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別選書】單元,我們將一月誠摯推薦一本好書,與你分享書摘以及編輯心得。選讀《最貧困女子:不敢開口求救的無緣地獄》。日本有一群少女,她們從家暴、被棄養的家庭逃出來,不得不去從事非法賣春,這樣的女孩們,渴望戀愛和婚姻,並不是為了獲得男性扶養,也不是期盼成為家庭主婦;只是單純深深受到戀愛的吸引。究竟這是為什麼呢?(推薦閱讀:

討論戀愛方法的必要性

最後我抱著會遭到眾人批判的覺悟,提出一項建議──希望從事性工作的當事人與支援團體,嘗試「將戀愛方法系統化」。儘管這項提議在眾多嚴肅話題中聽來廉價,我卻是認真希望大家思考這項議題。

女性主義者在討論女性貧困的問題時,不斷否定女性對於戀愛的依存與相互依存──依存與相互依存是家暴的溫床,戀愛至上主義更是不幸的開始;女性的自立是不再仰賴男性,透過職業訓練和經濟獨立而活;暴力和虐待無法藉由戀愛所得到的認同來解決;這世上沒有白馬王子,所以女性要投資自己,所以女性要努力自己肯定自己!女性主義至今的做法是不斷地賦權。肯定戀愛似乎否定了之前提及的性工作正常化。

然而,戀愛對於從事性工作的最貧困女子而言,卻也是十分切身的話題。因為她們都十分渴求戀愛。她們渴望戀愛和婚姻,並不是為了獲得男性扶養,也不是期盼成為家庭主婦;只是單純深深受到戀愛的吸引。究竟這是為什麼呢?


source

其實,受訪的逃家少女很少之後持續與我聯絡,其中會持續與我聯絡好幾年的特徵在於,和可以長期交往的「好男友」同居,或是結婚與生產。為什麼走進愛情與婚姻的逃家少女,才能長期與我聯絡呢?其實道理很簡單,如同逃亡般的街友少女斷絕了和社會福利制度與機關的關係。找到可以同居的男友,並未轉移放在老家的住民票;住在都市裡不需要駕照,需要健保則付錢向認識的人借健保卡;從事色情行業不需要申報,也不需要繳稅……少女之所以從無根的浮萍半強迫恢復和社會福利制度與機關的連結,在於結婚、登記、生產去看婦產科,以及給小孩報戶口等時機。

逃家少女往往非常渴望戀愛,比起缺乏愛情與肌膚接觸,也許是本能發現「戀愛或結婚成功的話,便能擺脫目前的狀況」。我覺得這並非經濟方面的依賴,而是在孤立無援一如戰場的日常生活中,避免危險的行動。

因此討論解決方法時,還是無法避免聽起來過於單純的「戀愛解決法」。

避免自爆型戀愛,將戀愛方法系統化

我所說的戀愛解決法,絕對不是什麼積極的討論。之前提到少數透過結婚或生產而完成「社會化」的逃家少女,會繼續與我聯絡,但悲傷的是,她們依然處於貧困的狀態;甚至不少人又回鍋從事賣春的工作。(推薦閱讀:

理由在於,她們高得不像話的「戀愛自爆率」。她們渴求戀愛,卻在戀愛的路上遇到挫折,或是因為戀愛而再度淪為貧困。以下利用四個例子,說明逃家少女自爆的模式。


source

【例一】

了解少女的成長環境與痛苦的男友或丈夫,往往最後會淪為虐待她們的對象。主要原因正來自少女心中的黑暗。例如,以前遭遇過虐待和家境清寒的少女,在進入穩定的生活環境後,心中的痛苦往往會一口氣爆發。例如恢復逃家時暫停的自殘行為,或是破壞和男友同居的房子。我甚至見過一名少女趁著男友去上班時,把自己的糞便放在盤子上,再冰進冰箱裡。我問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她卻回答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是如果是他,我想應該不會生氣。」

這正是所謂的「試探」。少女第一次遇到可以任性的對象,一方面想要盡情任性,一方面也因為人生不斷遭遇背叛,於是想試試看:「這個人真的能夠拯救我嗎?」「不是要騙我的吧?」「他可以忍受我的任性到什麼程度呢?」就連我去採訪時,也遭遇少女擺布。

為了採訪而等上九小時屢見不鮮,對方也並非發生嚴重的事情才遲到;採訪時明明表示今天晚上九點跟男友約了要見面,但到了十點,甚至是十一點也不離開。我問少女:「男友不是在等妳嗎?妳的手機一直在響喔?」少女卻莫名露出有些開心的表情說:「嗯~~他會生氣嗎?可是他人很好,可能不會生氣。」

除此之外,我把另一種試探命名為「分手詐欺」。這也是少女經常使出的手段。明明和男友的生活一點問題也沒有,卻突然好幾天行蹤不明,或是在對方工作時傳簡訊表示:「我們分手吧!我覺得這樣比較好。」這八成也是一種依戀障礙。「對方真的愛我嗎?」「我真的屬於這裡嗎?」「我會不會又失去這裡?」一方面是處於這樣的不安,而決定自己分手;另一方面則是希望男友對自己說不要分手。(推薦閱讀:

試探行為無須再多加討論,然而少女的試探卻是非常隨意、衝動及麻煩的。環境愈是安定,心中的痛苦愈是容易爆發。其他人無法了解,也看不見她們的痛苦。站在身為伴侶的男性立場,往往會覺得:「為什麼我這麼努力,她卻不懂呢?」「為什麼我做了這麼多,還是幫不了她呢?」這股無力會在不知不覺中化為家暴。原本了解她們的人愈是化為加害者,少女的痛苦就愈是嚴重,也愈是難以解決。

【例二】

雖然下筆描述這類例子時有些躊躇,但是我不得不承認,受訪者中從小遭到虐待或棄養的性工作者,往往有「腳踏兩條船」與「外遇」的傾向。雖然也有全心全意只愛一名男性的純情性工作者,然而相較於一般女性,比例還是比較高。如果被男性發現,當然可能會遭到家暴或分手;當事人往往也為此煩惱:「從事性工作卻毫不在意,表示我很奇怪嗎?」「為什麼交了男朋友就一定要辭掉色情行業的工作呢?我真不懂。」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我將這類女性分類為「博愛型性工作者」。

她們雖然會因為外遇而破壞自己的戀情,個性卻絕對不壞,也不是喜歡背叛的人;只是會單純同時愛上多名男性。原因還是來自於兒童時期並未由特定的人士養育,也沒有接受過來自養育者的正常反應,而導致依戀障礙。她們「無法依戀特定的對象」──雖然誰都愛,卻不覺得自己能打從真心愛人。


source

這種心態,會傷害從事性工作的她們。例如,否定性工作人士會在討論時,提出幼稚的疑問:「你能接受自己的女友或太太從事性工作嗎?」「你不在乎女性有了先生或男友卻還是性工作者嗎?」諷刺的是,她們往往真的「不是很介意」。

就算有了固定的男友,還是能毫不猶豫地從事性工作。她們一方面接受自己從事性工作,一方面卻又擔心自己是否異於常人,導致心靈陷入不安。

雖然直接認定虐待和棄養會導致女性容易從事性工作,未免過於直截了當,然而,從事性工作的女性往往會陷入戀愛失敗與遭到家暴,進而逐漸討厭無法正常戀愛的自己,最後還是無法辭去性工作的惡性循環中。

順帶一提,也有一種男性很容易和博愛型性工作者交往。這種男性小時候也遭遇過虐待,無法依戀特定的對象。如同前述,酒店經紀人與牛郎,大多童年時代遭遇過虐待,或是家境清寒,容易親近境遇相同的女性。他們不僅具備相同的成長經驗,也都是「博愛型性工作者」。他們也「不是很介意」女朋友從事色情行業或性工作。情況類似的兩人,因性工作而相遇、交往,一起外遇也同時加深彼此的依賴關係。先撇開關係是否正常的疑問,這種戀愛型態往往看起來比較安定。

【例三】

另一方面,經常出現在「藉由生病以博得同情」的牛郎身上的,是經濟問題所導致的家暴。如同前述,「都是因為妳,我才活得下去」的相互依賴關係,會大幅滿足女性需要肯定的渴望。然而彼此的精神狀態都不穩定,表示無法賺取維繫家庭所需的金錢。

逃家少女和男朋友開始同居之後,往往會出現失眠或不安等症狀,或是因為憂鬱症發作而必須定期看醫生;也有人對於非精神科醫生處方的抗焦慮藥或安眠藥上癮。根據我採訪的經驗,大約有八成以上的逃家少女會陷入這類情況。有些人甚至會因此導致思覺失調症,不得不住進精神科的隔離病房。

但是,定期看精神科醫生、住院,以及精神狀態不穩定而無法工作,表示必須支付大量的醫藥費與所得減少。這段時期必須仰賴伴侶個人的收入,才能維持家庭。缺乏生活費時,賺不了錢的那一方,或是看起來像在偷懶的那一方,便會淪為攻擊的對象。就算交往初始覺得兩人的關係是「相互支持」,但最後還是會導致家暴。

【例四】

所謂的「吃軟飯」,也就是女性送錢給男朋友花的例子,也經常出現在最貧困女子身上。她們會把自己從事性工作賺取的金錢,送給傾訴夢想的牛郎或樂手。這類例子短期多半是幸福的結局。換句話說,女性擁有一定程度的收入時,可以肯定自己是「賺錢給男友花的女人」,不會像其他例子一樣突然情緒低落。但是長久下來,會懷疑自己:「一直這樣下去好嗎?」開始批評男友不工作時,便會遭到對方家暴。

這種例子最糟糕的是,援助男性而帶來短期的幸福體驗,會導致女性下次談戀愛時,依舊選擇相同類型的男性。所以,吃軟飯的男性可說是爆炸慢、有期限的地雷。

同場加映:贈書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