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秀華

專訪余秀華:沒人有資格定義我生命裡的苦難

余秀華紅了以後,在中國四處接受訪問,很多人問她:「妳是怎樣把苦難轉化為詩歌的?」對於這些人,余秀華想問的是:「你以什麼標準來判斷我的生命就是苦難的呢?」

上報 2018/10/24 下午12:00:00

詩被稱為「蕩婦體」,她喚起中國女權之聲,她是余秀華

余秀華的詩作中充滿了對故鄉的依戀、追求愛情與性的慾望,撞擊中國的父權神經,許多人說她是「蕩婦詩人」,她的詩是「蕩婦體」。

上報 2018/10/24 上午11:00:00

我勵志個屁啊?余秀華:因為做不了愛情的花癡,所以寫詩

今年余秀華拍攝《搖搖晃晃的人間》在中國上映了,紀錄片以「離婚」為敘事主軸,側拍余秀華殘疾半生。電影是有點刻意的,過度詩意的空景,戲劇性的衝突,像安排好似的,要張揚余秀華的苦難,悲情,她身上所有沈鬱頓挫的劇情。

Abby 2017/06/28 下午 4:01:00

【為你讀詩】最近好嗎 有點想你

「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

Abby 2015/08/17 上午 9:09:00

【為你讀詩】心裏空空的 就想去看山

「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

Abby 2016/05/23 上午 9:14:00

【#womanynude】與身體共存!寫下不完美,成為最好的自己

這個八月,我們邀請你一起溫柔拆解「裸」,裸是自在的,裸是勇敢直視自己的傷痛,接著是女孩們的身體故事,他們坦蕩蕩的掀開自己,輕輕悄悄地說著屬於女人的甜美與痛癢。(推薦閱讀:【女人迷X攝影札記聯合徵件】裸,最美麗的語言)

Abby 2015/08/14 下午 7:03:00

【為你讀詩】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

「一天有24小時這麼漫長,我們能不能留18分鐘給一首詩?」蔣勳曾這麼說。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

Abby 2015/03/23 上午 9:02:00

【為你讀詩】對不起,我不懂完整

「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

Abby 2015/09/28 上午 9:07:00

一首詩一種失戀|愛一個人,就是祝福他未來旅程一帆風順

有時候,你會無法走出失戀的情境。一直想著過去的點點滴滴,想著他的笑容,他的孩子氣,他的溫柔。希望能回到過去,阻止爭吵發生,挽回逝去的關係。但時間無法倒退,關係的裂痕,無法輕易修補。或許,試著放下悲傷情緒,走出失戀的窠臼,祝福對方,也把自己從失戀的情緒中抽離,對彼此都是更好的選擇。

Womany Content Lab 內容實驗室 2018/08/15 下午 8:00:00

【為你讀詩】我只不過為了儲存足夠的愛

夏宇 冬眠、夏宇 To be elsewhere 、木心 從前慢、鴻鴻 簡單世界、余秀華 我愛你、

Abby 2016/02/08 上午 9:03:00

【為你讀詩】以我的一生為你點盞燈

「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

Abby 2015/11/02 上午 9:01:00

【為你讀詩】你愛過的我替你重新愛了一遍

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

Abby 2016/04/18 上午 9:28:00

專訪陳庭妮:將痛苦化為正能量,未來會有更光明的路

有種女人,單是純真和善的性格,就耀眼如珍珠,陳庭妮無疑就是這樣的女人。她在 2018 年祭出了《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和《種菜女神》兩部大作,兩種完全不同際遇的角色,在她愈趨細膩的詮釋中,從平面的劇本裡活了起來。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2019/02/06 上午11:00:00

三八婦女節必看!充滿陰性力量的五部女力片單

女權運動走過百年至今,女性的自我實現,不再侷限於婚姻與家庭當中。女性的崛起,也使公眾意識到性別平權的重要性。在這條篳路藍縷的路上,不管是過去還是現今,經常都有傑出的女性人物在各領域發光,她們的存在,提醒我們女性的潛力,同時也讓我們對女性的可能性產生更多想像。

生活快訊 2019/03/08 下午 6:00:00

《大象席地而坐》原著《大裂》:用自己懂的方式安慰自己

二〇〇八年,我在北京瘋狂地找工作,四處投遞簡歷。接到第一家的面試,是一家做兒童文學的小公司。我大約坐了兩個小時的公交車,公司的位置臨近郊區,然後來到了一間昏暗無比的兩居室,客廳沿著牆根堆著日曆紙印刷的雜誌和書籍。一個禿頂男人走出臥室接待了我,他告訴我這裡主要做什麼,以及在公司發展的初期會非常艱難,需要吃苦。

時報文化 2019/01/12 下午 7: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