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適當的性教育,就無法判斷並適當表達拒絕。若能讓孩子對身體界線與性暴力有更多理解,就越能覺察權力逼迫的情狀,也更有機會保護自己遠離傷害!

台中資優班導師長期權勢性侵事件,於二日有新進度,台中市教育局性平會決議解聘黃師,永不錄用。

A 小姐四月即提出申請至今,性平會調查多時,人本基金會於八月中下旬嚴正向市府抗議後,社群網站上多位同屆同學發聲,多位網紅群起轉載相關聲明,才帶起社會大眾對此案的關注度。

一個長期任職資優班導師,加上十幾年校長任內所累積的教育圈權力與經濟利益想必錯綜複雜,而要在教育局內啟動性侵害調查,可想而知涉及的衝突何其大。

近期,舊金山灣區科技重鎮有一起重大的學區內性騷擾案件宣判。

案件事實是一名國中音樂兼樂隊指導老師長期對兩位學生有性騷擾行為,包括發送性騷擾簡訊給當時僅十三歲的女孩,與趁教室獨處時光下手。


圖片|Photo by Siora Photography on Unsplash

兩位原告不僅告音樂老師,也同時告該學區當年不處置家長向校長和該校所屬監督單位(美國學校的監督單位是學區,類比台灣的教育局)所舉發的狼師行為。

2017 年法院宣判該師服刑五十六年,今年初陪審團決議學區必須各賠償兩位原告六千五百萬與三千七百五十萬美元。

法院明確指出:該校樂隊的傑出表現立基於受害者的傷害,學校和學區罔顧受害學生,未盡監督責任,甚至該師獲得年度最佳教師以及永久聘書。

A 小姐與黃師的事件,顯然只是冰山一角。筆者相信就算已找到三位被黃師性騷擾或性侵害的受害者時,一定也仍有當年學生覺得受到黃師栽培而有今日成就,甚至就算知情也不願意站出來當證人的學生。

以系統結構來說,那是因為有了受害人,而讓其他人得以逃過一劫。

筆者之一曾任輔導教師及諮商心理師,也曾有校園性平調查訓練和經驗,在當年有眾多以權勢而行的性騷擾事件不只無法成立,甚至倖存者無法得知發聲的管道。

有的比較嚴謹的性侵犯罪者,會將權勢性侵包裝成戀愛,也許是跨階級、跨年齡甚至是跨輩份的戀愛,藉以取信年幼的被害者。

在那個氛圍下,會讓被害者信以為真,多年後才會幡然醒悟原來一切都是手段。


圖片|Photo by Ben Wicks on Unsplash

受害者在沒有適當的性教育下,無法判斷並適當表達拒絕,校內多缺乏讓倖存者感到安心的發聲管道,他們的正義無從伸張,或是等到多年後才敢道出,狼師就持續在現有體制內霸道橫行,無人出來阻止,更多年輕純真的孩子受害。

台中市府有責任擴大調查,並且協助倖存者追究教育局與學校的責任。像 A 小姐一樣的倖存者承擔了幾十年的傷痛,她/他們應得到協助及補償。

多數民眾誠心盼望,性平會決議不要只是被指示先平息民眾憤怒,接下來通過廿日內行為人陳述意見後,再其情可憫甚至功過相抵。

別忘了,這個所謂的功是建立在諸多受害者的傷痛之上。

這個社會需要對權力性騷擾和性侵害倖存者有更多的理解,並且對不同年紀的孩子進行適當的性教育,教導孩子覺察有權力逼迫自己的情狀。不是案子過後隨即忘卻。

切記:壞人不會因為孩子太小不懂性就不欺負他/她。

同場加映:為何性暴力倖存者不敢發聲?倖存者更害怕的,是羞辱文化:傷害可能大於性侵和霸凌本身

延伸閱讀:台中資優班導性侵看台灣現況:被害人多是兒童少年,94% 熟人性侵,受害數仍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