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2020.05 Thursday 忌遺忘
失去姓氏的女人

八十四歲的我的母親,需要丈夫的姓氏做標記;三十二歲的我的學生,保全的不只是姓氏,更是一個完整的自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