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她故事,細數女人的傷痕、女人的驕傲、女人的歷史。我們想懂得女人肉身承載的疼痛、用女人的視角望見世界。看見娜塔莉波曼,她對生命的熱愛無關性別,可是性別總是阻擋在她前進的路上,讓我們一起聽見她的發聲。(推薦你看:拋下明星光環更美麗的知性女星,娜塔莉波曼

她從《終極追殺令》瑪蒂妲的眼淚被解放、來到《偷情》張牙舞爪、直至《黑天鵝》華麗的轉身,二十餘年,演出超過四十部電影,好萊塢紮紮實實地記錄下她的成長,人們再也不能忘記她的名字,娜塔莉波曼。

娜塔莉開掛式的人生為人稱羨,一路從最佳女配角到最佳女主角,從少女成長為人妻,這一路上,她看似順遂,卻鮮少有媒體提及娜塔莉波曼給予自己多少試煉。在這些路途裡,我們看見她身為一位女性對環境的視野和企圖心,以及她奮力為性別發聲的行動,讓我們一起讀你未曾發掘的娜塔莉波曼:

當童話故事變成生活:一位母親的道阻且長

2015 年至 2016 年是她超越自己的階段,娜塔莉波曼改編《愛與黑暗的故事》自導自演,在電影中她詮釋一位為時代所困的母親,戰爭與生活的重擔威脅她、逃亡的流離與婚姻的破裂打擊她、時代並不允許她做一個優秀的女人,娜塔莉波曼曾這樣談角色:「她雖然享受育兒和生活,卻也可感受到逐漸沈重的歷史及政治情勢,她所犯的錯誤,婚姻生活,女性職責,摻雜著在她在藝術上受到的挫敗感,交織牽引把她拖下了一個無法脫離的陰暗深淵。在她身上我們可以看到這個過程。」

她執著女性長期在歷史裡承受的精神壓迫,娜塔莉波曼執導的目光專注著原著筆下母親,也像是我們社會裡常見的女人。每個從浪漫情懷的少女脫蛹成坐困家庭的婦女,她說:「當你真正去理解生存,你會發現一位母親的境遇與小時候讀過的公主故事天差地遠。」

女導演與母親:為什麼比起專業你更在乎我的身份?

做了長片的導演,娜塔莉波曼也深刻體會「女導演的困境」,她談女人與權力間的關係:「我經常感覺到我的性別身份帶給我『不舒服』的感覺,我們的女孩正走在世界變革的階段,她們看著許多女性 Role Model 長大,但仍避免不了在職涯與人生寥寥可數的選項中掙扎。就從我這部片談吧,即便我是一個導演、也是一位演員,但是我經常看見媒體在我的相關報導標題裡用『全職媽媽』來稱呼我,而非我的專業。你曾經讀到標題寫著『全職爸爸布萊德彼特』嗎?想必沒有。」(延伸閱讀:我該不該辭去工作,當個全職家庭主婦?

「我想說的是,我為我的母親與妻子身份感到自由,這兩者絕對是我生活中重要的角色,但我喜歡我身上擁有多元的標籤,我不希望大眾以『母親』的維度檢視我的工作專業,我不認為因為我是個女人、又是個全職媽媽,會影響我的工作專業。同樣地這個原則也是用我的丈夫。很多女人常被問到:『你怎麼平衡工作與家庭?』我希望我們能試著拿這個問題去問問男人,直到這不再是個問題。」

女性被期待是照護家庭的角色,也影響到我們的劇本敘事幾乎以男人為主角。好萊塢授予女性的資源與故事有所差異,《衛報》曾評論:「隨著好萊塢影片越來越依賴於全球市場,女星們將越來越沒有地位,因為人們更期待看到男星們的表演。」梅莉史翠普也應援:「世上最困難的事就是說服男性觀眾去認同女性角色。」

成為一個導演,娜塔莉波曼不只想處理國家與國家間的議題,她更把視角著墨在女性身上:「我渴望理解女性的慾望、對生命的渴望。多數電影的視角都是在滿足男性慾望,是時候我們該去改變這個現況、找到女性自己說故事的方式了。」(推薦你看:安海瑟薇、茱莉安摩爾、凱莉墨里根!四位女星對好萊塢的性別反擊

「我們要拋棄依賴對人的刻板印象發想劇本角色原型,取材現實寫出女性的真實生命,這不僅限於女人,而是所有人類,我們該透過故事,去想像一個所有性別都被允許強壯與軟弱、有能力表現悲傷與快樂,就像個人一樣。」

為女性發聲:我不再害怕做社會說的「婊子」

娜塔莉波曼在劇本裡為女性故事努力,更在現實中奮力發聲,今年年初金球獎沸騰頒獎前夕,娜塔莉波曼接受專訪說道:「在大多數的行業中,女性同業的報酬約男性的80%,但是在好萊塢,我們只拿到30%。」她舉證在《飯飯之交》中的片酬只有男主角的 1/3:「其實,我們已經比一般人得到更多報酬了,很多人說我們沒什麼好在抱怨,但是這個差距是非常瘋狂的。」

繼珍妮佛勞倫斯後,娜塔莉波曼也加入倡議同工同酬的行列。除了性別,好萊塢女星的薪資也隨年齡增長減少,Harrison Ford 在 69 歲時以動作片獲得兩千萬美元,沒有一個 69 歲的好萊塢女星能拿下這樣的高酬。(同場加映:性別觀察:平胸與老臀的驕傲!不甩女神規則的克蘿伊摩蕾茲、綺拉奈特莉、瑪丹娜

「我不認為男女的不同造成能力上的不同,我們只是有一個嚴重的問題,就是女人沒有機會。」——娜塔莉波曼

娜塔莉波曼此話一出,許多媒體以「娜塔莉抱怨薪資不平等」為標題報導,也可見社會深植的「女人該乖乖閉嘴接受更低的待遇」現象。無論是在專業能力或是薪資待遇上娜塔莉波曼都深感環境的不友善,她後悔自己當時發現不平等待遇時沒有挺身反抗,讓更多的女孩默默承受這樣的規則。娜塔莉波曼說很像她第一次做「女導演」的心情:「我很害怕別人說我表現地太過強勢像個婊子,但是現在我並不害怕。因為我相信,對的事值得堅持。如果我擁有很棒的團隊,那麼我不用再害怕自己說錯話或是表達我的觀點。」(延伸閱讀:十年只等到一位女導演!奧斯卡太「陽剛」爭議:讓更多女人進入電影圈

如果「婊子」這汙衊女性的髒字,背後的意思是:我們的體制不准你逾越父權、挑釁權力,那麽有一個女人正走在前頭,說這個名字我擔了!

看著這樣的娜塔莉波曼,依然像 13 歲的那個瑪蒂妲,不害怕自己古怪異於常人,她那雙看向世界的眼神,鮮活明確,直定定地毫無畏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