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如

《幽黯國度》陳昭如專訪:慾望不髒,慾望其實很痛

《幽黯國度》打開天窗說亮話,正因障礙者被當成「無性」的存在,慾望被壓抑至暗角。認真討論障礙者愛欲的《幽黯國度》,就像一道光,打進所有因避談性而衍生的恐懼之中。陳昭如寫作障礙者的故事,像邀請讀者拿起手電筒,看看慾望並不骯髒,慾望很乾淨。

婉昀 Wanyun 2018/10/02 下午 1:00:00

被誘姦的少女成了師生戀:老師拿 A 片給我看,接著強暴了我

她感覺得到主任在輕撫她的背,她的頸,她的髮,有如她是一只精緻而貴重的瓷器。她告訴自己,不可以,不可以,冰涼的背脊持續發出警報,整個人卻動彈不得。主任的手愈來愈放肆,開始解她的衣服,脫她的褲子,她渾身上下沒有力氣,只能啞著嗓子說:「不要這樣,我沒有做過⋯⋯」

人本教育札記 2017/04/24 上午 9:30:00

全校包庇的教室性侵案:曾經強暴我的老師,成了育幼院院長

她猶豫了好久,鼓起勇氣到法院揭穿鍾老師的犯行,一次次描述那些讓她噁心和憤怒的細節。負責的女檢察官語氣平淡地說:「科學辦案需要證據,妳又沒有證據;如果出庭的話,妳可能會受到二度傷害⋯⋯事情都過了那麼久了,妳要不要再考慮一下?」

人本教育札記 2017/03/23 下午 4:30:00

「老師摸我,全部人都假裝沒看見」12 歲少女的倖存者自白

田老師一邊動手動腳,一邊問她:「我可不可以摸妳下面?」愛林還來不及反應,他便整個人壓在她身上,用手指伸進她「尿尿的洞洞裡面」。愛林驚惶失措地大哭起來,田老師恐嚇她說,不准哭,再哭的話,就要妳好看!又驚又怕的她只能沉默、頑固、麻木地躺在那裡,像隻病懨懨的、虛弱乏力的小動物,漸漸放棄了抗拒⋯⋯

人本教育札記 2017/08/23 下午 1:30:00

「我被性侵,我父親替我選擇了原諒」12 歲受害者的沉痛告白

「為什麼?我本來是受害者,卻變成害人的人?是不是自己做錯了?⋯⋯我現在想失去記憶⋯⋯只要讓我忘記現在和過去⋯⋯我什麼都願意,我不想想起現在的朋友,和以前的朋友,不想見到他(她)們。我好想消失,只要能失去記憶就好了,不然⋯⋯消失在世上就好了。」愛林做錯了什麼嗎?當然沒有。然而周遭的沉默與背棄,有如把她推向更孤絕的位置,讓她的世界破了一個大洞,彷彿再也補不回來了。那是一種幾乎與性侵不相上下的毀滅力。

人本教育札記 2017/08/25 下午 4:30:00

孤獨的島嶼:當老師把手伸進我的裙子,說要幫我消災

他們的痛苦無法和解,但是他們既沒錢,又沒人,完全束手無策。直到有親友告訴美津媽媽,她看過人本基金會出版的刊物,提到人本處理過不少類似個案,或許可以前去求助。家長並不確定這麼做是否有用,但他們心中仍湧現一絲期待。反正再怎麼糟,也不會比現在更糟了。

人本教育札記 2017/11/15 上午 9:00:00

誰才是「真正的」女性主義者?

女性主義者的含義是複雜的。

臺大學生會性別工作坊 2016/05/24 下午 4:40:00

【書評】《向高牆說不》:同婚之後,不能不談的下個習題

婚姻平權運動發展至今甚至出現「相忍」為平權的論述,進而宰制更邊緣的群體,並要求內部成員放棄某種程度的個人自由,向集體權力靠攏且輸誠,不斷侵蝕民主社會賦予個人的權益與發展。

洪任賢 2017/06/01 下午12:30:00

老師說女學生都是自願的!信任、崇拜、權力不對等的校園性侵

性侵從來不是個案,而是至今仍普遍存在校園的現象,只不過有的仍未顯現,有的顯露程度不夠引起外界注意,如此而已。以日前鬧得沸沸揚揚的中山女中性騷擾案為例,若不是學生挺身而出,若不是家長力挺到底,誰會相信首善之都的一流學府也會出事?

人本教育札記 2017/11/16 下午 4:30:00

網路會影響出軌嗎?伴侶如何相處,只是個人選擇

非常重要的是:你需要在確定關係的時候,就和對方充分溝通,達成共識。比起來,社交網路真的是太過不重要的議題。

KnowYourself 2019/03/14 下午 2:30:00

專訪《性感槍手》陶曉嫚:性工作賣笑、賣身,更是一份賣命的工作

或許有些人會覺得,性工作者們賣笑、賣身,是一個「躺著輕鬆賺」的工作,但陶曉嫚說,八大產業更是一份「賣命」的工作。 因為小姐們總是無時無刻與「暴力」共處著,許多客人前來消費,自以為花了錢,就握有權力、高高在上,能夠隨便羞辱這些性工作者,小姐們在工作上遇到的暴力有很多種,陶曉嫚說,暴力有來自於「言語」,也有「肢體上」的。 「有些客人沒有把小姐們當人尊重,罵小姐們是『公車香爐』」,陶曉嫚語帶感嘆,「明明自己就是前往消費的需求者,許多客人卻自認自己有資格言語羞辱小姐們,能對她們進行『蕩婦羞辱』」不過,

Womany Content Lab 內容實驗室 2019/01/25 下午 8:30:00

妳的子宮不是妳的子宮:身障者,有生育權利嗎?

womany 女人迷精選 2019/04/29 下午 1:00:00

「老師叫我不要說,這都是為我好」校園性侵的三種常見困境

《被隱匿的校園性犯罪》作者池谷孝司上周末來台。

佳琦 2019/04/15 下午10:30:00

寫在性侵案件後:在黑暗時期不沈默,就是最有意義的事

《沉默的島嶼》作者陳昭如書寫台灣校園性侵案,直面傷痛並說出來,從不是為了指責,而是期望我們記取了教訓,不再沉默。

人本教育札記 2019/02/23 下午12:00:00

《沉默的島嶼》沒有什麼慾望可以侵犯孩子的身體

沉默讓惡者得以繼續行惡,讓善者成為惡者的助力。體制的盡力完善自是必須,但面對真相、打破沉默,才是這些體制與規範能夠發揮力量的基礎。沒有什麼情面價值高過孩子的人權,沒有什麼欲望可以侵犯孩子的身體。

人本教育札記 2019/02/20 下午 2:00:00

《沉默的島嶼》校園性侵,他們被迫噤聲,環境讓他們開不了口

如果我可以假裝若無其事,對當事人的自白無動於衷,一切就結束了。可是,我做不到。尤其當我深刻感受到,他們最深的痛苦未必是來自受害本身,而是外界的漠視與否定;他們最大的打擊,是看到人性不該看到的那一面,讓「信任」兩個字變得遙不可及...面臨背叛、沮喪與憤怒的他們是在身心承受的壓力達到極限,才不得不向外求助,但旁觀者往往卻退縮了,沉默了,假裝若無其事地轉身離開。

品牌生活快訊 2018/12/06 上午10:00:00

如何改善校園性騷擾:除了事後處理,更要事前教育

最後這一項,是事情的關鍵。無論是教育當局或司法機構所能做的,都只能在事後。要求他們把事後的事情做好的同時,我們不能忘記,只有學校,也就是小孩原本應該在其中學習並好好長大的地方,才能於事前真正保護小孩。於此,我們有非常深刻的體會:除了長年處理校園申訴,也設立自己的學校。森林小學不僅是所謂的 Free School,同時也是住宿學校;可以想像師生的關係有多密切,小孩對老師的依賴有多深。卅年來我們「帶過」那麼多的老師和小孩,深知絕不可能發生任何事情,只要辦學者把「事情」放在心上。 什麼校長不知情,老師不知

光現出版 2018/11/14 上午11:00:00

【性別問答】障礙者的愛與性:為何我的身體被當作沒有「下面」?

障礙者有了伴侶,才是考驗的開始。障礙者與非障礙者的愛情,在別人眼中是不對等的關係——外人看到的永遠是非障礙者的不離不棄,卻看不到輪椅族的實意真心;若是障礙者與障礙者談戀愛,多半也很難得到外界的認同——他們連自己都照顧不好,若跟障礙者交往,未來兩人要如何生男育女,養家活口?

婉昀 Wanyun 2018/07/31 下午 7:02:00

「我想忘記創傷,但創傷始終記得我」談性侵受害的黑暗與光

幽暗的時光過去,總會帶來奇遇般的獎賞。隔了幾天,愛林傳來她與爸媽的合影,照片裡的爸媽看起來靦腆而嚴肅,站在中間的愛林則笑得燦爛如花。在迷霧的森林裡,她是少數不迷路的。我想。往事從來並不如煙。重溫那段擾攘不安的日子,我在看到黑暗的同時,似乎也看到了些許亮光。

人本教育札記 2017/08/27 上午10: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