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精神病院抗憂鬱

服藥的態度,變成像「每天吃維生素」一樣日常:專訪作家左燈《我在精神病院抗憂鬱》

一場橫跨台灣海峽的筆訪,我們透過《我在精神病院抗憂鬱:我們不是想太多,只是生病了,一個微笑憂鬱症患者的住院日記》一書的作者——左燈老師的回答,對憂鬱症有了更多理解。

Womany Content Lab 內容實驗室 2020/10/01 下午 1:00:00

「說一句話,像要花一輩子的力氣」憂鬱症失去的不是快樂,而是活力

在人們的普遍認知中,憂鬱症就是「不開心」。但其實,持續的情緒低落只是冰山一角。憂鬱症最可怕的,是無法控制的身體機能退化,還有無法控制的認知思維改變。回溯過往,細細想來,病症其實很早就給了我「通知函」。所有事物喪失興趣,包括熱愛的音樂、電影、書籍等。走進電影院像是上墳,音響覆上了細細的一層灰塵,木心的詩集也長久地停留在同一頁。就是覺得沒意思。起初以為是天氣變化引發的倦怠,就沒有在意。後來,身體機能開始明顯退化。

三采文化 2020/09/22 下午10:00:00

憂鬱症患者的自白:我們要追求的不是快樂,而是平和

我們的這種病,讓我們在體驗極度快樂之後能瞬間體會到極度絕望。所以我明白,每次的欣喜若狂之後,等待著我的是怎樣的萬劫不復。我相信這兩種感覺,肯定被每一位感同身受的憂鬱患者都細細品味了一遍。很多人問我說:「會好嗎?」就跟當時憂鬱嚴重的我,傻乎乎地不停私發從憂鬱中康復的網友「會好嗎?」一樣。「會好的。」當時的他們和我說,每一次得到肯定答案後,我照例會大哭一場。現在,我回答你們:「會好的哦。」——這是我的回答,也是我的承諾。請務必相信我一次。

三采文化 2020/09/23 上午11: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