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初審《民法》同性婚姻合法化後,紐約時報報導「台灣渴望成為亞洲首個通過同婚法案的國家」,反對勢力走上街頭,包圍立法院抗議。於是朝野立委決議在 11/24 與 12/1 舉辦婚姻平權公聽會, 邀集正反意見代表分享想法,為你節錄今日公聽會內容,也邀你共同關注台灣目前的重要議題。(推薦閱讀:

「同性戀者人口是千分之零點二、雙性戀者是百分之一點七,以2300萬人而言,兩者在適婚人口當中僅有25萬。並非不保障少數人,但若為了保障少數人而破壞多數人的制度,是否必要?為保障視障者難道要將所有道路都鋪成導盲磚?」——謝啟大

「讓同志結婚,會有連鎖效應,像如果我看見了一隻蟑螂,那代表絕對不只一隻,後面還有幾百隻蟑螂。我要說,如果我的小孩子是同志,我還是會愛他,我會接納,但如果我的小孩不是同志,被迫接受這樣偽裝成是『多元教育』,實質根本是『同志養成教育』,我絕對無法接受。」——謝啟大

「讓同志家庭收養小孩,是不是可能是另一種的『人體實驗』?納粹屠殺猶太人、日軍在滿洲國做實驗、同性家庭進行子女收養也是類似的未知。」——世新大學法學院院長吳煜宗

一早,打開婚姻平權公聽會的直播,看見謝啟大在螢幕另一頭喊得面紅耳赤,以蟑螂比喻她眼中看見的「同志亂象」,我不知道有多少同志朋友與支持同志權益的人,在螢幕另一頭聽得心都碎了。

24 日,公聽會現場,各政黨依比例推派代表人選,25 名專家代表來到參加,挺同婚與反同婚的代表人數各半,反同婚的立場堅決,他們說「同性婚姻不是人權,同性婚姻不等同婚姻,與異性婚姻絕不相等。」並提出國際公約是建立在異性婚上,至多讓步到單點修法,或立特別法保障同志權益。

支持同婚的代表,則從自己收養孩子的真實經歷出發,也針對反方提問一一以法律角度溝通,在這場公聽會後,能不能走向更貼近平權的法律修正方向,邀你一起關注。

林志杰:我們成為照顧小孩子的超級奶爸

「我之前在加州當律師,有幸見證美國聯邦政府讓同志婚姻合法化,讓同志擁有自己的家庭。可是身為在台灣的男同志,不管我們的家庭多溫暖,關係多穩定,就是無法合法結婚,無法合法收養小孩,一點可能性都沒有。」——林志杰

酷兒影展創辦人與杰德影音執行長林志杰提出數字,在美國,目前有九十萬同性伴侶,百分之十九都有撫養小孩,目前約有 10 萬個小孩子住在同志家庭裡。他自己也很幸運的,透過代理孕母擁有五個月大的雙胞胎小男孩,「我相信我跟我的伴侶會給小孩很多的愛與關照,就像我結婚五十多年的父母一樣。」

林志杰笑說,現在他跟伴侶成為照顧小孩子的超級奶爸,他們是雙薪家庭,生活很忙碌,但是孩子像生活的圓心一樣,他們想成為好好跟孩子長大的超級奶爸,於是協調伴侶的早班與晚班,希望日日都有時間陪伴孩子。他反問,難道身為同志伴侶,我們的愛心與承諾,就跟別人不一樣嗎?

他苦笑,「我們要的很簡單,希望在法律保障下,與伴侶和孩子共同生活,身為同志希望融入社會而不是被排擠在外,我們的幸福對社會體制不會造成任何威脅。」(推薦給你:

許秀雯:幸福,是一種分享了不會變少的東西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的許秀雯理事長接著上台,對召開公聽會表示心情振奮,「我們討論的題綱,終於從要不要保障同性伴侶的權益,進步到如何保障同志伴侶的議題,我希望我們不要再倒退了。」(推薦閱讀:

他針對反對方提出的幾點問題,一一梳理做出回覆,記錄如下。

1. 為什麼是透過修正民法的方式保障同志伴侶權益?而不是透過設定專法?

兩公約國家報告,關於配偶的專屬權利,高達 498 項,如果不賦予同性伴侶配偶地位,事實上是無法享有的,無法以「家屬」的方式替代處理。

2. 為什麼要反對另立專法/特別法?

因為我們知道修改民法毫無技術性的困難。2013 鄭麗君與尤美女,採納我們的版本提出民法修正草案,上一次立委任期,就有兩個版本,這一屆立委任期更有跨黨派的提案,雖有版本的些微差異,但方向都是修改民法的做法。

做為一個法律人,工法與司法教育訓練的法律人與執業律師,我們修改民法是毫無困難。如果用特別法的方式,成本反而可能是高的。

3.異性伴侶跟同性伴侶之間享有的權利與義務關係

「我想說的是,如果我們相信同性伴侶享有的權利義務,應該平等於異性的配偶,我們必須要問的問題是,既然權利義務相處,何以同性的結合,不能稱之於婚姻,不能稱之為配偶?」

假設認為某些重大的權利,不願給予同性伴侶,這些不願給予的理由是什麼?必須要有非常清楚的公共利益說明。這才能符合我們憲法的評等意涵。

有人提到,同性伴侶結婚違憲,事實上,從比較憲法的角度來看,是完全相反的狀況。從加拿大、南非、美國,再到哥倫比亞都是如此。不讓同性結婚才是違憲,承認同性伴侶的關係並未破壞家庭結構與異性戀的權利解構。

結婚沒有總量限制,同志結婚不會影響任何異性戀的婚姻。因為幸福是一種分享了不會變少的東西。目前三個立委提出的版本,對現行體制的影響都是很小的,多數相關僅有《優生保健法》、《人工生殖法》需要較大的修法更動。

最後,許秀雯律師溫柔提醒,目前正反方激烈對立,諸多撕裂,很重要的一點是大家必須謹記在事實的基礎上辯論,而不是刻意扭曲現行法案,傳遞困擾訊息。(推薦閱讀:

給每一個相異的生命,替自己說話的機會

幸福盟的反同婚遊行包圍立法院之後,我們等到兩場修法公聽會,11/24 與 12/1,聚焦正反意見於同個場子,比例各半,讓對話交會,並產生延續性討論的火花。

許多人說這場公聽會意義是什麼?會不會造成更多撕裂?我也曾是對反同聲浪感到非常憤怒的人,對於身在二十一世紀,我們依然需要反覆重申「同志權益是人權」感到荒謬。身而為人,我覺得誰也沒有權利抹煞其他人的生存權益,或許是結婚權,或許是工作權,或許是用力生活不忍受大眾歧視的權利。(推薦思考:


圖片來源:守護幸福家庭行動聯盟

看著公聽會,換個角度想,或許評論之前,我們必須給每一個與我們相異的生命替自己說話的機會。即便過程痛苦,因為唯有如此,我們才能試圖理解他們為何在意,明白他們為何誤解,去思考我們究竟在哪個分歧點有了想法與做法的不同。

於是,我們才可能針對單點溝通,緩步走到讓社會更好的共識之路上,我們才有可能在每一次討論過後,慢慢打開他們對既存世界的性別想像。

而當同志與同志伴侶一一站出來了,帶著他們各異的故事,爭取相愛與生存權利,人們會漸漸明白,同志從不是誰口中,就要毀滅世界的洪水猛獸;同志有血有肉的在這個世界上生存著,他們是你的同事、你的鄰居、你的朋友、你的孩子、你在路上擦肩而過的人。

我想推薦女人迷先前做的同志系列採訪報導給你,我們定名「看見同志」,邀請大眾張眼看見同志伴侶相愛與生活的軌跡,破除常年建構的污名想像。

最後,讓我們一起接著鎖定兩點過後的公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