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二讀前,我們正接近著歷史,女同志桑妮與讀者分享自己的出櫃史,但願有一天,我們都能看到愛如實綻放。

「你好,我是桑妮,我是個女同志。」「我現在跟女友住在一起,還有兩隻貓。」這兩句話,大概是近一個月最頻繁出現在與新朋友對話之中的話了,有些人初聽到會嚇到,有些人會給予溫暖的回應,但大多數人好奇的是,「為什麼第一次見面就要出櫃」,其實這一直是我想要努力的目標,在第一次見面介紹的時候,除了說出我的名字、興趣,更能夠自然地說出:「我是女同志,我有女朋友。」因為這樣的身份造就了現在的我。(婚姻平權是什麼可以看這個網站


參加部落客聚會做的暫時版名片,以彩虹為底!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非常困難,最一開始,我連在談話中自然地講出「我女友」都做不到,因為深怕一說出口,迎來的就會是與以往不同的目光,一直到那天,我踏上了立法院,看著彩虹旗飄揚,看著一個個同志朋友站上街頭,看著萌萌們不知為何的猛烈攻勢,才發現,我們雖然不孤單,卻是如此的弱勢,他們總說同志是少數,企圖抹滅同志存在的事實,他們總說同志情侶只是玩玩吧,不一定要有婚姻關係也這樣過下來不是嗎?

於是我下定決心,無論再怎麼痛,我都要不斷的出櫃,讓更多更多的人知道,同志就在身邊,不是遙遠的他人的故事,而是真實存在於我身上的事情,從一開始忐忑地說出,「我是女同志」到如今已經可以稍微的不顫抖,甚至可以聊到婚姻平權的現況和未來,每一步都走得艱辛,因為每說一次,就像是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攤在陽光下,每說一次,就要懷著可能被攻擊的心理準備,每說一次,過往的難受的經驗就會在腦袋重播。(推薦你看:性別觀察:艾倫狄珍妮:「沒人有資格批判你愛的選擇」

但即使如此,我還是希望堅持繼續下去,因為身為同志不是悲劇而是驕傲,而我希望,終有一天,我再也不需要一直出櫃,因為櫃子不再存在,世界上歧視的眼光也不再存在,同志們,更不需要再抗爭什麼了。


第一次認真地坐在凱道,爭取自己的權益。

昨天難過的時候,看到了黃哲斌的臉書貼文,於是我也決定來分享自己的影片庫,這10部影片,是在我低潮的時候給我很多力量的影片,雖然每看必哭,但至少知道自己並不孤單,也能更加堅定地走在這條路上。

愛爾蘭婚姻平權公投後的真實情況

共和黨議員:究竟為什麼有人會不允許給予真心承諾的兩人平等的權利,能以婚姻之名共度人生呢?

Youtube 紅人 Chris Thompson:同性戀是一種選擇嗎?

前澳洲總理陸克文霸氣回應反同性戀牧師

同性戀家長小孩的見證詞 《什麼成就一個家》

艾倫 狄珍妮獲頒「總統自由勳章」

艾倫反擊牧師的宣揚同志精神指控

Ellen Page: 我出櫃,因為我或許能造成改變

[微電影]想像一個同性戀是多數,異性戀是少數的世界

最後,我想說,

你好,我是桑妮,我是個女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