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開始,女人迷以遍地開花的方式深植性別議題,除了線上的性別觀察欄目之外,線下我們也開展兩場系列講座。分別為作者施舜翔開設的性別理論與文化研究的十二堂課,以及周芷萱黃星樺攜手發起的性別讀書會,細談台灣大脈絡之下的性別與獨立議題。講堂與讀書會,我們選擇閱讀,選擇聆聽,是為了可以走得更遠。(因應場地租借情況,5/8 與 5/22 休息兩次,6/5 再次見面!)

「在女性主義和台獨看似發生了一些碰撞,但其實也不是什麼真的衝突之下,我們打算開始做性別X台獨讀書會這件事情。女性主義和國族主義作為外來的理論,縱使多年來本土學者努力本土化,但對運動者而言,有些時候還是感到現況和理論需要接合。所以我們選擇讀書,那是為了在運動的路上走得更遠。」——發起人周芷萱

「我從小就是一個不太適應「男生」這個性別角色的人,我曾為此感到徬徨和孤單,是女性主義救了我,它讓我知道有小雞雞的人不是非得要活成某一種「陽剛」樣子。於是從高中開始,我便嘗試用女性主義的角度反思世界上的所有問題。台獨的思路中,也有許多這種「事情不是非得這樣」的強烈動能。例如華語文學並不必然代表政權意義上的「中國」;而台灣歷史也不必然要視為中國史的一個組成部分。我是帶著這樣的眼光認識台獨的。最近芷萱動念要發起「性別X台獨」讀書會,我便不揣淺陋地參與了讀書會的構想,考量到我們彼此的關懷和限制,最終生出了這個『台灣脈絡下的性別與獨立』讀書會。」——發起人黃星樺

性別與政治議題相互關聯,用性別觀點再看台灣的歷史與政治脈絡,透過雙週一次讀書會的形式,邀請我們廣泛地讀,邀請我們跨越同溫層地溝通,導讀人匯聚不同看法與意見,讓理論陪伴我們去走更長遠的路。每週議題與書單請見下方。

3/13 讀書會前情提要:女性主義

要從性別的觀點閱讀台灣脈絡,必須要有女性主義的基本知識。女性主義理論當然無法完全解釋台灣近代以來的女性經驗,各個時代性別壓迫的樣貌也不可能相同,但觀看任何一段歷史,我們都需要一套思考工具,否則不過是資料的堆積。《性別打結》嘗試從社會結構的角度,提供了一個思考「父權體制」的工具。

閱讀:亞倫.強森,《性別打結》(2008),成令方等譯。群學。

3/27 讀書會前情提要:國族/民族主義

要從民族/國族的觀點閱讀台灣脈絡,也不能沒有民族主義的基本知識。

閱讀:班納迪克.安德森,《想像的共同體》(2010),吳叡人譯。時報。

4/10 女性主義和國族/民族主義的緊張關係

民族/族裔抵抗運動有時會採用「強調族裔本源」或「彰顯男子氣概」的方式來抵抗政治霸權,但這個想像卻與傳統的性別分工和刻板印象合流,因此造成反抗運動和女性主義之間的緊張。

另一個女性主義和國族/民族主義可能衝突的地方是,部分女性主義流派認為性別宰制是比族群宰制更根本、更深層的壓迫來源,因此迫切處理的議題,應該是作為「全球現象」的資本主義興起與現代性的介入,對弱勢性別所造成的壓迫,而非民族主義運動。

閱讀:

吉見俊哉,〈佔領軍「美國」〉,《親美與反美:戰後日本的政治無意識》(2013),邱振瑞譯。群學。

魯絲.史瓦茲.柯望,〈家庭中的工業革命〉,楊佳羚譯,收錄於《科技渴望性別》(2004)。群學。

張敬珏,〈女戰士對抗太平洋中國佬:華裔美國批評家非得選擇女性主義或英雄主義嗎? 〉,《中外文學》21卷9期(1993年2月),張瓊慧譯。 

恩格斯,〈家庭、私有財產和國家的起源〉,收錄於《女性主義經典》(1999)。女書。

4/24 從性別觀點看台灣脈絡

本書從日治戰爭期一路談到戰後中華民國接管。女人在台灣社會的巨大歷史變動中,如何被動員、被犧牲、被利用。也順道由不同的角度看這段台灣史。

閱讀:竹中信子,《日治台灣生活史:日本女人在台灣(昭和篇下)》(2009),熊凱弟譯。時報。

5/8 從國族觀點看台灣脈絡

從日治時代一路講到戰後台灣的語言和文學問題,談論民族文學、語言和歷史的建構問題。應可以幫助我們對台灣的文學和語言主體發展脈絡有深刻的了解。


閱讀:蕭阿勤,《重構台灣:當代民族主義的文化政治》(2012)。聯經。

5/22 性別與國族交織的台灣歷史

民主轉型的過程中,二二八事件成為了重塑台灣歷史記憶的重要敘事。然而女性卻往往在這段敘事當中缺席,或是被發配到邊緣的位置。如何可能讓女性的敘事重新加入?(同場加映:


閱讀:陳香君,《紀念之外》(2014),周靈芝、項幼榕譯。典藏。

6/5 性別/獨立運動者的多重難題

雖然整個研究是針對美國的黑人民權運動,但是裡面談到了運動者的多重難題。有女性主義意識的參與者如何面對族群運動中的性別問題?可以藉此反思台灣的現象。(同場推薦:


閱讀:道格.麥亞當,《自由之夏》(2011),黃克先譯。群學。

6/19 本土運動者的奮鬥過程(講座)

(內容與講者準備中)

7/3 女性主義和獨立運動是否可能合作?

薩依德的《東方主義》是揭露文化帝國主義的經典之作。但甘乃迪指出,薩依德在批判帝國主義對他者的「消音」時,卻徹底忽略了女性的聲音。究竟女性主義和民族抵抗運動是否可能在「抵抗霸權」這個意義上合作呢?

閱讀:瓦勒瑞.甘乃迪,《認識薩依德:一個批判的導論》(2003),邱彥彬譯。麥田。

Herr, Ranjoo Seodu,〈「國族的女性主義」可能嗎?〉 Hypatia 18: 3 (Autumn, 2003). 135-160.

海蒂.哈特曼,〈馬克思主義和女性主義不快樂的婚姻:導向更進步的結合〉,范情譯,收錄於《女性主義經典》(1999)。女書。

【以性別觀點體察生活!邀你加入讀書會】

用性別思維重讀政治,若有意願參與讀書會,請填寫此表單,成員將會另行個別通知,每雙週的星期日晚上女人迷樂園,六點到九點,不見不散。發起人已用信件通知讀書會成員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