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在公開場合哺乳礙到誰?細看新手父親的育兒日記,所謂乳房,不該只代表性。

哺乳時遇見的怪咖們

無論是配方乳與母乳的優劣,或哺乳的難易程度,這些議題難免會引起許多爭議,但比起在公共場所哺乳引發的風波,前兩者可說微不足道。某些名人每幾個月就會跳出來大聲嚷嚷,認為這行為「很噁心」。有些思想落後的餐廳或飯店還因為要求幾位可憐的女性顧客「遮起來」(講得好像她正赤身裸體的去吃自助餐,而不是在哺乳)而害自己的 TripAdvisor 評等直直落。


圖|作者提供

顧人怨的凱蒂.霍金斯對哺乳的看法就是典型的例子:

女孩們,把乳房收起來吧。妳們沒有權利讓那些在茶裡加牛奶的人食不下嚥。

前英國獨立黨主席奈傑.法拉吉應該同意這句話,畢竟他曾建議哺乳的女性應「坐在角落」。

至於品味高尚的道德指標凱蒂.普萊斯(英國著名模特兒、藝人、話題人物與作家,筆名「喬丹」。她曾因在實境秀大談性事而引發爭議,作者在此也挖苦她一番。)呢?這位暴露成性,波濤洶湧的身材有如人體充氣城堡般晃動的女士這樣說:

我不想在吃晚餐時看到女人的胸部跑出來。

諷刺的是,這十年來,全英國人沒有一天不在電視或報紙上看到「波神喬丹」的胸部在大家眼前晃來晃去。

就連社會哲學家金.卡戴珊(美國模特兒、藝人與話題人物。曾因炫富、爭議言行、性愛影片等事件引發爭議。2015 年被時代雜誌選為「全球前 100  名具影響力人物」之一)也來參一腳。當坐在附近的某位女人開始解開上衣餵奶時,卡戴珊以惡名昭彰的「一字千金」風格在推特留言「噁」。

彼此彼此。

看到女人含辛茹苦的哺育寶寶,卻被這些怪異言論與公開抨擊的聲浪潑冷水,的確令人相當沮喪。坦白說,我原本以為這類反對聲音只是迷思,在現實生活中的例子應該不多,真實世界裡不可能會有反對公開哺乳的人⋯⋯結果發現確有其事。(推薦閱讀:被性化的女性身體!總統千金的哺乳照,為何引起軒然大波?

我在粉絲團「Man vs Baby」談到自己的發現:

哺乳時遇見的怪咖們

我知道這不是新鮮話題,不過那些對戶外哺乳有意見的神經病他媽的到底是誰?還有那些聲稱只要女人「小心遮掩」就沒關係的怪咖又是何方神聖?

呃⋯⋯好⋯⋯我看到你們舉手了,話說回來,你們何時看過女人哺乳需要「小心遮掩」的?我從未看過女性一邊跟著尼力的「Here Comes the Boom」混音高能舞曲搖擺,一邊誇張的輕解羅衫餵奶,胸部甚至還有以流蘇裝飾的胸貼。而且我也沒看過有人把寶寶綁在旋轉的標靶上,然後在鼓聲的伴奏下,從六英呎外將母乳射進寶寶嘴裡。

事實上,我在女人哺乳時根本看不到乳頭⋯⋯因為那是寶寶含著吃奶的地方啊(衛教知識又來囉)。你們想想看,根據生物學的設計,小孩的嘴巴應會剛好蓋住乳頭才是。(也可能是因為,我不像被乳房嚇傻的怪胎們死盯著別人不放。)

寶寶吃奶時,你看到的東西應該只有他們的後腦杓⋯⋯如果連寶寶的後腦杓都會讓你噁心,那你真的該瞧瞧他們肛門的產物。

奇怪的是,男女似乎都有類似的問題,他們到底是誰啊?什麼樣的女性會如此嬌弱,光看見胸部就會令她們嚇昏過去?還有那些被保護過頭的男性也是,他們只看見未遮掩的乳頭就會心臟病發?(跟興奮過度無關)

世界真是無奇不有⋯⋯有人竟會對吃晚餐的小朋友感到反胃,而且他們自己也正在用餐啊!說真的,在喝湯時偶然瞥見一團乳暈是有多恐怖?

諷刺的是,如果妳就是我說的那個人,那麼妳的胸部分明是全餐廳最大的嘛!像妳這種王八蛋,就算聽到挨餓的寶寶哭泣,也只會不耐煩的咂着嘴吧!

為什麼我會突然提起這個話題?

話說我們剛剛去酒館吃飯,結果對桌的某對男女顯然對餵奶的阿琳很有意見⋯⋯(他們用了不少國際混球專用的標準語言,例如翻白眼。)

我第一次碰到人們對戶外哺乳表露明顯的敵意(我以前一直以為這是傳言)。接著⋯⋯雖然我當時一言不發,但為了給他們好看,我故意脫下襯衫,然後光著上身吃烤肉拼盤。(我在聖誕假期吃太多了,所以胸前的垂奶還挺可觀)

無論如何⋯⋯我很高興能跟讀者分享我的小小勝利:他們連點心都沒吃就落荒而逃,而且混球先生的啤酒還沒喝完呢。

但我還是付出小小的代價,我的乳頭被約克夏布丁的肉汁燙到,而且阿琳一看到我蒼白臃腫的身體,就吃不下起司跟焗烤花椰菜了。

不過,當我看到那兩個腦殘奪門而出,並氣憤地搖頭時,頓時覺得跟阿琳有種姊妹淘似的革命情感。


圖片|來源

平心而論,以上所述可能只是單一事件。說不定我當時太過敏感、戒心太強,或疑神疑鬼。要不然就是我們想太多了。

不過從那天以後,我們又遇過好幾次類似的反應。

此外,這篇文章下面也有許多光怪陸離的留言,顯示這個上流國度的公共空間充斥著此種沒品的厭惡反應。

我收到的意見與訊息以分享軼事為主,母親們在公共場所哺乳時常引來不少側目,有人以消極的方式表達不滿,也有人堂而皇之的表示敵意。如果你認為這些女人只是疑神疑鬼或捏造事實,那麼反對戶外哺乳者的留言應能讓你看清一些真相。留言顯示這些怪咖不但存在,甚至為數眾多。當你閱讀這些意見時,你會發現它們重新定義人類癲狂的極限。如果普世的瘋狂等級是一,這裡的瘋狂就是十⋯⋯相當於女神卡卡將查理.辛從老二射出去的那種瘋狂。(推薦閱讀:成為新手父親:我一直以為,哺乳就是把乳頭塞進寶寶嘴裡

這裡有個例子,它回應的就是「哺乳時遇見的怪咖們」這篇貼文:

典型的自由派狗屎廢文。為何女權納粹這麼想在全世界面前秀她們的(假)奶?我不想看我的家人也不想看。麻煩遮起來謝謝。

嗯,這則留言充滿偏見、邏輯模糊,而且風格詭異,但不算太瘋狂啊。言之有理,那麼換這則試試:

照你這樣說,我也有權讓蛋蛋吊在褲襠外放風囉。反正它們的功能與性無關,只是儲存槽而已嘛。又是一篇女權自助餐的標準範文。女人想要的不是平等,而是高人一等的權利。

或是這則:

如果男人露鳥閒晃的理由只是為了能隨時小便,社會大眾會怎麼想?這種行為在動物世界跟蠻荒部落是家常便飯,但假如你們男人如法炮製的話,我可不敢想像大家會怎麼說。

看到沒?這些人根本腦袋進水了嘛。我可以理解有些人無法忍受在公共場所看到乳頭,但等我把石頭掀開,才發現下面根本是怪咖反對者的次文化大本營,而且他們的怪異思維似乎將整件事與性混為一談。以上例子只是反對意見的一小部分,它們堅持社會應對乳房與陰莖/睪丸一視同仁,且乳房要遮起來,避免妨害風化。

老實說,我通常不會回覆此類留言,因為我覺得還是不要跟精神不穩定的人筆戰為妙,說不定你回文後,下一秒他們就站在你家後院的灌木叢裡滴口水了。不過看在他們應該讀不懂長句子的份上,我想講點自己的看法:

如果乳房對你的意義只有性,那你的思維相當詭異。雖然我是熱愛乳房的異性戀者,但我清楚它們的原始功能不是讓我揉著喊爽,而是提供食物。身為身心健全的理性成人,我會將乳房視為性慾的對象與孩子的營養來源,而且會根據當下的情境來定義它們的各種功能。畢竟有些身體配件的用途會隨環境而改變。例如陰莖是灑尿的器官,除非你在公車站把它掏出來亂揮。舉另一個更適切的例子,屁股原本是排泄的器官,但如果你把這個字掛在嘴上,那又是另一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