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十三年,結婚十四年,他們最終還是走向離別。七年後,再聚首已經是女兒的大學畢業典禮,看著曾深愛過的彼此,只留下倔強的一瞬,那就夠了。(延伸閱讀:告別的離婚心理學:學會分離,才能好好相聚

1992 年,張學友發行了新專輯「真情流露」,紅遍大街小巷。

女孩吵著男孩說,下個月的婚禮上我要放這首歌,你還要當著親朋好友的面對我唱。男孩笑著看著已經年近三十的女孩,怎麼講起結婚這事還是如此稚氣。

「沒問題,但婚禮預算裡記得要加上五十對耳塞。」男孩笑著說。

「哎,心意最重要嘛。這樣很浪漫啊。」女孩說著,手掌心撐著下巴,一下子沉浸到了婚禮的粉紅色泡泡裡。

他們從中學開始談戀愛,從穿著制服鄰座打鬧的稚嫩,到大學畢業,男孩出國讀書的遠距離戀愛,經歷風風雨雨,至今已邁入第十三個年頭。女孩答應男孩,一定會等到他滿三十歲的。

雖說同齡的女孩通常比男孩成熟,但女孩在男孩面前永遠是個小孩子。吵著要去嘗試開車一小時才到得了的海鮮餐廳,倚在男孩身旁,指著豪華的高樓大廈說,以後買房子一定要買看得見夜景的公寓,五十坪起跳。男孩總是笑著說好,下一秒便想著如何再努力一點存錢,再努力一點升職加薪。

結婚兩年後,他們終於勉強住進了市中心五十坪看得到夜景的公寓,有了一個寶貝女兒,兩人生活突然變成三口一家。如同其他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家長們一樣,他們託人關係想讓女兒進名校,暑假兩人盡量安排假期,就為了帶女兒去東京迪士尼玩。

一直到十多年後的某一天,意外的一封簡訊壞了幾十年來的幸福平靜。

女孩開始每天都哭泣,男孩再也不想回家看到自己一手造成的殘局,天天往外跑,似乎只有酒精和三更半夜回家時的寧靜能夠贖他的罪。又如同許多外遇的結局,他們不是例外。

簽了字之後,女孩帶不走女兒,只能一個人拖著行李箱,搬到一間小套房住著。(推薦閱讀:

又這麼過了七年。

七年之內,女孩更努力的工作,活得像電影裡那種美麗精彩的單身女子。她遇到了疼她的新男友,而男孩則是很快地帶著女兒再娶。兩人除了分開頭幾年會在電話裡講女兒教育的事,再也沒有聯絡過對方。

然後,他們終於等到在美國讀書的女兒大學畢業了。

隨著畢業典禮的日子越來越近,女孩越來越焦躁。她反反覆覆地問女兒,你爸和你後媽一起去嗎?他幾號飛?他是飛長榮航空嗎?你真的想要我去嗎?

「我就只是想要我的爸媽都來參加畢業典禮,很難嗎?」女兒對著手機大吼。

女孩在電話的另一頭靜默。她不是不想去。她已經錯過了女兒的中學畢業典禮,錯過了幾年能夠當母親的時刻,她真不想再錯過了。只是想到那樣的場面,想到自己多年的委屈成全,還要見到他,會不會太沒自尊了?

「我現在就去訂機票。」過了五分鐘,她長按手機,傳出了這封訊息。女兒久久沒回,她猶豫一會,還是覺得先訂了再說。

進了畢業典禮會場,她深呼吸一口氣。

「我去一下洗手間。」她轉身準備要離開,但女兒忙著和朋友拍照,沒空理她,隨便擺了擺手當作聽見。

她撥著自己早起梳理的捲髮,想著幸好剛剛稍微瞄了一眼會場,她爸爸還不在裡頭。接著她拿出女兒一年前送她的Dior口紅,搽在嘴上。其實平常她根本不會用鮮紅色的口紅,她認為這種豔麗的顏色就應該留給年輕的自己。

「都幾歲了還緊張成這樣子。」她怔怔地望著鏡子裡的自己,心裡冒出這麼一句,然後勉強擠出一個笑容,恢復成三十歲那個風姿綽約幸福女人,帥氣地走出洗手間。

這時候,會場裡大部分的人都已經坐定,包括男孩和他的太太。

典禮開始,男孩坐在離女孩約十五公尺的地方。他始終沒有望過來一眼,只是不斷地和太太談笑風聲。女孩一個人在座位上坐立難安,偶爾會偷偷地把眼神飄過去男孩的位置。

等了半天,女兒終於出場了,男孩拿起相機,使勁地從他的角度給女兒照相,而女孩也是不斷地喊著女兒的名字,從她能靠近前台最近的位子不斷地拍照。

這時,女孩趁機用手機轉了一下角度,偷偷把手機螢幕對著在十五公尺外的男孩。然後她看到不遠處蹲在地上的男孩,竟然也正用著單眼的鏡頭對著自己。這樣的情景維持了不到一秒鐘的時間,他又把單眼鏡頭對到台上。女孩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但是那不到一秒鐘的時間,似乎像一世紀這麼久。

女兒致完詞,下了台後,男孩和女孩都各自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男孩始終還是沒有望過來,只是繼續和太太談笑風生。女孩繼續坐立難安。

「喏,爸爸寫給我的。」車子裡,女兒遞了一張畢業卡片給媽媽。

她打開了卡片,上面並沒有很多文字。她笑了笑,她知道他很不會寫字。

「… and I’ll always be proud of the little girl in red on my back. Love, Dad」她唸著,心想,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其實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女兒搖搖頭說道。

「啊,我想起來了,是不是那張你爸爸背著你的照片?你穿著紅色裙子那張。」

「咦,好像是哦!」

「那張好像是我照的。」她眼眶裡開始有著複雜的淚水,但忍著不讓它們掉下來。「我還記得你第一天上小學的時候,你穿什麼衣服。也是那件紅色裙。不知道為什麼,你那時候最喜歡這件裙子。」

「對啊,都不知道為什麼。」女兒不經意地望著窗外,敷衍地答著,似乎窗外的車流突然變得很有趣。

多少年了?她都不知道多少年了,也不知道從何算起。十三年的戀愛,十四年的婚姻,七年的單身生活。她的二十七年的青春都獻給了他。當年「真情流露」裡滄海桑田的誓言,看似多麼長久的時間,其實比想像中得容易發生。幾十年的光陰,匆匆就過,她眼角的皺紋用再多的護膚霜都無法抹平。

幾年沒見,已經年過半百的他,竟還是倔強地像個孩子。她在飛機上想像了無數次兩人見面的當下,她應該要說什麼得體的話,應該要保持風度,應該要讓他看到自己活得多好。她也以為再次見面,兩人或許會尷尬,會大器地微笑打聲招呼,又或許會流淚,會燃起心中的憤恨。

但他們最後剩下的,就只是男孩拿著單眼對著女孩,女孩透過手機屏幕偷偷地望著男孩的那一秒鐘。其他的,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二十七年的愛情燃燒到最後,竟然就只換到這一秒鐘。

「仍難盡信我是這樣的無窮好運,能遇上精彩的你…」女孩手上拿著那張畢業卡,輕輕地哼著這句歌詞,然後抿了抿今天特地搽的紅色艷唇。窗外的陽光灑在車流裡,反射光照在她身上,她依舊耀眼。就像一位三十歲,風姿綽約的幸福女人。(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