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別觀察】筆記,帶著激勵自己、影響環境的起心動念,將由短篇與大家分享以性別出發的時事觀察。這一次聊聊從中國傳到世界的A4 腰挑戰 #A4waistchallenge!當 A4 腰成為「身材好」的最新代名詞,我們想問,何必把美麗的詮釋權,交給一張 A4 紙?(同場加映:

你還依稀記得,去年五月極為火紅的「反手摸肚臍」模仿熱潮,我們或許都是當時無法摸到肚臍的「失格挑戰者」。

而今年,誰擁有 A4 腰的 Hashtag #A4waistchallenge ,從北京傳到全世界,挑逗地問,「你呢?有沒有像我一樣的 A4 腰?」

哦,原來這時代水蛇腰或小蠻腰不夠看了,A4 腰正當紅。A4 紙寬 210mm,長297mm,若能將豎立的A4紙貼合自己的腰部,即能宣告擁有 A4 腰。

你皺起眉頭想,怎麼可能?而 A4 腰甚至還不是「現代美女」該有的唯一標配,或許還要有細長臉、高鼻樑、大腿縫、比基尼橋、胸部要能夾手機、鎖骨要能養魚。

中國女性主義者鄭楚然首先開砲,她貼出一張將 A4 紙刻意橫放的照片,上頭寫著「身體不需要被凝視,我愛我肥腰。」

法媒巴黎人日報 Le Parisien 則丟出圖表,法國女人的平均腰寬為 30 公分,法國小姐也至少有 25 公分,A4 腰的挑戰,連法國人「也」辦不到。(這裡的「也」我反而覺得很微妙。)

人們忙著挑戰或宣洩不滿,我在想,為什麼我們如此迫切需要一張 A4 紙來證明自己很美?那麼 A3 腰,A2 腰的人要去哪裡呢,世界上有屬於她們的賽局嗎?為什麼身體的「不一樣」暗藏這麼多的潛在焦慮?(同場推薦:

永遠不夠瘦的潛在焦慮:每一天都有新的「A4 腰挑戰」

多數人看到 A4 腰挑戰的首先反應都是太荒謬了,太不自然了,我們甚至不需要偷偷摸摸的拿紙比量,就知道符合挑戰標準的人少之又少。

A4 腰挑戰的荒謬性正好揭露了我們向來依賴規範來證明美的存在,古有馬甲,今有 A4 腰,美與規範互相需要,彼此建構。(推薦閱讀:

A4 腰挑戰看來荒唐容易推翻,但更多時候,加諸於身體的形象規範,就是我們並未察覺或不願承認的一個個 A4 腰挑戰。比方說每個人都不喜歡雙下巴,比方說多數時候黑皮膚不是正向形容詞,比方說看來肥胖的人被社會成天以「不健康」之名警告,搞得胖子與瘦子老是勢不兩立。

當身體規範建立,總是有另一個「比較好」的選擇。我們就是無可避免的,日復一日進行挑戰,排擠掉一些人,也被某些賽局排擠在外。網路社群的興起,只是讓身體戰爭來得更快,散佈更遠,在螢幕的另一頭更可視化,於是讓許多人更容易焦慮。(同場推薦:

框架與規範構築出身體的角力戰場,我們要跟過去的自己比,也要跟世界鬥;人們除了要炫富,還得記得炫腹,現代人對於身體「不合格」的潛在焦慮越來越深。

合格的標準尚且日新月異,昨日你能夠反手摸肚臍,今日未必就是 A4 腰,你隨時都可能被淘汰,不得鬆懈。如果身體淪為搶分輸贏的戰場,沒有誰是永遠的既得利益者,你永遠可能「不夠瘦」、「不夠美」、「不夠白」。

「不合格」的身體,真實存活的人生

關於身體,這些年,我的心情是複雜的。

從前的我,對媒體裡鋪天蓋地的白肌、大眼、纖腰、細腿、豐臀輕易憤怒,我痛恨他們樹立單一強悍的美麗教條,我心疼有更多不見天日的身體,可當我某天不經意嫌棄起自己的腰內肉,我明白廣告規訓多深遠,我明白自己其實害怕,我明白憤怒非常容易,但身體永遠更加複雜。

那些累積的片刻,讓我後來決定要放下太多的憤怒與恨,去思考既存的美麗規範如何慢慢鬆動。這些年,中性、大尺寸、牙縫、白子模特兒開始走上伸展台,她們不願妥協成為別人,用肉身衝擊美麗定義,而那些尚未被媒體再現的多元身體,一直都在真實生活裡,與我們不斷擦身而過。(推薦給你:女人,你可以定義自己的美

身體一直都在,無論社會承不承認。規則一直都在,無論人們相不相信。處於社會規範裡的我們,該是時候跳脫美醜或身心的二元對立論,細看美麗的模樣很寬廣流動,不要只不滿規則裡的樣子,也不要只崇尚規則外的模樣,該給規則內外的人,更多身體喘息的空間。

規則存在,但日夜相依的身體教會我們,規則從來不該只有一種。我們可以遵守規則,可以調戲規則,可以打破規則,可以另闢規則,當然也可以選擇不甩規則地活。

所以 A4 腰的挑戰,有人躍躍欲試,有人戲謔的說我沒有 A4 腰,卻有 A4 大腿,這樣行嗎?有人偏要拿起便利貼,預言下一次會不會是「便利貼腰」?那是一次又一次對規則的戲謔嘲諷,讓人思考規則外,存在更廣博世界的可能。(同場加映:

被社會認定「不合格」的身體,擁有真實存活的人生,可以選擇不玩這場遊戲,頭也不回的去活自己舒服的模樣,可以不把美麗的詮釋權心甘情願託付給一張 A4 紙。

我一直都天真的期待,有一天能夠活在更不批判異己的世界,我們不必然要是「同類」才能理解與認同彼此;我期待我們不帶批判眼光的凝視彼此,用力地珍視各異的美,慶幸著最後我們都安然成為自己了,而不是成為某個面孔模糊的教條範例。

我想活在不同身體安然共處的世界,無論是 A4 腰,或不是 A4 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