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誼時光

與閨蜜不再親暱?友誼,其實必然存有階段性

週末,我在家躺了兩天,只吃了一頓飯。昨天半夜,一時興起跑到樓下附近的宵夜攤,想給自己點杯啤酒﹑來隻小龍蝦什麼的,看了好幾家店,裡面全是三三兩兩的朋友,在碰杯暢飲,我連大門都不敢進去,就趕緊轉移目光,假裝路過,最後怕遇到熟人就跑回家了。 該怎麼說杭州的夏天呢?白天出門,一離開冷氣房,就像迎面開了一個熱氣騰騰的高壓鍋;晚上躺在床上,關上燈,你就是一枚嗷嗷待蒸的小籠包。翻來覆去睡不著,想起我很久沒有打開樹洞郵箱了,所以就一口氣回覆了所有的來信,看到讀者們過得也不太好,我就鬆了一口氣。 有一個叫「心目

銀河舍 2018/11/26 下午 6:30:00

25年時光荏苒,張愛玲的華麗與蒼涼依舊存在人間(上)

張愛玲忌日25周年逝世華麗與蒼涼

女人迷編輯 洋蔥艾爾莎 onionelsa 2020/09/08 上午 9:30:00

《正常人》:我們的不正常,正是獨一無二的證明

所謂正常,不過是符合體制下的一種形容;而所謂不正常,或許只是與框架偏離,但卻顯得自由,怪得獨特。梅黎安,成長於富裕家庭,但卻從未感到被愛;康納,出生於勞工階層,與人和樂為善,卻總在迎合別人眼中的他。這是由愛爾蘭作家 Sally Rooney 所撰寫小說改編而來的同名影集——《正常人》,劇中男女主看似出身差異大,但實質上卻十分相似,都在追尋愛,是個渴望被愛,以及渴望得到認同的成長故事。

書房寫作計畫 2020/08/28 下午 7: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