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媽咪親餵哺乳根本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理所當然?!新手隊友的第一手育兒直擊,帶你看哺育嬰兒初體驗。

簡單?

在我成為父親前,我將一切視為理所當然,認為哺乳是輕而易舉的事。哺育嬰兒的過程是精巧的設計,足以證明人類進化的成果。大自然賦予女人養活下一代的天然食品,而且供應源源不絕,即用即食、絕不囉嗦,就連乳頭的形狀也正好與嬰兒的唇形吻合。在我淺薄的知識裡,母親只要將乳頭塞進寶寶的嘴裡,一直餵到他們可以吃雞塊為止,餵奶就大功告成了。

但這個設計實際上是有缺陷的。寶寶似乎不知道他們的唇形跟乳頭「吻合」,也不覺得自己有必要進食,因為他們生來對一切懵懂無知,需要有人教他們怎麼做。問題是,這些處於原始型態的小人兒根本無心學習。

人們在產婦出院前就鼓勵她們為寶寶餵奶,當乳頭成為所有目光的焦點,寶寶卻還在瞎子摸象。經過漫長的演化歲月後,寶寶仍像嗅聞松露的盲眼豬四處摸索。他們懶洋洋地探頭探腦,直到嘴巴碰到乳頭尖端才停下。正當他們看起來準備要「含乳」時(這個含蓄的詞令人想到拖車與牽引桿連接的畫面),卻在最後一刻改弦易轍,再次將頭轉開,讓所有人發出哀嚎,宛如他們好不容易將球踢向無人防守的球門,最後卻因失去準頭而丟分。(推薦你看:寫給新手媽媽的哺乳指南:如何餵母乳?


圖片|unsplash

寶寶秉持乳臭小兒的堅貞氣節,繼續跟我們抗戰到底。即使他們在適應期對周遭一無所知,仍表現的像條逆流而上的魚,堅持不肯向命運低頭。

寶寶遲遲不肯吃奶有許多原因。有時是母乳尚未分泌,有時是他們無法成功含乳,有時則是他們的吸吮反射不強,天知道他媽的原因是什麼,說不定是因為他們根本提不起勁。

在初期那些令人沮喪的日子裡,我們努力地讓寶寶遵循本能的呼喚,也因此對所有潛在的阻礙如數家珍。不過我們最後還是徒勞無功,只能期待查理有天會忽然「開竅」。但這跟設定無線網路有點像,就算密碼無誤、接收器燈號亮著⋯⋯只要裝置無法連線,不能上網就是不能上網。

最後,一位經驗老到的護理師終於讓寶寶卸下最後一絲矜持。他開始推擠阿琳的乳房,就像農夫激勵一隻毫無幹勁的乳牛產乳。這位叫班奈特的護理師臉色紅潤、態度一絲不苟,有一度我甚至以為他會拉出三腳凳,然後一邊坐下來擠奶,一邊拍打阿琳的臀部,口中叨唸「好女孩,妳做得很好」,試圖將牛奶一滴不剩的擠進腳下的水桶裡。

但他成功了。查理突然「開竅」,讓我們終於迎來勝利的一刻。

每當我回想這段千辛萬苦的歷程,不禁覺得恍如隔世。當我撰寫此章時,查理正旁若無人地享受母乳,模樣像個痛飲白蘭地的酒鬼。但對阿琳與其他女性而言,哺乳仍是苦差事。(同場加映:【親密攝影集】鏡頭下的愛,親餵母乳的動人片刻

不過我現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讓查理斷奶。人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讓寶寶學會喝母乳,可不想這麼快就放棄。現在談斷奶,就像在生產時建議「一隻腳放在地上,一隻腳踩在母親的胸口,抓住小孩的腳踝,然後用力往外拉」一樣不合時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