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就應該要性感嗎?航空公司不准她寫文章,她離職後寫了這本書。以一篇〈一位空服員的告白:服務陸客傷身,但服務台灣人卻「傷心」〉一文在網路發酵,經理人、部落客、網路社群轉發評論,引發人們對服務業的討論與反思。她在下飛機後選擇把情緒留在機艙內,而將那些來自機艙的社會觀察與動人的故事帶給大家。 (延伸閱讀:性別觀察:寫在華航罷工後——生而為人,我要的是尊嚴

「客艙失壓時,氧氣面罩會自動落下,請您先拉下面罩或黃色拉帶,罩在鼻子與嘴部,以正常的方式呼吸,然後再協助他人……」這是空服員和旅客都很熟悉的安全示範廣播詞。

因為不同航班的規定,有時會由空服員親自上陣示範,以組員的術語來說,我們總稱廣播組員「唱廣播詞」、示範組員「跳 demo」。不過每當在「跳 demo」時,我們總懷疑客人是否有在認真學習逃生,還是在打量今日空姐「正不正」、「制服夠不夠緊」?

我常拿這個問題逼問男性友人,想當然耳,答案都非常一致: 「擺在我面前,我不看白不看,當然是看空姐正不正啊!」但他們不知道的是,組員示範的 demo 中,每個「舞步」可能都是逃生時救命的關鍵。

先前和已退休的資深姐姐聊到空服員身高問題。

她問我:「妳知道三十年前,航空公司要求組員身高的初衷是什麼嗎?」我說: 「嗯……因為要關得到overhead bin(行李櫃),還有一般人認為這樣制服穿起來比較修長、漂亮吧!」

她搖頭說:「妳說的只有一半是對的。原因絕不是因為漂亮,而是因為逃生時,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拿到櫃上的逃生設備。」

有時候我很懷疑,究竟是誰、是哪件事情,讓大家把空服員的專業投注在「滿足乘客的遐想」之上?

每家航空公司只要換新制服,都會是個大工程,也會占滿各報的最大版面。大家的雙眼都關注著新制服的設計,因為要能凸顯空服員專業形象,又要方便我們在飛機上工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記得之前某設計師在新制服發表會後,接受記者採訪。他表示,如果空服員的制服無法引起乘客遐想,就是設計師的失敗,更強調「空服員必須要是性感的」。

當時記者接著追問: 「如果乘客對空姐有非分之想,會被航警抓起來耶!」這位設計師竟回答:「想一想而已,又不犯法!」

不管是空服員或乘客,制服的美醜皆各有看法,感受也見仁見智,但若制服設計「太過性感」,工作時需要隨時遮遮掩掩,造成工作上極大的不便利,對乘客來說到底好處是什麼?

幾年前也有一家航空公司高金禮聘了一位設計師,請他來打造全新的空服員制服。記得當時的設計因為腰部太貼身、裙長又太短、容易穿幫,多次被空服員要求退回更改設計。設計師當時的回應竟然也是: 「女人,是一定要有腰的。」

空服員制服的基本需求是方便、舒適、功能性,因為艙壓和工作環境的限制,不管是材質、裙長設計,都應以滿足工作方便為最高原則。但從這些設計師的言論,我們可以知道,他們是帶著一顆充滿男性想像的腦袋展開設計的。

究竟在他們死命設計出可以「滿足客人遐想」的制服時,有沒有真正設身處地為組員著想?又有沒有站在企業立場,以塑造組員專業親切的形象作為首要考量呢?還是只有一心想利用自己的作品,來狠狠的「物化女性空服員」一場呢?

親愛的設計師們,你們有想過,組員每天穿上制服時想起您的言論,是會傷心的嗎?

最讓我意外的是,航空公司居然允許這樣的言論公開到媒體版面上。難道物化女性空服員是由航空公司一手推波助瀾而形成的嗎?或許我們可以從空服員的制服、企業的行銷策略上,看出女人的氣質、美麗,甚至是所謂的「性感」,都帶給了航空公司多大的廣告效益。(推薦閱讀:性別觀察:深田恭子轉行成「摔角選手」?我們不需要更多小清新女神

請將注意力放在空服員的專業上

每次看到這種新聞,我都很想大聲說:我們的存在是為了執行飛航安全任務,您所謂的遐想需求,不應透過我們的制服來獲得滿足!

常聽到這樣的抱怨:「今天的空姐好老……」「當空姐,腿還粗成這樣?」我聽過最過分的是這一句:「空姐胖成這樣,也太不敬業了吧!」

我很想問他們,組員的年紀、身材究竟可以帶給你們這趟旅行什麼?這和是否能夠安全地讓乘客抵達目的地,有任何關係嗎?空服員也是人,你們會變胖、變老,我們就不行嗎?

記得剛進公司受訓時,老師曾告訴我們,中國某家航空公司在訓練新進空服員時,會幫每一位空服員設定標準「BMI值」,並定期做抽檢。如果發現某位空服員的 BMI 值超過了原先設定的標準,就會立刻拉班停飛,直到她將自己回復到原本的體態,才有回到飛機上服務的資格。

我滿好奇為什麼搭亞洲航空公司的飛機時,眼前都充滿著身材曼妙的空服「姐姐」;把鏡頭移到國外飛機上,則三不五時看到空服大嬸和空服大媽呢?

是不是對他們來說,空服員的工作可以做到空服「奶奶」,只要有專業的空服知識,空服員便可成為一輩子的鐵飯碗?反觀亞洲空服員則是永遠的青春美麗,一字排開,永遠是空服「姐姐」。

但「姐姐」終究會變老,有些組員因生育而身材走樣,難道就沒有繼續工作的權利嗎?難道企業要持續用這種觀念,促使年紀大的、身材走樣的組員「知難而退」,而維持組員的身材水平嗎?

歐美國家比較重視飛機的「運輸性」,重視是否安全地將乘客由甲地載到乙地;反觀亞洲航空公司則更重視以客為尊的服務,如今連空服員的身材、年紀,都成為大家對一家航空公司的評判標準。

究竟誰要為這混淆的價值觀和工作文化負責呢?

每一位組員在成為正式空服員前,必須接受航空公司嚴格的訓練,包括緊急疏散措施、逃生梯船的使用、滅火程序、急救常識,甚至連野外求生知識,公司都嚴格地進行考核,以確保我們在意外發生時懂得應變。

這些,才是我們的專業。

當真的不幸遇到飛安事故時,您要相信經驗老到的資深「空服大嬸」,還是選擇把生命安全交給身材性感到引人遐想、衣服緊到行動不便的「天降辣妹」?

下次空服員做安全示範時,請您把目光,從組員的身材上,轉移到我們雙手為您指示的疏散路線上、或是前方椅袋的旅客安全須知卡。更請您把注意力放在我們的專業上。

空服招考訊息裡詳細列出空服員的工作內容,裡面從來沒有一項是扮演「性感小野貓」,而是能否安全地把乘客送往目的地、讓飛機平安降落,我們的年紀、胖瘦、美醜,又有這麼重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