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奧運盛事,女人迷也特別關注賽事裡的性別現象:最高齡的女子體操參賽者為難民而跑的選手年紀小確實力十足而引起全場注目的 Simone Biles,每一位運動女子,都為自己的專業卯足全力。當然,運動場上不乏美好的身體,這一回性別觀察,讓我們拆解自己觀看的目光,無論你的注目裡是否擁有情慾,他人的情慾都值得被尊重,一起從女孩們想拆掉的那條小褲褲談起!(同場加映:

奧運期間,如果你轉電視剛好停在跳水項目,或許你會看到幾幕疑似色情畫面,男人身材壯碩、體格矯健,後製的分數版正好落在他貼身的三角褲上,你心想,天啊他的人魚線、這褲子再往下一點就⋯⋯。隨即你馬上為自己的念頭感到可恥,在這充滿運動員精神的賽事上,你的眼光會不會玷污了運動場?

其實你並不孤單,一群網友虎視眈眈看著小褲褲,甚至發起了 #Freethespeedo 活動:拜託,別擋住我欣賞無限春光,快把計分版拿掉吧。

女孩怎麼可以意淫?觀賞窺視的慾望何罪之有

如果你是女孩,你可能開始狐疑,這感覺怎麼好熟悉——一雙雙炙熱的眼神彷彿能扒光你的衣服、在幻想裡把你生吞活剝。我用我的眼神慾望你算不算騷擾?我對著陽光胴體性幻想是不是太猥瑣?這個答案,讓我們先從凝視談起。

 #Freethespeedo 活動之所以不被男性崇拜,甚至被男性斥責「一群不懂運動的慾女」,是因為我們已經習慣「男性觀看、女性被觀看」的視覺文化。自古以來男性凝視(male gaze)。一直是人類的生活方式,從觀賞賽事、電影到生活裡注目美女,沒人能阻止廣大男性用思想意淫任何人。所以新聞好幾條標題「里約奧運 20 性感女運動員,哪道是你的菜?」、「噴血!女運動員寫真」,這麼大剌剌的要女性展開身體讓人慾望, 一條 #Freethespeedo 又何罪之有? (裸露的延伸討論:

為何我們可以從觀看中得到快感?讓我們來理解觀賞欲(scopophilia)一說,人人都都有從觀看中得到「控制與佔有」的權利。我們以男性觀看為邏輯來思考這套理論,男性之所以喜歡觀看、喜歡權利,是因為能透過控制性的窺視來檢視女人。但是你不經好奇,女人難道沒有性幻想?

【性別小字典】觀賞欲 scopophilia:指的是出自觀看的性愉悅。個體具有一種想要觀看他人的性慾本能,而這種意識集中的觀看可以引起特殊的慾望和滿足,但並不是以生殖器官進行性交的直接滿足。

這樣的慾望並不只存在於男性身上,過去人們經常用「閹割焦慮」來解釋男性為何想以目光甚至行動控制女性,然而卻解釋不了女性身上也存在著流動的慾望。女人一直也都在觀看著,只是沒有人把它當一回事。(同場加映:

無論男女,專業同時也能擁有情慾

我記得高中的時候,每次 NBA 季後賽開打,班上一定傳閱著各種球星雜誌,鐘聲一敲大家倒頭就睡,因為熬夜看了凌晨兩點的球賽。當時討論 NBA 就是一種主流運動,不只男孩買明星球鞋,女孩也跟著熬夜加入話題。「你們這些女生,只會看帥哥。」男同學總要一番指責「外行人看熱鬧」的女性。

現在看來,那簡直就是女人不懂專業就乖乖閉嘴、「這是我的主場」的男性宣言。在男性凝視男性的過程裡,要求的是自我認同,而在男性凝視女性的過程裡,則是滿足慾望。無論是哪一個,反正女生都不能顛覆他們的世界觀,運動場上,女人就是比較劣等、比較不專業、比較適合被觀賞。

我想用這個來延伸討論「#Freethespeedo 」不懂神聖運動的指責。所以看著小褲褲的女性比較不專業嗎?那麼,在看女子沙灘排球的男性,比較懂女性身體,還是比較懂專業?

今年奧運在里約舉行,正好是冬季,所以女子沙灘排球球員上場時,不少人選擇不穿比基尼,也有穆斯林信仰的選手全身包覆登場,一陣「沒搞頭」的哀嘆,證實男性在觀看賽事的時候,也慾望女性身體,也想從裸露的健美身材中得到滿足。可是,我們不曾說過,這群男人,一點也不尊重運動、不懂專業。

我的專業,與我的慾望並無關係。這不是說我們不能拿道德去檢視一個人,而是「道德分寸」,也有可能越過了人身自由的分野。或許觀看男性運動員的少女情懷總是詩,可是少女啊,也懂三秒違例、上籃助攻....。我們不能以一個人的想像自由來指責他是賽事中「較劣等」的觀眾,推翻「男性凝視」的單一途徑,一個人的觀看裡可以有很多種觀點。無論男女,看一場陽光汗水淋漓的賽事,也能投射自己的想像。

沒有人可以說 #Freethespeedo 支持者不專業,在尊重專業同時,我們能保有自己窺視的權利。

情慾自由與個人權利的分野

我們不必倡導任何事物都能以情慾主張,但是,我們必須保護,對一件事物產生情慾的自由。

再來問一件事,如果運動員不希望別人性幻想他,我們該如何控制自己?事實上,沒有人可以知道螢光幕上的明星、選手是不是願意別人透過思想幻想自己,接著就是「情慾合宜」的流動界線。

例如,我們以為許多男性在朋友聚會開玩笑很讓人困擾,事實上許多姊妹聚會,黃腔不曾止息。這中間差異為何?這是一件沒有標準答案的事,但我們可以試圖以以下途徑去思考:

第一、說話的場合:公領域與私領域可以交談的內容有所差異,嚴肅與輕鬆場合可以接受的玩笑也有所不同。
第二、說話的對象:是否會干擾到當事人的權益或破壞他的自尊與人身自由,當事人是否感覺受侵犯侮辱?
第三、內容的真偽:你傳遞的理念不代表本人立場,僅只代表你自己的想像。不該以情慾笑話來行使污名,這也是性暴力的一環。

慾望地坦蕩蕩,無論誰的情慾流動能正直。我們正活在一個情慾自由界線重建的時代,我們期待無論性別,誰都可以在不傷害他人的基礎下,尊重自己的情慾,不抱歉不羞赧地,去慾望活著。


每一個為自己的奮力一躍,都值得獲得專業與欣賞的掌聲

最後,無論你是觀看小褲褲還是比基尼,我們都不該落入陽剛與陰柔的二元對立,把心目中的「男/女神典範」推入終極。像花式溜冰、體操、韻律泳、跳水等能展現女性優美線條、符合男性期待的運動固然好看,不代表我們可以將跆拳道、女子拳擊等強悍的形象推入「無性別」,不代表我們可以嘲笑小威廉斯揮拍的姿態。(推薦閱讀:

我對我們意淫的對象保持更多元的期待,多元不是對不同事物保持同等觀點一樣價值,而是讓該人事物擁有其價值的詮釋權。但願有一天,我們的世界不再區別男性凝視與陰性凝視,我們也不會再經由觀看塑造他人的身體。首先,讓我們從活出他人的想像開始,我們不是為了被觀看而生,因為活得自成一格、活得讓自己欣賞,恰好滿足了他人的凝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