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全新專訪企劃,細數女人的傷痕、女人的驕傲、女人的歷史。一百個女人,就有一百種模樣,我們記載所有美好的面孔,激勵自己,啟發世界。聽聽她的故事,看見真實歷史。這篇 Herstory,看見電影幕後工作者,翻譯 Paula,她做著世界上最不被注目的工作之一,她是創作一環中最偉大的「隱系人類」。(延伸閱讀:

你喜歡看電影嗎?你是否曾經注意過底下那排翻譯字幕,想過它們是如何出現的?

翻譯工作中,有文章、書籍、口語等不同面向,其中一種是「電影字幕翻譯」。第一次認識 Paula,聽到她的工作是電影翻譯者,不禁驚呼自己真幸運可以認識這麼特別的工作,再聽見《小小兵》、《悲慘世界》、《歌喉讚》等都是她的作品時,彷彿看見幕後的「藏鏡人」走了出來。(你會喜歡:活著就是為了拍電影!三位創下電影里程碑的國際女導演

然而 Paula 也是誤打誤撞進入翻譯世界,而這一撞就是十年。

從書籍跨足電影,機會只留給步入人群的人

從小喜歡研讀英文的 Paula,在研究所時期開始從事翻譯接案工作,大部分以書籍為主。書籍翻譯需要投入許多心力,反覆地校閱數次,翻譯者必須與書籍長期相處長達數月,是很辛苦的工作。

多在家工作的 Paula,為了激勵自己保持英文閱讀的習慣,也希望多認識朋友,開始自組讀書會,也是因為這個讀書會,認識了電影行銷公司的員工,但當時 Paula 仍對於電影翻譯沒有涉獵。

讀書會解散後一年多,某天這位員工突然詢問她是否有意願從事電影翻譯,剛開始 Paula 有些猶豫,畢竟書籍翻譯與電影字幕是不同的領域,但仍鼓起勇氣嘗試。

原本看電影從不仰賴字幕的她,在試譯時發現原來翻譯字幕沒有想像中難,也很有樂趣,於是這麼開始了她的電影翻譯生涯。

現在常有人問她要怎麼進入這個領域,她回想自己的經歷,其實沒有特別的方法,「就是多走入人群吧!也許就會因此獲得一些不錯的機會!」(同場加映:舒適圈裡不會有新答案:與其乾等機會,不如冒險出發

暗房裡的工作,我們相愛三天吧

多數電影公司都會與特定的翻譯者合作,少部分會外包給翻譯工作室。通常譯者會先到電影公司看片,先了解整部片的劇情架構,再確認自己要翻譯的電影,而一入行他們就會簽訂保密條款。

接著就要在兩到三天內,每天 小時,把一部電影翻完。此時譯者可以看著,屏幕上加了自己名字浮水印的黑白影片,或僅僅是英文台詞紙本,來從事翻譯工作。

有時候因為只有紙本,當出現模稜兩可的語句,如:“I got it!”時,譯者就要憑藉上下文,推理出到底是「我找到了!」還是「我知道了!」,但有時還是可能推敲錯誤。

一部片的酬勞,是按「句數」計算。Puala 最喜歡翻譯恐怖片,因為一句「救我啊!」的尖叫聲也是一樣的價碼。除了字幕本身之外,行銷所需的其他文件,譯者也要一併翻譯,呈現出充滿吸引力的廣告用詞。

相較於書籍翻譯與作品長時間共處,電影翻譯則是兩到三天,就結束與一部電影的相處,對Paula來較具新鮮感,也讓她更喜歡這種型態的翻譯工作。

細雕歌詞語句,融合不同文化底蘊

至今已翻過近百部片的 Paula,最喜歡的是「歌詞類電影」翻譯。

因為自己對於語句雕琢的要求,她會費盡心思讓翻譯歌詞押韻。像是四年前的電影《公主與狩獵者》,其中一段小矮人吟唱的片段,是以古式英文與詩歌寫成,Paula 費心地翻譯出對仗版的歌詞。或是描述美國非裔西哈樂團的電影《衝出康普頓》,劇中出現大量的黑人用語和嘻哈歌詞,Paula 也事前花了很多時間觀賞其他黑人電影的翻譯。

電影翻譯工作最難的地方在於,譯者必須掌握台詞的原意,但又要找到相對應的中文語彙,或是為了讓觀眾更有親切感,有時會用更本土或是貼近時事的詞句。如何保有原意,又讓台詞在地化,兩者間的平衡往往是譯者需要費心的。也因此翻譯工作不只是英文能力要好,中文能力也是關鍵。

每次電影上映後,Paula 都會到電影院去,隱身進入人群,看看觀眾有沒有因為自己的翻譯,被哪一個段落逗得哈哈大笑,或是因為她的巧思而更靠近整部電影。有時候在 PTT 電影版,也會有網友對電影字幕翻譯提出評論,剛開始,Paula 非常在意那些評論,很想為自己站出來辯護,但她知道自己的現身,也許會引來更多筆戰。

Paula 不諱言,自己有時候也會翻譯錯誤,把“life”看成“wife”,或是把“wall”看成“well”。有幾次,Paula 為自己的失誤非常自責,但電影公司的審稿人員卻鼓勵她:「妳應該專注在自己做得很好的部分,像是妳翻譯的歌詞就是不一樣,不要為了小失誤一直耿耿於懷。」Paula 一直將這句話放在心中,承認自己只是凡人,也一樣會犯錯。

「每個翻譯者其實都跟作者一樣,都有自己的風格,沒辦法做出每個人都滿意的翻譯。只有我認真面對我的工作,沒有愧對這個作品,才是最重要的。」

翻譯就像表演,隱身幕後的隱系人類

其實 Paula 從小的夢想,是當一位演員,對於戲劇深深著迷的她,也嚮往著在台上演出。現在,即使不是真正的演員,Paula 也把這份表演的心帶入翻譯工作中。

「翻譯就像在演戲,每次我都會進入劇中的每一個角色,透過文字揣摩他們的語氣與心思,想像著哪樣的詮釋方式,才是最好的呈現。字幕本身,就是演員。」

即使自己的名字從來不會出現在影片中,也沒有人注意到自己的工作,「但沒有發現字幕對我才是好事,表示我翻譯得沒有違合感,讓大家順順地觀賞電影。」

我想起幾個月前閱讀的書籍《隱系人類:浮誇世界裡的沉默菁英》,講述在這個人人追求外在包裝與肯定的微名氣時代,卻有一群人不在乎關注與掌聲,默默地在自己的工作上付出,扮演起支撐社會的角色。他們,就是「隱系人類」。

Paula 就是我認識的,最好的隱系人類代表。不在乎自己的名字是否被看見,單純享受著把一份工作做好,享受地看著,別人享受他們的作品。

下一次當你看電影時,不妨觀賞一下字幕,也許你會在那裡與 Paula 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