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 (Boy's Love)指的是男性之間的戀愛故事,近年來,相關主題的小說、漫畫、戲劇引起諸多迴響,甚至許多一般向的電影電視也以「賣腐」作為宣傳和製造話題的重要策略。研究者溝口彰子從漫畫《純情羅曼史》對攻受之間的性愛關係入手,分析「深化型 BL 」的成功原因。(推薦閱讀:

「心動」──漫畫《純情羅曼史》

本書對所有提供對抗恐同與異性戀規範方法的作品,都稱為「進化型 BL 」。在另一方面來看,近年的 BL 也更追求 BL 類型獨具的快感,成為與過去最大的不同。在變化的過程中,出現了各種作品和走向。這些作品有別於廣義 BL 史上的先行類型(美少年漫畫、耽美小說、一九八○年代的《JUNE》雜誌,或是動漫衍生作品),乃至於少女漫畫等各種現存類型,形成獨特的魅力,這就是所謂的「深化型 BL 」。本專欄將分成四部分,談論深化型 BL 如何引人入勝。(你會喜歡:

中村春菊的漫畫作品《純情羅曼史》從二○○二年開始連載,翌年發行單行本,到二○一五年四月為止,已經發行到第十八集,連載也持續進行中。本作品在二○○八年改編成電視動畫,播出兩季共二十四集。根據動畫版官網資料,本作品在動畫版播出時,已經是暢銷三百萬冊的熱門作品。也有許多新的愛好者是因為喜歡動畫版,才回頭接觸原作。《純情羅曼史》到底有著什麼樣的魅力呢?

關鍵就在於,這篇作品不斷以戲劇性重複送出文藝漫畫必備的「心動」要素。

「攻」方角色宇佐見秋彥,既是有錢人家少爺,又是暢銷小說家。就如同「受」方角色高橋美咲的內心獨白所說,是一個「連現在的少女漫畫都不會出現」的超級英雄。本作品的筆觸以 BL 漫畫而言算是比較偏少女漫畫的類型,「攻」與「受」的區別也畫得很清楚,所以即使是 BL 的新手,通常也很容易移情於角色之中,與美咲合為一體。

由於美咲的哥哥是宇佐見高中時代的好朋友,他得以一直留在宇佐見的豪宅裡負責「家務」,並且為了考大學,還要求宇佐見擔任他的家教。本作品的故事由此開始。本文將從長達四十九頁的第一話裡,抽出兩人親密擁抱的場面討論。


來源

第一話的魅力主要有三個:一、雖然「受」從性愛得到快感,卻沒有伴隨任何傷痛(攻方沒有在第一次約會就侵犯受方,而透過撫摸讓「受」發出嬌喘,很明顯受方的表情並非害怕)。第一話裡又以六頁的篇幅描寫性愛(滾棉被?)場面,在最後一頁則以宇佐見的嘲笑「太快了」,以及美咲極端害羞的誇張臉部特寫獨白「我要殺了這傢伙!」作結。到了下一頁卻是兩人穿好衣服,對坐在客廳沙發上的畫面,而宇佐見又回到了「典型的公子哥」角色。透過這樣的描寫,兩人的關係並未因為性接觸而有所改變,而帶給讀者一種「攻」以不經意的逗弄,便讓「受」得到快感的輕鬆印象。(延伸閱讀:

二、即使「攻」宇佐見長年單相思的對象其實是美咲的哥哥,卻因為性別關係而遲遲沒有開口,向來只能假裝是普通朋友繼續下去。當美咲的哥哥向宇佐見介紹未婚妻的時候,美咲發現到宇佐見心中的悲傷,向他表達自己對哥哥的不滿,導致宇佐見後來終於向美咲告白。

三、兩人的關係在美咲的考試成績上開花結果,建立在共通課題上的相互信任,使兩人也產生了伙伴情誼。

再換句話來說,《純情羅曼史》的「心動」之處,一定要靠兩位男主角才能表現得出來。再加上「攻」的超級英雄角色設定,使這部喜劇漫畫能讓讀者聚焦於脫離現實的快樂,以及心動的快感。對於那些已對「受」遭到「攻」或第三者侵犯的 BL 公式習以為常的讀者而言,最難以接受的地方,就在於前面所述,「攻」以愛撫取代侵犯的場面。其次,場面的表現方式,改由第三者觀點認識「受」,也是很重要的一環。

雖然這種表現手法可能會削弱 BL 快感的力道,但作者又以其他方式補足。由於「攻」宇佐見在一般小說以外,又以其他名義發表BL小說,他的BL作品封面便常常在作品中亮相;這種巧妙的安排只有BL漫畫才有,甚至也未曾出現在其他BL作品之中。

本作品還使用了大量的大框格特寫,略讀幾頁就能產生劇烈的虛擬體驗感。 BL 中有一種公式:即使發生了性關係,「受」還是無法覺悟到自己的愛,所以無法開口說「我喜歡你」。而在《純情羅曼史》中,宇佐見也要等到第八集才在摩天輪裡第一次對「受」美咲告白。在兩頁跨頁之中只分了兩格:大約占了一點七頁篇幅的過肩畫面,是宇佐見與美咲對坐,美咲的正面畫到膝蓋,而宇佐見只有肩部以上的背影;另一格是宇佐見半邊臉的特寫。這種帶有極大衝擊性的表現手法,確實吸引了許多讀者的目光。(推薦給你:

在《純情羅曼史》系列裡,還有三部角色不同的作品《自我中心純愛》(純情エゴイスト)、《純情恐怖分子》(純情テロリスト)以及《錯誤的純情》(純情ミステイク),表現手法其實大同小異。劇情發展到了第十七集,美咲準備從大學畢業,宇佐見除了善盡監護者的責任,也不得不坦誠面對自己,於是產生了新的糾葛。這種男性間才會發生的複雜關係,必然為故事帶來新的「心動」。

※本章的幾個論點,於〔溝口(2003)〕首次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