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餐女王》有高顏值的男星卡司如,妻夫木聰、江口洋介、山下智久等,同時也是女星竹內結子成名作品。本劇有「後宮」劇之稱,多男圍繞一女的劇情安排,讓人很在意到底是勇二郎還是純三郎代替大哥與夏美結婚。不過這次暫且將愛情屏除在外、放下到底誰是第一男主角的爭論。在濃郁愛情氛圍裡頭,我們要看的是劇中描寫家族親情的內涵,來討論家的功能與概念。(推薦閱讀:把「家」的定義還給相愛的人:我的家庭不幸福但很真實

 

有人說「家族」是相當霸道的集團。不但封閉、沒有彈性而且排外。總是打著「愛」的旗幟,管理集團內的成員。陌生人想進來,還得經由法律承認。這種封閉性或許為人詬病,但對沒有辦法組成家庭的人來說,「成為家人」是件難得可貴的事。

多年前並沒有「多元成家」的概念,隨著時代觀念更迭,老戲也有新觀點。下面我們透過「午餐女王」談家庭與個性發展、多元成家、家庭餐廳、傳統味道。

家庭與個性發展

鍋島家四兄弟剛好代表了家庭與個人個性發展的四種例子。大哥健一郎代表絕對自由的浪漫主義者,不管家人寄予長子的期望,離家追求自己想做的事;二哥勇二郎代表有能力的務實主義者,即便有個人想法,還是會以大局為重考量事情;三哥純三郎代表順從的傳承者,拒絕外界誘惑,認為「家的味道」必需守護;四弟光四郎代表未來新方向,承襲對料理的用心,自學糕點、守舊納新。

傳統家庭中,父親是權力的代表,家庭就像是寫字簿,一筆一劃都得按照既有順序、規矩做事。然而那僅僅是複製過去方便管理大家庭的手段,並不能帶給家庭成員更多的幸福。如今,家庭應該是寫生簿,在互相理解、包容、愛護與尊重的前提下,盡可能地發揮所長。

越來越多人能認同「家是講愛而不是講道理的地方」,所以家中規範應當依照個人的個性發展而有所變化。我們能選擇建立一個有愛的家,或是任誰也不願意回來的家。(同場加映:沒有爸爸的孩子等於不幸?兩個媽媽的幸福實踐

多元成家,重拾家的健全性

戲劇畢竟是戲,現實生活中像健二郎能為家人無怨無悔、毫無怨言地付出的人並不多見。如果同樣的狀況套在自己身上,作何感想?年輕時被迫代替大哥繼承餐廳,弟弟長大後,父親卻將牛肉醬的祕方傳給弟弟,讓你去做十年前想做的事。這不令人很心酸嗎?就像是家中經濟不允許,犧牲自己的學業,賺錢給弟妹讀書的大哥、大姐。弟弟、妹妹聽話、有好好讀書,倒還安慰。如果不愛讀書、成天愛玩呢?每個人都為了家人犧牲自己的人生,本以為換來的該是幸福,卻是滿滿的痛苦。

「家」常常在「功能」與「愛」之間做取捨,而多元成家則是企圖在這兩方得到新的平衡。倘若沒有血緣、不需結婚也能成為家人,便能替「經營不善」的家庭開一扇紓困之門。

熱愛午餐的夏美,以「大哥未婚妻」的名義,搬進沒有女性的鍋島家中。她的來到,如同企業請專業管理人來管理公司一般,穿針引縫地重新凝聚了家的核心價值。讓家庭中的每個成員各自找到在家中的定位。

《午餐女王》的角色安排,幽默地呈現「家人」的定義往往超出法律的邏輯。夏美希望成為鍋島家的一分子,卻沒有適當的理由,所以必須透過「結婚」才能入籍。倘若暫且屏除女人一定要跟男人結婚才能入籍的框架思維。並把「多元成家」的觀念擺進來,即使沒有血緣、沒有婚姻關係,仍舊能相互照顧、分享生活。如同同性伴侶、幾十年來互相陪伴的好姊妹或遇上「黃昏之戀」,在意子女感受而沒有結婚的「老來伴」。

從上述的角度來看多元成家,可以說是將具有絕對性的責任與權力下放,交由每個人去做選擇。開放家人的選擇權、將男、女朋友法律化,雖然能讓「有實無名」的伴侶具有法律身分,卻也可能提供虛情假意的人們一個招搖撞騙的管道。(推薦閱讀:你問我,要不要成家

家庭餐廳,是家人也是無薪員工

多元成家,雖然能讓少數「有實無名」的伴侶關係受到法律保障,但同時也可能造成新的問題。比如說透過伴侶制度、家屬制度取得法律身分,會不會造成可以「上下其手」的行為?

《午餐女王》裡頭對家庭餐廳有著某種程度的美化。家裡頭開餐廳,免不了會幫忙家人在餐廳裡工作。優點在於一起共事、感情濃厚、富有「革命、共體時艱」之感,缺點則在於拿捏不好,往往會形成對子女的勞力剝削,這是一扇窗也是一道門閂。簡單來說,說好聽一點是在家幫忙,難聽一點是無償地被支配的替家人工作。「家人」這個名詞長期是一種絕對性、不可改變的關係。遇到這樣的情況,往往是以「必須負擔的責任」、「家人計較這麼多幹嘛」等理由,打發家人或安慰自己。

在多元成家的概念下,不管是以婚姻平權、伴侶制度或家屬制度成立的家庭,我們必須考量不要讓類似於「是家人也是無薪員工」的現象在新制度組成的家庭中發生。更要以「自由戀愛、平等成家」的立法核心理念為基礎,同時提出新觀點將「多元成家」的價值,回饋至一般以血緣組成的家庭之中,改善互動不良的親子關係。(推薦閱讀:單親家庭,那些說不出口的願望

味道還是熟悉的好

「家人」是一種很特殊的身分。就像用一鍋煮了 30 年的老湯做牛肉醬,不需多作解釋,只要父親留下來的餐廳還在,牛肉醬的味道就不會改變。鍋島家自製牛肉醬的味道,對於長期沒有「家人」的夏美而言牛肉醬的滋味是奢侈的味道。

除了夏美之外,劇中最讓我感動的是坐了 5 年牢,經歷人生大起大落的客人,吃下年輕時常來吃的漢堡排所留下的眼淚。美食勾起當年的美好回憶,讓他再次感到幸福,有勇氣面對未來。這也是鍋島家一直堅持的事情,對純三郎來說:「很多人來到這間店裡,為的就是等著那個牛肉醬,對我而言,那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因為夏美的加入,勇二郎也找到留在餐廳的理由:「我們就是要等像健一郎那樣的人,等著有時會覺得寂寞的人、等著有時感到快樂的人,不管他們何時來到這裡,都能品嘗美食。就是為了這樣的人們,我們才會一直提供午餐。」

也許沒有完美的制度,但我們選擇成就更多的幸福,而非原地打轉、墨守成規。即便日後能選擇對自己最有利的方式成家,也不該忘記「家人」是永遠會等待你的那個人,並要謹記成為家人時的承諾。不管時代如何變遷,必須相信永遠不變的東西還是存在。

哥德說:「人若沒有吃過含有淚水的飯,就無法體會人生滋味」然而《午餐女王》告訴我:人若沒有與家人相擁而泣,就無法體會家的滋味。(進一步閱讀:將「伴侶關係」還給相愛:結婚不是愛情的唯一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