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男系女孩」不在性別圈圈內,她們踩在模糊界線上不願將就。這世界不需誰來分類,才能看見每個人自成一格的美。

那是中國電視公司已經停播的一個綜藝節目,每週末晚間播出,本土綜藝天王吳宗憲擔任主持人,搭配大小 S 或其他女星,編寫節目的企劃人員構思了一個異常有趣的猜謎單元。

你猜你猜你猜猜猜。

從白色煙霧竄出一陣口號:「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外型中性、俊秀的 5 個「少男」裡,其實只有一個是真正的男兒身,其餘皆為貨真價實的女孩。

她們被稱作「少男系女孩」。

網路的線上翻譯字典,解釋了類似的名詞,輸入「tomboy」便會出現一句說明:「男孩似的頑皮姑娘。」還用英文造了短句例子,「Mary has always been a tomboy. She likes hiking and horseback riding. 瑪莉一直很男子氣,她喜歡遠足和騎馬。」

自歐美國家流傳來的 tomboy 說法,含義廣泛,這種可男可女,如同小男孩般,又同時具備清新氣質的女孩。倘若要從明星偶像裡舉出個案,比起相對男性化的林良樂、潘美辰,其實應該更接近孫燕姿、范曉萱、梁詠琪和桂綸鎂。(推薦閱讀:單身日記:桂綸鎂慘戀十二年?我不需要婚姻給我安全感

在審美觀幾乎一致的傳統年代,不管是玉女還是慾女,從矜持害羞到熱情四射,女性美的標準始終不在人們心裡,而是在電視廣告和摩托車後的擋泥板。大大的眼睛、烏黑長髮、白皙皮膚,在鏡頭前跑起來你是風兒我是沙的,現實世界也幫男生的摩托車擋泥土,可謂最佳賢內助。

屬於少男系女孩的時代,實在來得較晚。

大約是 2000 年前後,擋泥板美女們嫁做人婦或人間蒸發。

范曉萱剪去長髮,平頭造型現身,孫燕姿、桂綸鎂紛紛用清湯掛麵的學生妹髮型擄獲粉絲的心。

地表上的板塊移動,聚合離散不斷發生。性別意識不僅隨著氣候變化起伏流動,不只在初春時破冰溶解,還要變成一盤草莓巧克力雪花冰,在夏天融化人們的心。

站在藍色大門前,可以男歌女唱或女歌男唱。

孟克柔雖然還是比較喜歡運動褲,勝過制服裙,可是每一場城市裡的腳踏車追逐賽,她仍舊不改白襯衫制服裙的搭配。倒不是為了怕被教官記過,或許更大的可能性是?

她也不知道。

腳踏車的輪子轉著轉著,連用三段變速,一路超車追趕,她多麼努力想將張士豪拋在身後,卻無法抵達終點。如同走在大富翁紙上遊戲的街道,擲出骰子、往前走幾步,小心翼翼翻開命運、機會的紙牌,得到的卻是另一個問號。

秘密。

拒絕百分之百男裝或女裝的孟克柔,繼續在遊戲裡擲骰子,只因為不肯向命運低頭屈服。(推薦閱讀:致城市裡的女子漢:我們也哭,只是不讓人瞧見

『我是女生,我愛男生。』她在體育館 2 樓最隱密的牆柱角落,用鉛筆反覆寫下一次次的疑惑壓抑。

那年電影散場時,我仍穿著高中制服坐在觀影席,雙腿卻隱約有些發麻顫抖。坐下的時候,制服裙長度在膝蓋以上,由西門町峨眉街的老師傅改短,黑色百褶裙,一摺又一摺,層層疊疊,藏著爆米花的碎屑。師傅修改的經驗極多,並不急著一刀裁去多餘的裙長,而是將它收攏縫進裙內裡,外觀與其他制服短裙無異。

有天你會用得到,不如留下。

「誰知道哪天你想穿長一點?哪天又想穿短一點?」

衣服跟人的性格取向,都是善於變化的,無論長長短短,膝蓋似乎終究是一道關卡,也像島嶼早期的濁水溪,以北、以南,跨不過去並非道路中斷,更可能是思維打結或各自堅持。

從觀影席站立起來,制服裙長度將膝蓋覆蓋,落在最尷尬的位置。

長裙顯得優雅,短裙顯得俏麗。而我兩種都不是。

台北城裡,實在想像不到哪一條路段能夠如此暢快的騎著腳踏車,劇情裡出現的 518 號公車,起點是麥帥新城,終點站是圓環,從內湖國宅一路開到大稻埕碼頭口,如今每年七夕都是河岸音樂季,男男女女在碼頭旁或站或坐,欣賞獨立樂團唱歌跳舞還有煙火秀,如電影裡孟克柔和張士豪的約會。

海邊的浪在起伏拍打,沙灘上的樂團唱得賣力激昂,那些隨著民主與解嚴襲來的一波波搖滾樂團浪潮,被自由渴望帶到了岸上,又隨更多慾望被帶回海裡。

浪來浪去,性別的界線又被推移的更邊緣更模糊。

電影裡 1976 樂團原班人馬早已解散,我也上了大學。營火總在入夜後開始燃燒,為各自的聯誼露營,增添更多親密溫暖。眾人圍成圓圈,收音機傳出一百零一首舞會歌曲:《第一支舞》。

「帶著笑容 你走向我 做個邀請的動作
我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只覺雙腳在發抖」

 男生站圈外,女生站圈內。(推薦閱讀:中性:超越性別的美

我想起張士豪跟孟克柔,或者張士豪跟林月珍的約會。

營火還在舞台中間發燙,為夜裡漸寒的空氣增添溫度,所有人都穿著同色的上衣或牛仔褲,終於沒有制服褲、也沒有制服裙的選項煩惱。

真是太好了,我心裡這麼想著。

站在圈外的男生竊喜,站在圈內的女生害羞低頭。

呵呵呵呵。

嘻嘻嘻嘻。

觀望著並退後了幾步,我還是不知道該站在圈外或圈內。

我想起中學時期,永遠考不及格的數學考卷,纏繞著我的集合單元,排列組合題目總喜歡如此發問,當 A 等於 B,A 等於 C 的條件下,請問 B 是否等於 C?

「同學,請問你想站圈外還是圈內?」

關於排列組合,我也不知道答案。

營火讓臉龐與手臂感到發燙,許多同學們臉上也有了紅潤的色彩。他們手牽著手轉圈圈,嘴角上揚,踩著幸福的節奏。那一刻,我忽然想起,電影裡從來沒有演出林月珍跟孟克柔的約會,孟克柔是戴上張士豪的臉孔面具和對方約會的。

我也有屬於自己的歌曲,或許不是《第一支舞》,而是藍色大門裡的《小步舞曲》。

主持人站在營火旁表示,最後一次的舞曲即將播畢,請站在圈外的男同學們把握機會。無論圈外或圈內的同學們,加快了速度,有些人焦急的想趕緊結束,有些人捨不得放手。

原來愛與不愛都是本能。

「同學,你到底要站在圈外還是圈內啊?」

「少男系女孩」站在 A 與 B 的交集,哪兒都去不了,也不去了。

何時才有人發明圈內人與圈內人的第一支舞呢?

你猜你猜你猜猜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