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下雨天的夜晚來到國會沙龍裡的第一講,看著許多關注婚姻平權議題的人聚集在此,只為了一個共同目標,就希望相關法案能快點通過。兩個多小時的對話,讓我收穫滿滿,而國民兩黨的立委也願意瞭解彼此的立場,也形成一幅難能可貴的畫面。(推薦閱讀:

四月十一晚上,台灣婚姻權益的發展,有了新的突破。

國民黨立委許毓仁邀請長期在婚姻平權努力的民進黨立委尤美女,一同到他所舉辦的「國會沙龍」現場,聊聊長期在國會一直無法有效推動的婚姻平權法案的相關議題。

長期以來,國民黨立委們在國會上都是反對此項法案通過的主要聲浪。如今,終於有一個國民黨立委願意站出來,看到同志族群們原本就該享有的權益,公平,客觀地討論這個議題,實為近年來推動婚姻平權的大突破。(同場加映:

現場同時邀請在同志議題上耳熟能詳的幾位代表朋友:呂欣潔,大龜和周周,彭志鏐,蔡尚文,一起分享他們在同志婚姻平權努力的心路歷程。

我曾因研究需要看過大量關於婚姻平權法案的相關報導,這些報紙上幾個常見的名字就活生生地坐在自己的面前,也許他們的故事在每一次的報導中都大同小異,而我也再熟悉不過,但聽著他們親口再次轉述自己的故事,那種令人感同身受的感觸,真的難以言明,在台下的我多次想跟著他們一起哭,想起身走到他的身旁給他們打氣。

國會沙龍:大家都來上公民課吧!

立法委員許毓仁為了讓每位民眾有討論公共政策的平台與空間。透過平台,民眾可以論述他們所關注的議題,對立委或身旁的朋友問政,讓問題被看見,這就是「國會沙龍」這個平台的理念。

許毓仁立委很願意跨界、跨黨派、跨意識形態的合作,傾聽不同的想法,跟不同的朋友一起努力,將他們的聲音帶進國會。

國會沙龍是一堂人人可以參與的公民課,每個月都有一個主題要與大家討論,也期望這一系列的討論未來真的收錄在國高中的公民課本裡當成珍貴的教材提升台灣民主自決的素養,給孩子們更多啟示。

今天晚上,國會沙龍第一講是從「婚姻平權」的議題開始。

細說從頭,婚姻平權的艱辛路

推動婚姻平權從來就不是一條輕鬆的路。這條路走來有太多艱辛的回憶,但我們必須從生活上的小事了解起,才能深入體會為何同志族群急著希望法案通過。

沙龍一開始,昏黃的燈光下,每位聽眾都像聽故事那樣聽著台上四位同志朋友緩緩地說出他們曾有的深刻經歷。

開始,同志運動代表呂欣潔從自小時候的回憶說起。

他記得自己念國中的時候就已經知道自己是喜歡女孩子,但翻遍國中年代的所有課本,沒有一本能回答他為什麼會跟別人如此不一樣。那時候身邊女生朋友閒談間的話題都是自己喜歡哪個男孩子,為了融入異性戀女孩們之間的話題,小小的欣潔只好從班上挑選一個自己還看得順眼的男孩子當作「標準答案」,以便融入女孩們的話題。(

這種偽裝過程讓她印象深刻。直到現在他到街上拜票時,都曾想過對面迎來跟自己握手的民眾,臉上的每一抹微笑的背後是否都是真心祝福或支持的? 他認為需要透過制度上的改變才能讓同志認為這個社會是接受自己的!雖然法律改變不見得整體的社會會完全改變,但至少這是一種宣示,宣示同性戀與異性戀者是平等的。

婚禮與陽光註記呂欣潔都做過。「而且很常做!」他笑著說。但他也是一般人,還要花力氣與社會對抗,他也很累!誇張的是伴侶開他的車,只是為了申請停車位,居然沒辦法!

「自己已很有資源了,我尚且如此恐懼,一個沒有資源或人際支持的同志,他怎麼辦?」呂欣潔堅定地說出疑問。(延伸閱讀:

同志家庭代表大龜與他的伴侶周周在一起已經十七年了,是第一對透過司法程序爭取伴侶關係的同志。這十七年來,他們因為台灣現行法律上的阻礙,使得他們必須面對身活上許多不必要的小麻煩,老病都是每個人必經的過程,大龜連立一份遺囑都需要經過許多朋友簽屬、認證,與反覆的程序。

她必須隨身攜帶配偶證明。帶著孩子上市場時,都要一而再,再而三向陌生人出櫃,解釋同志婚姻的情況,同時也讓自己的孩子建立同志家庭的想像。他說,同志也是人,對於家庭的想像也跟一般人一樣,有配偶,有孩子,如此而已,沒有什麼不一樣。他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法律與社會要如此壓迫他們。

我看著大龜樸質的表情,語氣中透著真切的疑惑。想著如果我是他,我會對這個世界多麼失望呀!明明他們什麼都沒做,真心相愛,為什麼要對這麼多繁瑣的刁難?

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秘書長彭志鏐有豐富的校園演講經驗,他常問台下學生:如果你有一天突然出車禍,那醫院應該通知誰?身在遠方的親屬,還是一位明明對自己有深切了解的關係人?這個問題常常能帶動台下少不經事的同學們開始深切的反思。只是他從沒想過有一天自己會真的需要面對這類問題。

有天,他在工作中突然昏倒。送醫的過程中,他意識昏迷地隱約聽見,醫療人員在救護車上問了自己的男朋友將近九次:「你是病患的什麼人?」但男朋友卻只有一次真的說出口:「我是他男朋友。」,其餘面對過問的時候,只能語塞。(同場加映:

儘管只有一次說出口,身為同志的男朋友也是小心翼翼,猶豫很久。

「因為我們不知道,當我們承認自己是同志,醫療人員會不會對我們有不同的醫療對待。不知道,我們真的不知道。」彭志鏐深切地說。

甚至,他之後因為要開刀需要住院,醫院拿出種種的同意簽署,他的男友身為一個了解他大大小小生活習慣與細節的人,居然無法幫他簽署同意書,最後還是需要彭媽媽親自從中部北上到台北,醫院才願意承認簽屬的效用,這是同志伴侶生活上的另一種困難。

最後,同家會理事蔡尚文則表示,同志伴侶還會衍伸出領養小孩或人工生殖的需求。同志伴侶也會想要擁有小孩。只是擁有小孩的女同志媽媽(拉子媽媽,拉媽),卻只能有一個親權,必須獨力面對扶養小孩的困難。(同場加映:

蔡尚文緊接著提到,2007年,台灣法律開始規定,人工生殖只有在一夫一妻的情況下使用,結果女同志只能選擇透過假結婚方式合法地獲得自己的小孩,或者藉此掩藏自己是同志的身分。

只是假結婚後的女同志如何在異性戀的婚姻框架下與對方的家人生活,面對大眾的關注?難道只有默默隱忍。

我想這是對整個同志族群的不友善!他輕輕點醒所有同志面對的困難,同志們也渴望小孩,卻只能用最迂迴的方式求得,如此不公。

這些來賓也僅是傳達許多沉默的同志族群的種種困難中的少數幾樣而已。因為台灣性別平權相關的法案沒有通過,他們只能想盡辦法用各種方式從困難的生活環境中努力以自己的方式生存下去。

他們都在暗夜裡哭泣過,無奈過,也想過看開,甚至不再期望台灣能給他們更友善的環境。他們有些人甚至想過放棄抗爭,只要能夠和自己在乎的人一起生活,這樣就夠了。

但這真的夠了嗎?立法委員尤美女可不這麼認為。

國會的攻防戰:不被重視的權利法案

立法委員尤美女過去已致力推動婚姻平權法案。婚姻平權法案多元成家三法案中(婚姻平權草案、伴侶制度草案、家屬制度草案)的一案,婚姻平權草案是針對《民法》親屬編、繼承編部分條文提出的修正草案。為使《民法》符合《憲法》保障的平等權,所以調整 《民法》的法律用語,比如將夫妻改成「配偶」,或將結婚的「男女雙方」改成婚姻當事人。

只是法案的推動過程常遇到種種的反彈聲浪:護家盟對於法案的內容有強烈的疑問和反感,也曾提出許多驚人的疑難,更曾在許多公開場合嚴正地表明反對的立場。國會中大多數的國民黨立委也是反對婚姻平權法案的主要聲音,使得目前法案的進度只到連署成案,並經院會一讀,等待召委排入議程審查中。

如今,終於有一位國民黨的立委願意站出來,公平客觀地與尤美女討論婚姻平權的相關議題,實屬難得,使得國會沙龍的現場充滿一種相知溫暖的氛圍,大家都更樂於表達分享自己的意見!

現場也來了兩位拉子媽媽現身說法,他們都是第一次在這麼多人面前公開出櫃。第一個拉媽說,他同時擁有三個身分:媽媽,同性戀、基督徒。過去這三個身分在他的身體裡打架,如今已經好了。他在加拿大人工受孕,本來可以直接搬去加拿大定居,但因為喜歡台灣的人情味,所以決定留在台灣。(延伸閱讀:

也為此,他呼籲政府,台灣的公共政策與薪水已經使得許多人不願意留在台灣,如果再繼續放任打壓同志族群的政策延續,那麼出走台灣的人只會越來越多,通過婚姻平權相關的法案不困難,只要一點點就可以提升同志族群的幸福感,還有甚麼法案比這個法案各省時費力又最有成效的呢?

第二個拉媽也邀請自己的媽媽來到現場。這位媽媽說,基本上每個父母都是愛自己的小孩子的,所以他呼籲每個同志都應該向自己的父母出櫃。因為他們會是你的助力,而非阻力,盡管一開始會有不能接受的情況,但隨著時間的了解,最終父母都還是會接受的。

他要我們想想,假如同志族群真的佔全部人口的10%,如果同時父母也支持他們,加上他們的親朋好友,這群支持同志的族群就不會僅是總人口的10%而已,所以他解釋同志族群向自己的父母出櫃不僅僅是出櫃而已,而是將自己的父母變成同志族群的生力軍,一起聲援推動婚姻平權法案。

也許是深有所感,在媽媽一旁的爸爸拿過麥克風就說起話來。「到現在我們還是很支持他們,剛開始我們也很嚇到,但是這只是因為我們腦中沒有這個概念,無知。逐漸了解之後,我們都願意接受。我的女兒壓抑很久,這是很痛苦的,怕社會的目光。但他選擇說出來,我的女兒很勇敢!我希望他們快樂。社會上,同志是很多的,這很正常,我們需要多鼓勵他們,勇敢站出來。講出來,彼此都快樂!社會需要形成一種能量跟風氣!」

一邊說著一邊揮動右手,語氣顯得激動而顫抖,最後將雙手落在自己的女孩和她的伴侶上,給彼此打氣。一席話,說的全場動容。

那一刻,看著那一家人四張高興的笑臉,我想感情不過就是這樣,家庭也是,該就是這麼單純而已。(同場加映:

一起努力,終將走到那個美好日子

尤美女表示,由陳進學事件導致他擬定多元成家三法案,這是立法院第一次出現的關於婚姻合法化的紀錄。兩年前曾有審查會,結果流會。去年,由於國民黨立委反對,導致法案卡關。今年今晚,國民黨自己自己願意釋出善意。他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只是不知道許毓仁回去國民黨時會怎麼樣。」一席話,說的全場大笑。

他回應現場聽眾的許多問題,他說爭取的過程確實還是會面對許多問題,但主要還需要社會有凝聚力,只要這個社會能量凝聚的夠大,大到政府民眾都不能忽視,就一定能推動法案。自己當然很願意跟不同黨派、不同立場的人溝通,很多時候不同立場的人之所以會反對,往往只是他們對於這個法案的誤解,當他們能願意了解,那他們的立場通常就會改變。

同時他也期望民間的大眾可以跟他們一起努力,只要民眾願意持續討論相關議題,或舉辦相關的活動,讓同志議題持續發光發熱,不要冷卻下來。讓更多的人注意到,並一起參與,那麼推動的過程就會更順利。

對於領養權法案的相關問題,他說目前的領養權相關法案還不夠齊全,自己也會努力補齊,在未來的會期中推出。

他最後表示,今天很讓他感動!也呼籲年輕朋友們不要害怕,你的父母會永遠跟你在一起,但你需要給他們時間!因為他們從小學到的觀念跟現在不一樣,他們需要時間了解,打破傳統的刻板印象!很多事情是大家一起從小事努力!讓改變成真。

經過今晚的討論,我真的覺得,通過婚姻平權的日子已經不遠了。曾經不願了解的一方懂願意試著懂得自己所堅持的理念,也願意彼此討論,這種相知的感動整晚充滿閱樂書房。(同場加映:

過去極力反對民進黨立委通過法案的國民黨立委們,真的有一個願意走出來,說是和解也好,說是開始懂得也好,我看著尤美女和徐毓仁熱切地討論著,有時候還會開著彼此的玩笑,甚至勾肩搭背,雙方眼中那種一定要讓法案通過的神情真的很讓人開心,無論是對婚姻平權的議題,或是對於台灣政黨政治的未來,都深感期待。

希望透過不同政黨,政府與民間的努力,彩虹旗四處飄揚的那天能夠快點到來。

【同場加映】爭取性別權益:改變世界只要五分鐘!

你曾感覺到性別為你帶來的疼痛嗎?你曾疑惑活著為什麼有這麼多標籤?你是否想改變性別現況?邀請你填寫問券,用五分鐘的時間,與我們一起期待更友善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