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邀請大女子為你選書,,生命裡若有一本書讓你窺見自己,讓你重啟對世界的認識,會是哪一本?作者 Fanning 推薦瞿欣怡的《說好一起老》,我們要抬頭挺胸,愛得理直氣壯。(同場加映:

知道瞿欣怡是因為瞿筱葳「留味行,她的流亡是我的流浪」這本書;在朋友介紹下, 平時懶惰不積極找書的我,在電子書網站裡找到這本書時竟也開心地露出傻傻的笑容。果然是本好書,簡單的初衷以富有魅力的計劃與積極行動力來完成心願,帶有深切情感的文字令人回味再三。後來,在瞿筱葳社群媒體上讀到了其堂姐瞿欣怡出書「說好一起老」的消息,撰寫主題以同性伴侶罹患乳癌,從發現癌細胞到開刀治療約兩年之間的記事。(同場加映:

同志話題一直是我所關切的議題,才會規劃「平等愛」的採訪專欄,希望可以透過文字的力量傳達積極正面的訊息與能量,不只是對同性情愛有所誤解的反同團體喊話,其實更想給予同性戀情朋友精神上的支持。同性之愛沒有錯,大夥並不孤單;我們該等的,是反同人士們自動將心中被煽動的恐懼消除的那天。

同性戀不是錯誤,不應該被指責,更不應該被歧視。我們只是愛著相同性別的人。愛就是愛,別無其他。

讀「說好一起老」這本書之前,甚少有機會閱讀(我自以為的)這類書籍,其實想了解更多同性伴侶間的態度與想法,本以為瞿欣怡會針對同性愛情與彼此角色多加琢磨,整本書瀏覽至最終頁,卻被文句中對於生命老病死離的情緒給感染,久久不能自已;早已渾然忘卻原本期待同性之愛與情節。

放下書本,這才在心裡給自己一罵,還說不該對同性情愛有所偏見,我這會兒卻又期待著這份「愛」會與異性戀情有所不同?拿掉「你我他她」這些代名詞,不都是兩個個體因為某些特質互相吸引,在彼此認識了解後決定相處相守在一起;總有磨合或是守棄的時期與決定,總有開心與傷悲的交替,熱戀中的欣喜狂悅之情,同樣也有棄離之後的苦悲與怨懟。如此想來,這不也是異性戀之人所同樣面臨與感受的。(同場加映:

瞿欣怡說好一起老 - Photographed by Fanning Tseng For Y!PE-2

年輕的時候,苦苦戀愛想找到一個伴,那時候以為要從「我」變成「我們」是很困難的。中年之後有了長久穩定的關係,經歷生離死別後,我才明白人生最痛苦艱難的是從「我們」變成「我」。

短短兩句話把我們這些個大半輩子在情愛中混沌纏綿也好、癲嗔喜狂也罷的人兒以兩方不同時期的戀愛感明白闡述。當今年年初米夏爾遞上婚戒的那一剎那,過去十多年情感轟隆地在眼前屏幕刷過,從一開始遠距離戀愛,再來有相處後的調和適應,我們也都曾經就點佇立觀望,猶豫眼前之人是否為終生佳偶。(同場加映:

相較起真正圓融相處生活的近幾年,我們那些荒荒鬧鬧的時日竟顯得如此浪費,窮究那些根本不成的問題為困擾;還好都不算太遲,沒有造成懊悔遺憾。

後來的體悟令人捏把冷汗;我們看待彼此的眼光更加垂愛溫柔,儘管一天都忙碌著,臨睡前短短數分鐘的話語,不管牢騷抱怨、相互交代今明行程,然後我們熄燈道晚安,閉上疲倦雙眼讓肢體放鬆,這才能感受愛人從後方輕輕環抱著的身體曲線,是如此契合溫暖。

我一直深信,身旁不管有多少人圍繞、喧鬧,我們始終都將回歸一個人,回到那個安靜的原始狀態;卻,如瞿欣怡所著:「生命很短,愛很珍貴,要珍惜。」,如果遇上了心靈契合之人,可以擁抱之時便以雙手圍合緊貼彼心,彼此相合生活中最瑣常之事的累積都將是牽繫一生回憶的點滴。(推薦給你:

生死無常,如果這次就是永別,至少我擁抱她了。如果現在就是最後一次說再見,一定要很相愛地道別。


5/28 大女子時代系列活動——大女子書展,閱讀自己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