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衛葉慈的辯護內容,細看強尼戴普家暴事件始末,當我們高喊正視性別暴力的同時,是否真的改善了現況?

11 月中,影迷引頸企盼的《怪獸與他們的產地》續集終於公布了新一波的演員名單與海報。時尚而典雅的巫師們一字排開,其中一人帥氣依舊,卻讓人刺眼——他是飾演續集主角格林戴華德的知名男星,強尼戴普。人們匆匆連上推特,用一個又一個的 hashtag 追問:為什麼我們讓一個被指控家暴的男人搬演經典劇作?

2016 年,女星安柏赫德驚慌報警,她說,丈夫拿酒瓶砸她。幾天後,安柏赫德訴請與新婚一年多的丈夫強尼戴普離婚,並申請了保護令。她報了警、出示了臉上有瘀傷的照片、拿出與丈夫助理聯絡的短訊,試圖證明婚內暴力並非偶發。而他的回應,則是斥之為噁心的謊言。


圖片|來源

三個月後,安柏赫德與強尼戴普達成協議,撤銷所有指控,獲得七百萬美金。她隨即將離婚所得全數捐出,其中一部分給了協助受暴女性的機構。

官司結束至今已經一年多,或許受惠於前陣子好萊塢性醜聞的連環爆發,人們對於性別暴力容忍度特別低。在媒體追逐著曾多次為女性發聲的電影編劇 J.K. 羅琳時,導演大衛葉慈在 11 月 28 日接受接受了《娛樂週刊》的訪問。(推薦閱讀:「殺了你是因為我愛你」多少家暴,正以愛之名

大衛葉慈的辯護策略:他是個好同事,而且他沒有打過前女友

「誠實地說,最近這段時間確實有許多人被控訴相關的問題,他們被許多受害者指控,這真是引人注目又令人害怕。但在強尼身上,對我來說這只是一個人打了他一拳然後宣稱了一些事。我只能說我每天看見的這個人非常禮貌又友善。任何對於他的指控都不可能發生在和我共事的這個人身上。」

大衛葉慈話說的篤定,認定片場裡友善的大明星同樣會是個溫和的伴侶。他又引述了曾站出來聲援強尼戴普的三位前女友:凡妮莎馬哈迪、洛瑞安艾莉森和薇諾娜瑞德,「那不是我認識的強尼戴普」,他與三位女友異口同聲地說。就這樣結束了,他是個好同事,而且他沒有打過前女友,論證一個被控家暴男人的無辜,不需要更多論述。

Costance Grady 去年八月曾在 VOX 上分析安柏赫德家暴案。她指出,許多人在聽聞女性指控知名男性的性暴力時,常見的辯護邏輯是:她為什麼不立刻報案?她沒有證據!她只是為了錢!而當安柏赫德以「立刻報案並出示證據最後還把錢全部捐出去」等作為成為一位「完美受害人」時,人們還是說她是騙子。一年多以後,大衛葉慈的辯護策略又更上一層樓:一個完美受害人不夠,你有很多個完美受害人嗎?

法律走了好長一段,才終於能將婚姻暴力從「夫妻床頭吵床尾和」的私領域拯救出來,但人們觀念的更新卻需要更長的時間。大衛葉慈雖然沒有將家暴案件推回私領域,卻錯誤地用公領域的作為來佐證一個人在私領域的清白,彷彿一個人既然能治國平天下了,修身齊家之術當然更不在話下。然而,一個好相處的同事就一定會是一個好伴侶嗎?如果從一個人在工作上的表現,就可以推論他是不是個家暴犯,那麼法庭和法官顯然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大衛葉慈不談和解時安柏赫德撤銷了指控、不談疑似家暴與表演藝術之間的界線,直接一槌定音地說「他不可能毆打妻子,因為他是個好同事」,這顯然將婚姻暴力看得輕了。同樣的,三位前女友也許真的在關係中未曾遭受過任何暴力,但這就能證明強尼戴普絕對不可能傷害安柏赫德嗎?(推薦閱讀:【反性暴力宣言】艾瑪華森、安海瑟薇、小珍妮佛:受害者不丟臉,可恥的是傷害你的人

如果一個人被指控殺人、鬥毆或者偷竊,人們會不會用「不可能,他是個好同事」這樣輕浮地為其辯護呢?會不會用「不可能,因為他之前沒有殺過人/打過人/偷過東西」這樣薄弱的邏輯來證其清白呢?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後韋恩斯坦時代:我們終於正視了性別暴力,還是只是頭痛醫頭?

從韋恩斯坦、達斯汀霍夫曼、凱文史貝西、布萊特雷納到 Louis C.K.,演藝圈的產業龍頭、演藝大老紛紛中箭落馬。任何人一旦受到性別暴力的指控,就會遭到開除、終止合約、換角的懲罰。一時之間,弱勢的女人、新人、基層員工彷彿贏了,好萊塢迎來清新自由的空氣。

然而,好萊塢真的意識到性別暴力對於弱勢的傷害了嗎?還是只是應和著「政治正確」的風向?

大衛葉慈在論述中小心翼翼地區分強尼戴普與韋恩斯坦的差別:「最近這些持續多年、來自許多受害者的指控,確實值得我們檢視和反省,為什麼我們的產業容許這些事年復一年的發生,但強尼完全不在這個範圍中。這不需要再分析了,這是一個死議題。」先是肯認了韋恩斯坦事件的嚴重性,然後再把強尼戴普剔除在這個「需要反省」的範圍之外。而他得以免除反省和檢視的原因,只是因為他沒有受到「持續多年、來自許多受害者」的指控。(推薦閱讀:好萊塢的濫用權力性騷擾:兇手不只有一個韋恩斯坦


圖片|來源

也許強尼戴普前女友的聲援為他帶來一些可信度,然而《浮華世界》在去年五月指出強尼戴普的家暴控訴並不是頭一遭:2010 年薇諾娜瑞德接受採訪時說,她的初戀男友(強尼戴普)會「砸爛一切東西」; 2005 年,英國衛報則報導了 1994 年強尼戴普與當時的女友凱特摩絲在飯店的總統套房大打出手。

這些新聞在當時都如同茶餘飯後的談資一般被輕鬆帶過。強尼戴普雖然「看似」沒有受到「持續多年、來自許多受害者」的指控,家庭暴力卻是一種「持續多年、來自許多受害者」的控訴,然而,好萊塢也從未讓這些人付出代價。

瑪丹娜在 1980 年代遭受當時的丈夫西恩潘家暴,西恩潘至今仍活躍影壇、屢獲金獎,還獲得了幾乎算是美稱的「火爆浪子」、「壞小子」的頭銜。黛安蓮恩 2004 年因遭受當時的丈夫喬許布洛林家暴而報警,喬許布洛林仍能出演《復仇者聯盟》等超級英雄系列電影。蕾哈娜在 2009 年被當時的男友克里斯小子毆打,臉部受傷流血,克里斯小子事後又發行了四張專輯,並獲得多個音樂獎項。

尼可拉斯凱吉、梅爾吉勃遜、查理辛,都曾受到家暴指控,但因為他們的伴侶並非公眾人物,相關的新聞又更不為人所知了。

Alyssa Rosenberg 在英國獨立報上以〈好萊塢何時會拋下被指控家暴的男星?〉為題,說明家暴指控往往以撤告終結,因此電影公司或電視台可以自行決定如何處理施暴者。而他們的判斷標準顯然是社會輿論和施暴者之前的票房號召力,因此,被指控對配偶施行暴力的男星往往從未真的付出代價,反而持續在事業上扶搖直上。

從大衛葉慈的辯護策略可以看出,他並不真的意識到婚姻暴力的嚴重性,所以用輕浮到讓人失笑的辯解就想解決電影選角的爭議——強尼戴普有沒有傷害安柏赫德不是重點,只要確保他和韋恩斯坦風暴脫開關係就好了。他的話語邏輯正如伍迪艾倫對韋恩斯坦的點評:「我很遺憾他搞砸了自己的人生,但大家不要獵巫,這樣我們男人連在片場跟女員工眨眼睛都有壓力」。

同樣輕描淡寫、同樣避重就輕。性侵被看見了,家暴還藏在角落,作為觀眾,我們還能歡聲雷動地認為,弱勢贏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