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是女兒生命中第一個男性形象,透過心理學,一起細看父親如何影響女兒成年後的親密關係?

公號 ID|knowyourself2015
公號簡介|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會喜歡的泛心理學。

我們曾推出過與童年陰影、不健康的親子關係相關的內容,結果同學們紛紛來後台表示看得不過癮。今天來重點說說親子關係中的一種:父親和女兒的關係。

近些年的一些研究表明,女性與父親的關係,無論是好的、壞的還是不存在的關係,都會對她們成年後與男人建立聯繫有所影響。

而且,父親對異性戀女兒的親密關係的影響,比母親所帶來的影響要更加深遠。這一現象可能從一些角度得到解釋:

  • 父女關係,是女兒生命中第一段與男性建立的關係。在成長過程中,她會漸漸熟悉這一段與男性建立的關係模型,並將這其中的關係模式帶入未來與其他男性的關係中。小女孩會觀察父母與自己互動的方式,以及父母之間互動的方式。這些會成為她未來看待親密關係的基礎。

  • 父親是女兒生命中的第一個男性形象。所以,有意識或無意識地,她可能會基於父親的特質來選擇未來的伴侶。這裡我們所說的特質可能是外貌方面的,但更多是指相處模式方面的。她既有可能會渴望有一位復刻了父親許多特徵的男性作為伴侶,也可能會選擇一位與父親截然相反的男性來交往。但在上述兩種情況下,她看男性的眼光都是以她的父親為模板的。

  • 父親可作為女兒在親密關係中的引領人。特別是在良性的父女關係中,父親可以為女兒提供男性視角的建議,並引領她和伴侶走過關係中的一些里程碑。研究表明,與父親關係良好的女性,更希望自己的伴侶得到父親的認可。

一些相關研究還發現,與父親關係良好的女性,更可能向男友尋求情感慰藉和支持。並且,比起父親角色缺失或與父親關係較差的女性,她們更不容易發生高風險的性行為,不容易在青少年時期懷孕,且在性方面更有自主意識,例如,能夠更好地分辨與拒絕不想要的性關係。(推薦閱讀:父親溫柔的不只有背影:別怕,爸爸一直都在


圖片|來源

你得到過這樣的「好爸爸」嗎?

怎樣的父女關係是上文所述「良性的父女關係」呢?

可以說,能夠讓女兒學到以下這些的父親,和女兒之間的關係會有比較健康的基礎。

  • 「父親尊重我」:如上文中提到的,女性與自己父親的關係,通常是她生命中第一段異性關係。從父親那裡,小女孩得到自己作為女性的第一個反饋。她們會感受到自己是被接受或是不被接受的;她們會感受到自己是有價值的或是不重要的。

人的自我尊重,最初基於他人對自己的尊重。對於女性來說,她們作為一個「性別為女的」的自我概念,在很大程度上,是在父女關係中被塑造的。因此,父女關係中,女兒需要父親尊重她作為女性的價值。

  • 「與父親保持親密的關係是安全的」。女兒需要在一些男性面前能夠放鬆,可以與他親近,並知道她們即使這樣也是安全的。她們需要被當做「人」來看待,而不是性工具。

當小女孩發展出性意識,開始注意自己的行為和打扮,並學到她們有權保護自己的隱私,她們便能夠發展出健康的界限意識。她們就能學會如何說「不」,而這在她們未來的社交之中將是一項基本的人際技巧。(推薦閱讀:家庭的關係課題:與父母和解,我們都有力量修復自己的傷痛

父親可以注意自己與女兒的肢體接觸方式,比如,以「摟肩膀的擁抱(shoulder hugs)」來表示對女兒界限的尊重,且不要對女兒的身體特徵作出評價。

  • 「男人和女人可以公平交涉」:父女關係是女兒學習如何公平交涉及適當妥協的重要契機。當父親在關係中有絕對權威,立下死板的規矩時,女兒很快會學會反抗。如果父親過度批判,在父女關係中有至高權利,對於女兒來說,男人就會成為敵人。如果父親是公正的,會傾聽女兒的想法,她會獲得自信,為自己有見解而感到驕傲。

  • 「女人可以堅定自信,而不一定要咄咄逼人」:當女兒學會與她們的父親溝通,當她們的見解被父親傾聽、欣賞,她們會發展出自我確信感(self-assuredness),而這會讓她們變得堅定自信,會為自己而站出來。這一點與具有攻擊性的、咄咄逼人的行為很不同;後者是來源於無力感與好鬥。

  • 「在異性關係中可以有哪些期待」:如果父親是一位暴君,那麼從女兒小的時候開始,她就會覺得男人本質就是壞的。如果父親酗酒或施虐,女兒會認為,男性是那些被允許失控而去肆意傷害別人的人。另外,對於女兒來說,一個無意識的結論是,如果父親善待我,我是一個值得的個體;如果父親拒絕或批判我,我就是不好的、不值得別人對我好的。

你遭遇過這樣的問題父親嗎?

接下來我們要簡單介紹四類功能失調的父女關係(Dysfunctional father-daughter relationship),也就是我們平時常說「不健全」的父女關係。

1. 分離型(The Cut-off)

因為去世或離異,造成女兒從小不在父親身邊。生活裡幾乎完全接觸不到父親。這會造成對父親的過度理想化(不現實不可達到的理想化),或對異性的失望(覺得父親不關心自己),兩者都會對女兒進入親密關係造成阻礙。

2. 疏遠型(The Distant)

在這個類型中,女兒可能會以正面或負面的方式體驗與父親的疏遠。

  • 疏遠且正面。在這樣的關係中,女兒和父親實際上關係疏遠,卻感覺與父親的關係更為正面;與之相對,女兒雖然和母親實質上相對親密,對母親的感覺卻是負面的。

這樣的關係在家庭中十分常見。一種可能的成因是,父親大部分的精力和時間都放在了事業上,而讓孩子的母親留在家裡,獨自面對和女兒關係中的問題與衝突。而父親會在女兒面前扮演一個「好好先生」的角色,這也進一步使得女兒覺得,出了問題都是母親的錯處。

需要注意的是,越是溝通方式較為親密的家庭,這樣的關係就越是隱蔽。

在這樣的家庭模式中,女兒會慢慢學到,自己和父親是「站成一派」的;比起母親,父親更喜歡自己;與母親發生衝突也不會讓父親感到生氣。但是,這樣的父女關係,也導致了女兒對於父母之間互相的依賴一無所知,她也無法看到母親在家庭中的掙扎。

經歷這樣的父女關係的女性,在成年後,通常會選擇一個能夠讓她回想起「親愛的老父親」的丈夫,然後不出意外地,重複自己母親在婚姻及家庭中的角色——一位獨自面對家庭衝突、承受來自丈夫與孩子雙重情感壓力的妻子和母親。

  • 疏遠且負面。在這樣的家庭中,父親一般是以「領導」或「暴君』的形象出現的,而女兒由於同情母親,會站在母親那邊,而對父親感到憤怒和蔑視。

這樣的關係,會導致女兒慢慢地變得冷漠、不願親近父親;即使父親嘗試表現出關心,女兒也可能會反應冷淡地直接拒絕。在女兒成年離開家生活後,她可能會與父親保持距離,只要盡為人子女的義務就可以了。

然而,如果這樣的父女關係緊張到一定程度,超過女兒在精神上可以負擔的程度,父女之間也可能會爆發衝突。與分離型父女關係對女兒親密關係的影響類似,在疏遠且負面的父女關係中成長的女性,也可能會無法信任男性,甚至對男性產生敵意,抗拒與男性建立聯繫。


圖片|來源

3. 糾纏型(The Enmenshed)

在這個類型中,父女之間的關係更為親密,以共謀或是衝突的方式。而父親、女兒分別與母親的關係都是較為疏遠的。

  • 「爸爸的小女孩」。在這樣的父女關係中,父親與女兒也是「站成一派的」。但不同於上述「疏遠且正面」的父女關係,父女之間的關係是很親密的,且父親是對女兒有著最重要影響的人。

與其他功能失調的父女關係不同,父女二人都會對這段關係感到滿意:父親會竭盡全力給女兒他所能給出的一切,而相應地,女兒永遠不會拒絕或挑戰父親的權威。換句話說,在這樣的關係中,女兒的身體會長大,但心智永遠不會成長。

  • 衝突的父女關係。這是糾纏型父女關係當中極為常見的分型。與前文所述「疏遠且負面」的父女關係相似的是,父親也是以「領導」或「暴君」的形象出現的。但在衝突的父女關係中,女兒會激怒父親,會更公開講出自己對父親的蔑視,拒絕履行他對於自己的期待。

這樣的父女關係形成要較為複雜一些。通常,在女兒幼年時,父親還是比較投入撫養女兒的;而隨著女兒長大(如長到青春期),日漸獨立,父親感到自己的角色受到了威脅,於是加強了對女兒的控制。而女兒也會愈加叛逆。(推薦閱讀:家人攝影集:24 歲這年,我開始認識老爸

雖然母親在這樣的衝突中保持沉默,但女兒能夠感覺到,母親是站在自己這一邊的,這也會使得女兒與父親的戰火升級。但實質上,父女衝突之中也有共謀,即他們都在用這樣的衝突掩蓋父母之間的矛盾。

衝突的父女關係對女兒造成最大的危害是,她會窮盡一生和父親的意志相抗衡,為了叛逆而叛逆,卻忽略了自己真正的需求。例如,在親密關係方面,她很可能會僅僅為了反抗父親而找與他完全相反的伴侶,或是因為父親不欣賞某個人,而與他發展親密關係,卻不考慮這段關係本身是否安全。

4. 不正當型(Perverse Intergenderational Pattern)

在這類關係中,父女關係模糊了世代及人與人之間應有的界限;父親甚至忽略了其角色中最基本的責任。在今天的文章中我們不做展開。

  • 性侵害

  • 身體或言語虐待

與父親的關係有問題怎麼辦?

後台總有同學要求我們多寫寫問題的解決方案,然而很多具體的問題在每個人身上都是不同的,因此無法通過閱讀文章來統一解決,我們只能給出一些粗略的引導。以下是一些針對父女關係關鍵且常見的建議,是在大多數自助類文章中被廣泛談論的:

1.  覺察父女關係中的問題(Awareness)

我們越是了解自己,對於自身的某些行為、反應以及這些的觸發點產生有意識的覺察,我們越是能從過去當中得到解脫。

2.  評估你所處的親密關係(Assessment)

3.  尋求幫助

如果你覺察到自己與父親關係中的問題影響了你的親密關係,感到當前狀況艱難、壓力很大的話,可以去尋求專業人士的幫助。

父女關係,也許會影響女兒的一生。發生在過去的事情,可能會是一輩子的負擔。但是我們每個人,難道不都是在背著自己肩上的負擔,深一腳淺一腳,試著走得更長更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