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同志遊行後!當我們高喊性別平等的同時,是否一邊仇視胖女孩?胖女孩給社會的性別逆襲:「我不可愛,我定義自己的性感!」

最近看到在台北同志遊行之後,有個提倡反肥胖羞辱的大 V(Jing Lee)被「血洗臉書」的事情,讓我忍不住提筆談一下身體意識與同志運動的關係。這位大V的臉書發生了什麼事?她因為在近期發表了她參加台北同志遊行的相片,以及表達她對今年台北同志遊行的想法,就慘遭網友用各種負面言論批判嘲諷「血洗」了她的臉書。然而她被血洗的原因並不在於她支持性少數,而是在於她發表了一張自己半裸的照片,引起許多有關——甚至無關的網友撻伐,進而導致其臉書被血洗的事情。她雖然在後續也陸續發表一些聲明,以及與其他反肥胖羞辱的大 V 們拍攝以大尺碼為主題的性感沙龍照來表達她們的訴求,然而血洗臉書的風暴卻在一波波的反擊和聲明之下沒完沒了⋯⋯(推薦閱讀:彩虹色的你!2017 同志大遊行:做自己,愛讓你無所畏懼

曾經有人在專頁跟我建議,關於肥胖羞辱以及外表歧視的議題或許可以從酷兒脈絡去談這件事情,既然有不少提倡身體意識的大 V 也有用行動提倡身體意識的問題,那麼我們就來談談台灣的同志運動究竟有什麼問題。

同婚合法解決性少數問題了嗎?

我們都知道「玫瑰少年」葉永誌的慘案對於台灣同志運動的推進有多少助力,而葉永誌的事件也曾經在媒體上熱烈討論一段時間,我們在表面上也似乎因為他的死,對於不符合性別期待的人以及同志有更多的關愛,對於同志婚姻,我們的社會也有半數人表示支持態度。然而即使社會輿論的風向如此,就代表我們的社會真的接納與社會期待不同的人了嗎?

如果你是參加台北遊行的人,你可能會發現今年遊行的標語少了很多。這個現象可能有很多原因,但是如果要做一個直觀的猜測,其實也不用多說,這個原因無非與同志婚姻合法化有關係。之前同志婚姻還沒定案時,無論是哪個性傾向的人都在同志運動場合積極的想推動同志婚姻合法化;然而如今同志婚姻真的合法了,大部份的參與者——特別是異性戀的「直同志」覺得自己的任務已經完成,便覺得同志問題不再是問題,自然就對同志運動不再那麼熱衷了。

於是為什麼我會覺得台灣的同志運動虛偽?無非是因為台灣很多異性戀本身並沒有真正意識到性少數在社會上的問題,所以台灣的同志運動才會讓人覺得虛偽。更甚者,其實性少數這麼多派系,內部彼此還有「性少數相輕」的情形,那麼當我們揮舞著彩虹旗的時候,我們揮的是性少數的權利?還是只看到自己的弱勢?還是其實你只是跟著風向,風往哪吹,船往哪裡航行?(推薦閱讀:同志讓我成為更好的人:我是直同志,我就是他們

你為什麼覺得肥胖「不對」?

這個問題的真相,或許我們可以從大V(Jing Lee)被血洗臉書這件事情得到一絲解答。的確大 V之所以敢裸著上半身表達自己的訴求,就是因為她是大V,她才能理直氣壯的透過裸體表達她的訴求。但是即使她已經是大 V,仍然還是逃不過臉書被血洗的命運,即使她的粉絲可能比反對她的人還多,反對她的人仍然還是血洗的理直氣壯。

也許會有人覺得這只是政治立場的問題,這有什麼好討論?然而你仔細想想,即使是最敏感的藍綠問題,也未必會讓一群憤怒的人,即使面對立場相反的民眾,仍前仆後繼地用打擊某個特定人士。那麼造成人們血洗大V臉書的原因,不就是因為直到現在「瘦身」還是所謂的「正確」言論,才會讓反對者理所當然的用「健康」、「不美觀」當理由,對著大V含血噴人?

假使這些含血噴人的網友不是同運圈的也罷,但有趣的是,包含參與和自稱自己支持「同志平權」;「支持性少數」的人都分分鐘大呼「不要傷害我們的眼睛」的時候,你就會知道,在台灣所謂的「同志運動」究竟膚淺到什麼程度。

為什麼你不了解同志運動?

去年,同志遊行也有邀請到同樣曲線玲瓏的個性派歌手汪綺擔任演唱嘉賓,而她也是提倡身體意識的大V之一。然而即使同志遊行一再的讓大尺碼女孩加入遊行陣容,還是有為數不少的人認為肥胖的女體不好看、必須減肥。這顯示了幾個很明顯的事實,其一是對社會大眾(特別是異性戀)來說,多數人雖然說支持性少數,但是實際上也不是很瞭解性少數的困境,甚至還覺得瞭解性少數的困境並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導致部分群眾在同志遊行喊得很大聲,但實際上他們可能一點也不想瞭解性少數發生什麼事情。


圖片|來源

其二就是這個社會究竟是怎麼定義性少數——或者應該說是「誰是性別弱勢」的問題。其實我無論是在大陸地區還是台灣,我經常在倡議肥胖者(特別是胖女)的社會困境,但是我所收到的回饋卻是大部份的人都不是有那麼多興趣,有些回饋也提到「胖女的生活空間被壓縮是大社會的品格缺失而不是性別問題」,甚至還有更多的人認為「一個女人如果因為胖被霸凌只要減肥就沒事了,妳是在倡議什麼?」(推薦閱讀:【汪綺專文】「我就是女巫」為什麼讓社會焦慮?

看到這些回饋,就如同我在以前的文章所提到的:如果你連外表跟你不一樣的人都不願跟他有一樣的平等,你在其他議題的立場不會有真正意義的平等。

因此回到標題:「為什麼我覺得台灣的同志運動虛偽?」原因是因為連號稱支持同志的人都不願意分權給胖女,你覺得他的政治立場是什麼?如果他連看到胖女都要罵她「噁心」、「小丑」,他支持性少數就竟是真的假的?

勇敢,來自於真心要改變世界的人

但無論支持者究竟是不是真的支持性少數,在每年的同志遊行,我們還是看到大尺碼女孩在身體意識中的努力。這些倡議身體意識的大尺碼女孩,與我們在電視上所看到的大尺碼女孩不同的地方是,她們走的不是平常我們所看到的立志可愛的「Chubby」路線,而是直面挑戰人們對於「性感」定義的「Curve」路線,而她們勇敢的用身體去衝撞亞洲對「性感」的定義,無非就是因為亞洲對於性感的定義太過單一,在輿論方向也禁止任何人對胖女體有慾望,以及讓胖女體展現慾望,才導致在性感定義上的一言堂。而這樣對性感形象的單一化,也導致胖女在人生的歷程上,會因為自己的身體「不性感」、「不可慾」而受到更多的壓縮(譬如不能賣弄性感,不能做對瘦子而言「奇怪」的事情,以及只有被瘦子認可才是正常,不然就是「醜人多作怪」),更甚者可能會因為自己的身體不可慾而承受霸凌,以及來自社會四面八方的羞辱。

因此不可否認,有些意識形態可能乍看之下很有道理,但其實隱藏了對肥胖者的歧視和厭惡而自己不自覺。但無論如何,同志運動的支持者在支持同運的時候可能要思考一個問題:當我在支持同志運動時,我究竟對同志運動有多少瞭解?我對同志運動的想像,是不是只停留在性傾向以及性別認同,而忽略了更多不被看見的弱勢?既然我知道性少數在生活上有諸多困難,那麼我是否真正意義瞭解他們的困難到底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