歧視的鬥爭,同樣困擾著女相撲選手奧村,她從初中開始就一直在練習相撲,「相撲不應該被認為是男性和女性的運動」,上個月在 64-80kg 類別的國際女子相撲錦標賽上獲得亞軍的奧村表示,「我能夠與男性一起訓練,我絕對受益匪淺,在這過程中我不覺得他們看不起我和其他女性。若女性被允許在正式比賽與他們競爭,我依舊能發揮屬於我的實力。」

朝日大日相撲俱樂部於八年前成立的,現在是日本大學六個女子相撲俱樂部之一。「有些人仍很難接受女性相撲這個想法,但我從來不覺得女性相撲有什麼好奇怪的,」該俱樂部經理 Shigeto Takahashi 說,她過去執教 35 年女子摔跤運動員。「唯一真正的區別是,女性在肩膀受傷時必須小心一些,亦不允許穿任何襯墊。」


圖片來源|Laura Liverani for the Guardian


圖片來源|Laura Liverani for the Guardian

朝日大學健康與體育科學系副教授,該俱樂部副經理松井芳織表示,業餘相撲缺乏女性教練為女孩和年輕女性提供指導的建議。她說:「我遇到的一些人,甚至驚訝於有國際性的女性相撲比賽。我們需要有個更協調、一致的方法,宣傳女性相撲的高明與光輝。近身觀看女性相撲比賽,是很令人振奮的事。」

摔跤選手 Minayo Nishimoto 也表示,「我明白,土俵被認為是神聖的,但無論如何看待,這項對女性的傳統禁令都是種性別歧視,」她說,「但這項禁令是讓我更堅定努力,朝成為日本頂尖女相撲選手邁進的動力。」期待透過媒體、女性投身相撲界的力量,有昭一日改善日本民族體育運動的性別歧視傳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