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除父權違建,是一條阻力最大的路,逆風而行,性別觀察來到年末,為你盤點 2016 發生過的性別大事紀。從親職友善到外籍移工性侵,從拉肩帶門到川普「抓私處」說,今年我們有許多性別的戰場,而明年還有更多戰鬥得打。(訂閱女人迷女權性別頻道)

2016 即將結束,今年多起事件我們都從中看見性別的蛛絲馬跡,討論漸盛,擴充論述空間,我們以性別為核心,慢慢張開觀察之眼,是謂性別觀察。

北一女與景美學生高喊「我不服」,挑戰女學生與制服裙的服儀連結;中國吹來 A4 腰挑戰,女人甘不甘心把美麗交付給一張紙詮釋;羅瑩雪拉肩帶事件,思索身體界線與強暴文化如何養成;輔大性侵案召喚隱身的受害者,說出自己經歷的真實版本;而接下來,我們面對母豬教順勢崛起,他們頻頻質問台灣是不是女權過度高漲?

2017 即將到來,我們知道,還有很多性別戰得打。帶你回顧 2016 的性別大事紀,看看我們從中思考的議題與得到的力量。

余宛如「帶孩子進立院」提案:親職友善的職場未來

3/3 余宛如提案修正立法院議場規則第十條,希望開放行政官員、立法委員可以帶三歲以下的孩童進入,能及時就近照顧與補餵嬰幼兒。期許以立院為起點,逐步打造更親職友善的職場,並且點出「育兒不只是母親責任」,引起廣泛討論。

「立法院也是職場,也有爸媽,我們可以示範,開放職場空間對雙親家庭更友善。」——民進黨立委余宛如

立法院於 4 月宣佈,年底將設置托育中心,希望帶頭示範。我們也藉此反思台灣的親職現況,有多少沈重的壓力落在母親身上?有多少父親政府托育制度是否足夠友善?

更多細節請見:性別觀察:從余宛如「帶孩子進國會」提案遭酸,看職場爸媽的難女人迷親職頻道

細看 Selina 的離婚宣言:親密關係的練習題

3/5 的深夜,Selina 發出的離婚宣言,寫下「我沒有扮演好一個賢妻的角色,婚後的我,依舊享受我的工作,專注於我的事業,也因此我忽略了經營婚姻與維持一個家,需要相對的時間與付出,我成為了一個妻子,但是卻沒有成為一個真正的賢妻。」

那一夜 Selina 重歸單身,而在家庭與不在家庭的人開始思考,這時代,我們依然需要成為賢妻嗎?成為賢妻的必要條件該是什麼?當女人走入家庭,是否就是不再自由的開始?是否得為自己熱愛工作感到抱歉?

「我真心希望,不要再有人因為要成為一個賢妻,將就自己;女人也無需為了前進職場,拋棄家庭。我真心希望,有一天我們都無須為渴望成為的樣子道歉,無須為人生的志業道歉,無須為身為女人道歉。」

更多細節請見:性別觀察:寫給離婚的 Selina,無須為「賢妻一職」致歉從 Selina 離婚思考親密關係:分手,不只有一種標準劇本

「拉肩帶」門:誰有資格替我決定身體的界線?

「高中時,班上都會有幾個像羅瑩雪這種恰北北的女生,你們敢去玩這種人的肩帶嗎?」

4 月,法務部部長羅瑩雪因肯亞案一句草率回應「然後他就死掉了」,惹得沸沸揚揚,許多網民以「性別」出發攻詰,那個「敢」字顯得特別刺眼。許多女生紛紛出櫃,分享當年各異的「被拉肩帶」經驗。

為什麼你有資格拉我的肩帶?為什麼你覺得拉我的肩帶好玩?這個當年遲遲不敢以及不知道如何問出口的問題,而今浮上檯面。是誰給予了拉與被拉的權力關係?為什麼正要摸索男女關係之際,我們第一個明白的是把性騷擾當成一種「有趣」的試探?

我們想對話的是讓玩肩帶成為理所當然的成長規則,也想讓這個社會更加鼓勵女孩反擊,說出不舒服與不愉快。

更多細節請見:從拉肩帶男孩到默許強暴的社會:我的身體,不是你的遊戲性別觀察:「拉肩帶」事件,男孩為何焦慮,女孩為何不服氣?

輔大性侵案:受害經驗不是笑話

事情發生在 2015 年 6 月。今年五月,當事人男友在臉書上現身說法,直指性侵案件的處理瑕疵與語言不當,其中包含我們耳熟能詳的「我要聽你做為一個女人經驗到了什麼,不要亂踩上一個受害者的位置。」

無論理論與派系,受害經驗都不該是笑話。我們看見身為性侵受害者的申訴困難,校園內沒有讓他感到安心的通報系統,當他說出自己的故事,他要承擔被審判的二度傷害風險。而這個社會依然普遍存在「檢討受害者」的心態,以「保護自己」之名要受害者管束好自己。

我想我們的社會確實欠這些性侵當事人一句道歉。「我們必須反抗強暴,不是因為它讓一個女人不完整、奪走貞節,而是它侵犯個人的身體主權。」

更多細節請見:性別觀察:巴西輪暴案與輔大性侵案,他們的受害經驗不是你的笑話輔大性侵受害者道歉了,那些欠她道歉的人,都去哪兒了?

安海瑟薇不做辣媽:辣媽這詞多累人啊

女人不是生來就應該做媽,女人不是生來就懂得做媽。時代演進,她不只被要求肚腹要爭氣,還得做個注意自己儀態身材的「辣媽」。是安海瑟薇著實替女人都出了一口氣,「你的身體總是在變化、總是在成長、或者縮小,所有彈性,都是愛。我誠實面對擁有一個孩子後身體的所有變化。」

「從大媽到辣媽的母親形象轉型,走在一條條件苛刻的路上,我們嚮往經濟獨立的女強人形象、嚮往女人要塑造自己,可是部分的母親,並沒有這樣的資源,去成為一個產後能急速瘦身的媽媽。」

當女人長成母親,社會看她從此有了粗魯的二分法,要嘛大媽要嘛大媽吧,而我們想像女人該有第三種選擇,當她成為母親,我們但願她能在社會福利的協助下,仍有足夠的餘裕去想像母職以外的人生。

更多細節請見:性別觀察:安海瑟薇不做辣媽!懷孕不胖個幾公斤怎麼過癮

印尼幫傭性侵案:看見弱勢中的弱勢

她的名字是蒂妮,她在印尼網站 SUARABMI.COM 釋出自己被男僱主性侵的錄影畫面,讓人直視台灣長期存在的醜惡勞雇關係,對外籍女性的長年不友善,她們是弱勢中的弱勢,無法翻身,模糊了面目。

無論是雇主視外籍移工為可以任意剝削的「私有財」心態,抑或是外籍移工長期欠缺更好的溝通與申訴管道,都需要改善。數據顯示,今年三月到四月的性侵與性騷擾申訴案共有二十五起,其中近八成犯案者是雇主。(推薦閱讀:

我們希望邀請社會看見種族與性別交錯的權力結構,這是惡性循環,而我們能做的是以立法與民間心態調整雙管齊下。

「我們要做的,不是創造一個能讓移工適應的社會,而是讓移工,也能自在擁有自己文化的社會。」

更多細節請見:性別觀察:印尼幫傭性侵案,台灣從不只一個蒂妮

川普抓私處:對於性別不公義,所有人都該起身反抗

「抓住她們的私處,接下來,你就能為所欲為。」可能是除了「讓美國再次強大」以外,川普最讓人記憶深刻的言論。

當川普回應這只不過是「每個男人都會說的更衣室閒談」,我們更無法接受將厭女作為日常閒談的這種說詞。而川普不是唯一一個,我們太習慣活在普遍厭女的社會,我們身邊可能都有一個一個被姑息的川普,口無遮攔的把強暴語言當作玩笑。當我們反對川普,我們反對的其實是持續被縱容、貶抑女性的性別日常。

「不管侵害者和受害者之間有什麼樣的親密或陌生關係,是女人還是男人,是成人還是小孩,侵犯都是一樣可恨的,都是要被全民聲討的。」

更多細節請見:性別觀察:當川普說「抓住她的私處,你就能為所欲為」

母豬教的逆襲:一起拆除父權違建

對母豬教來說,所謂的母豬,是打壓男人的女性主義者,是吃女權自助餐的既得利益者。PTT 上的網友蘇美列出一條條母豬罪狀,女生從來不用扛起家庭責任、女生靠著裝可愛走跳江湖、女生輕鬆拿到家教時薪 300 起跳...等,同時深化父權印象,也批判享有父權紅利的女性。

我們更想說,如果這些罪狀是因為父權框架的緣故,我們做的為何不是拆解父權,而是指責活在父權裡的人?說實話,被父權壓迫的也從不只是女性,也是其中苦不堪言的男性,為了父權加冕,熬成挫敗的一生。

「為什麼大家吃飯男人買單?為什麼男人工作女人在家?從這一刻,無論你是母豬還是母豬教,重新思考,加諸在你身上的教條,到底從何而來?」

並不相似但同源的受迫經驗,我們從中看見母豬教徒與母豬們和解的可能。

更多細節請見:性別觀察:母豬與母豬教不是敵人性別觀察:誰是母豬教徒?當仇女成為一種流行

讓思考做日常起點,我們希望邀請所有人張開自己的性別觀察之眼,看見世界層出不窮的性別事件,也看見自己經年累月的性別處境,為自己寫下最真實的一篇性別論述。

而未來,我們確實還有很多場仗得打,你會一起上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