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父親的同志家書,你的身影拉長我生命廣度,你的身教讓我活出自己,跳脫社會扁平化的性別想像,走一條活得立體,探索自我的長路。

親愛的,帥氣的爸爸,

自我有記憶以來,你及肩的長髮深刻烙印於我的心裡。你不同於社會對男性圖像的刻板,時而被他人誤認為是女性。不過,作為一名攝影師的你,從不介意外界對你的誤讀誤判,因為這是你對自己的肯定,扎實的信心。


圖片|來源

腦海中的你,在我們三個小孩離家上大學前,無論春夏秋冬、炎熱酷寒、颳風暴雨,你都會騎著機車載我們上下學。你是多麼不同於課本裡:「媽媽早起忙打掃,爸爸早起看書報」的父職實踐。你經常比媽媽早起,醒來後就開始掃地、拖地、吸地板、澆花、餵貓、煮早餐、買菜、切水果、回收廚餘等,所有家事通通難不倒你。因著你的身教,無形中埋下性別平等的種子在我的身上。

我知道父親的難為在於整體社會的價值觀、文化氛圍、意識型態都不支持男性成為一位好爸爸。我們身處的父權社會裡的父親經常忽略家庭,因為父親參與的社會,期待父親追求其他目標,例如事業成就,而非當個盡職的父親。但,你與父權圖像迥然不同。你是家中的掌廚者,我總能看見汗流浹背的你在廚房裡忙進忙出,只為烹煮出一桌「家」餚,讓家中的大大小小老老少少吃進一口又一口的向心力。不僅如此,重視婚姻家庭的你,每年都會安排一次家庭旅遊,開車帶著全家到臺灣各地遊玩,品嚐家人彼此的甜味。

讓我最感動的是,今年四月初的清明節連假,在你開車到彰化火車站載我回家的路上,主動開口詢問我的性傾向,並用愛接納最真實的我:「我和媽媽其實早就知道你喜歡男生,但是不管你喜歡男生還是女生,爸爸媽媽永遠愛你。」我總以為向家人出櫃的這一哩路是場遙不可及的夢,原本打算這一輩子都不會讓你和媽媽知道我的性傾向,卻因著你溫柔有智慧的理解、包容、傾聽,讓我們的心更加親近。(推薦閱讀:等待十八年,我終於向父母出櫃

不僅如此,你不會用一種「家長式」的對待,宰制我的主體生命。當我高中升大學的成績可以上臺清交等世人眼中的臺灣名校時,我竟告訴你,我想唸自己心裡的第一志願:「國立臺北藝術大學」。你並非用一種「我為你好」的控制,剝奪我的自主選擇,而是全力支持我的個體經驗。你的尊重或許與你的歷練有深刻的聯繫。(推薦閱讀:【丁菱娟專欄】給台灣父母,孩子的人生不是為你而活

你從小對藝術的天賦,讓你在就讀國中時,以作品「台中港」的水彩畫參加「第十屆日本世界學童繪畫比賽」,從數千件作品裡脫穎而出,榮獲「金牌獎」,因而上報。但在選擇高中時,卻因為你的爸爸,我的阿公認為學藝術畢業後,賺不了錢,孝「順」的你,選擇離開藝術創作領地,就讀電子科系。不過,你清楚知道那並不是你想要的東西,所以你在畢業後,拜師學藝,學習攝影。至今,你以攝影工作養活全家。


父親參加日本繪畫比賽榮獲金牌獎而上報。圖片來源:本文作者的奶奶。

為了避免我重蹈你的覆轍,你一直都非常重視我的主體性,而不是用一種「高我一等」的態度客體化我的生命。年過半百的你,是如此有智慧地在「養家者」與「照顧者」間取得平衡,能夠成為你的孩子,是多麼幸福幸運。謝謝你,作為一個爸爸,你在「父親」這條道路上,迥異於其他父親「在場的缺席」與「無言以對」,反而是能夠對家人流露真實的情感與關懷。對我而言,父親,是你溫柔且堅定的名。(推薦閱讀:【同志家書】致母親:若有來世,我想再當你的孩子

爸爸,謝謝你,我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