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可以給孩子的,是教他們看待世界的眼光而不是一個完整的人生。我們無法決定孩子未來去向,但可以幫助他成為有能力付出愛、溫柔待人的人。有時候一隻寵物教會他的愛,比我們在旁邊叨叨念念的還要更多、更深刻。(同場加映:孩子需要的不只是允許,而是信任的 yes

首先,迷路替這隻大橘貓取了名字—起司胖。

為了隔離起司,我們買了個組裝困難的三層貓籠(打開才知道有多難,還得專程跑去五金行買特殊工具,傻眼!)不過迷路突破萬難組裝完成,十一歲的小孩大粒汗、小粒汗地整整忙了兩小時。

因為一份渾然天成的愛,成了全天下最溫柔細心的照顧者。

第一天,起司胖老愛打翻水,孩子一見籠裡溼答答,就輪流替牠換上乾淨的報紙,當晚又要求我帶他們去寵物店買貓用止滑碗,這個問題就解決了。

當然還有更多的問題陸續發生,好比起司剛到陌生環境,所以十分緊張,連著三天不進食也不排泄,孩子把零用錢掏出來購買各式各樣的罐頭和零食,想方設法誘引起司胖吃點東西,畢竟牠已經是病貓了,不吃不喝讓人焦慮。接著,小朋友們試著把起司胖抱在腿上按摩膀胱,刺激牠尿尿的欲望,還負責替牠點眼藥、清耳朵與梳理這輩子從來沒梳理過的毛髮。(推薦閱讀:用孩子的眼光思考「長大」:獲得與失去是同一件事

最困難的莫過於餵藥的部分了,那難度簡直比鹹蛋超人大戰哥吉拉還刺激!

起司胖不吃藥,迷路焦急地對牠說:「你你你!你這麼難餵藥,哪有資格生病?」哈哈哈!好妙,這句話很有既視感,似乎早在兩兄弟幼兒期不肯服藥的那個年代,老木常常這麼對他們說,迷路和 DD 這下子終於懂了父母心。

結果,用手餵藥行不通,會被咬,買了投藥器還是行不通,這種器具使用難度頗高,如同一個未經訓練的奴婢,若想操作在一隻狂野的貓主子身上,成功機率為零,怎麼餵進去就怎麼吐出來。但是把藥加在飯裡也不成,因為起司胖根本不吃飯。最後我們想到了一個方法,我們買了肉泥混入藥粉,然後把那一坨東西塗在起司胖的嘴巴和鼻子上,由於貓咪很愛乾淨,牠不得不把毛髮上的東西舔光光,於是我們再破一關,為自己克服難關的精神用力拍拍手。

那陣子兩個小子總是一人端一把小板凳坐在貓籠前面,時時刻刻盯梢,也不斷傳來好消息。

「米米,起司胖終於喝水了啦!」

「米米,起司胖終於吃飯了啦!」

「米米,起司胖終於尿尿、便便了啦!」

「米米,起司胖開始玩球球了耶!」

兩個孩子半夜還會爬起來,跑去籠子前面探望起司胖的狀況。

另一方面,兩兄弟為了保護椪柑和碰皮不受感染,所以總在料理完起司胖的事務之後,洗頭、洗澡還換上乾淨的衣服,並時時使用酒精消毒雙手與器具;好比梳過起司的梳子,裝過起司的提籃……等等,這些事情不必老木交代,平時神經線比大象腿還粗的兩個男孩兒,因為一份渾然天成的愛,成了全天下最溫柔細心的照顧者。(推薦閱讀:痞客邦媽媽凱莉:快樂媽媽的秘密,先學會把孩子當朋友

在玩耍中學會了「愛」與「付出」

因為起司胖就這麼出現了,所以孩子們也放棄了許多外出玩耍的活動。我問他們遺不遺憾,孩子說:「我當然知道就算我們出去玩,米米也會照顧起司胖,但是我們愛起司胖,想看著牠一天天好起來!」

這真是讓人感動啊!

能出去玩耍當然很開心,但是留在家裡照顧一隻需要照顧的生病貓咪則是更好的學習,對他們來說,這不但是另一種層面的玩耍,並且能在玩耍裡學會「愛」與「付出」;每個過程中細膩觀察、關照,感受種種需求,思考並提出解決方案,大膽假設、小心嘗試,從一次次不同的實驗裡找到最正確的結論;另外,這次經驗也意外地讓兩個對金錢毫無看法的孩子感受到活用零用錢的真諦。(推薦閱讀:爸媽寫給孩子的一封信:一起學著當人生玩咖

關於孩子的責任感以及體貼他人的能力,我總覺得爸爸、媽媽往往念破了嘴都是耳邊風,但是只要一隻小動物走進生命裡,由於愛、由於引導、由於相信孩子,他們就絕對有辦法讓大人驚豔。

關於我們家一狗三貓的照顧,孩子把重責大任完全扛下了,這絕對是人生中最好的學習,也是學校和課本裡未曾教過的生命課程,真切入心,一生受用。(推薦閱讀:孩子教我的十二堂課 第七課:相互尊重

愛的平權論

愛不分品種,不分顏色,不分階級;愛與自己一樣的,也愛與自己不同的;說出來的是愛,行出來的就不能是恨。

放下品種迷思,放下人與人之間的標籤,不一樣又怎樣?

這「愛的平權論」是貓咪教我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