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2019.10 Thursday 宜寫詩
性別是可鬆動的

我們太常糾結性別一定要是什麼樣子,何不利用創作去消融無非就是的形式,至少在這裡,性別不必非男即女。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