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焦糖綠玫瑰寫身為受暴不婚媽的告白,過去原生家庭帶來的人生課題,在為人母的時候生命經驗裡一一學習。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說來慚愧,我的原生家庭充斥著極端、暴力與報復,一切的一切,都淪於表面與形式化,我不曾從原生家庭中了解,什麼是對待家人的尊重,不懂什麼叫做「平淡的幸福」,只有強烈的表現,才可讓我感受到愛,絕對的反擊,才能使我接收到恨,然而,我是多麼渴望知道這些感覺啊?

對於親近的人,父親有強烈的佔有與支配慾,在這種高壓的精神脅迫下,使他身邊的人一個個逃離,但他卻沒有自覺。我得坦承,長期封在一個閉塞的環境內,自己並不太懂得如何與人往來,不管是愛情、友情,我都做得不是很好,彆彆扭扭、特別玻璃心。(推薦閱讀:
《不過就是世界末日》:我的家庭不可愛,但我依然願意去愛


圖|作者提供

我對於人家的玩笑話特別認真,對於曖昧對象的選擇離去特別難過,一直到遇上了 DA 爸,他也是這種不擅社交、情緒壓抑的個性,天時地利人和下,我們給了對方足夠的安全感。

當人有了安全感,才能客觀面對過去,我發現,當原生家庭中缺乏了好的示範,自然無法讓孩子懂得「什麼是健康的相處與關係」,不會與人相處,不懂什麼叫幸福,一定要很浮誇的表現,我才會有感覺,否則在父親的認知裡,那個叫「應該」。

但人與人之間,沒有什麼叫「應該」的!

我開始去回想,釐清曾有的舊關係,發現自己對於「尊重」實在太缺乏,也因此給人霸道的錯覺。其實,我心裡就是一個渴望愛的小女孩,一直喊著「More」,卻沒看見對方阮囊中的困窘。

於是,經過漫漫的整理過程,檢視與每個朋友、情人的交往過程,竟驚覺盲點:「人際是流動的,也是我們該取捨的,接近讓自己愜意的關係,離開使自己不舒服的對象,才是健康的。」

我並沒有尊重到過去那些與我來往的人。

有時候,孩子難免承襲了父母的觀念與做法,但我卻擁有父親所沒有的力量:「自省」,其實,生下女兒以後,我一直很怕,很怕自己從受害者,變成施暴者。老實說,這種例子比比皆是,可是我不斷提醒自己,曾發生的憾事,只能停在這裡,不能再延續到下一代。(推薦閱讀:對話原生家庭:一面抱怨父母,一面保護父母的孩子

我正在親情中彌補這一點,彌補的不是女兒,而是藉由與女兒的相處,穿越時空,彌補到那個無助的我。

爸媽沒教我愛,得自己學習,這是我一輩子的功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