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老母生涯適應不良的新人自白:武漢肺炎疫情爆發,疫情擾亂假期是今年初的突發事件,但養小孩後我脫軌的人生卻已經持續好一陣子。

文|異鄉老母


圖片|來源

武漢肺炎疫情爆發,派駐中國的老公回台年假期間大多在電話會議中度過,連在一家人的長途旅行車程中,我也邊哄著汽車座椅上躁動的寶寶,一邊幫他回覆微信群裡的工作訊息,一袋肉乾零食就這麼擱在後車廂沒拿進來過。

疫情擾亂假期是今年初的突發事件,但養小孩後我脫軌的人生卻已經持續好一陣子。

結婚之前,我和老公討論過將維持各自生涯發展的規劃,要生孩子就得一起分工一起教養,然而隨著結婚、懷孕、生子如同進產線般一氣呵成,卻只有我,離開了熟悉的工作環境,跟著老公到了中國,成為在家全職育兒的主婦,每天睜開眼只需為一切和嬰兒相關的事務奔忙,但這樣維持一個生物吃喝拉撒的固定循環、復工節奏的失序與繁雜瑣事的低成就感,讓自詡樂觀正向代言人的我,常想乾脆在自怨自艾的低潮裡滅頂。

有時候我其實覺得很慚愧。

讀的是關注性別平權與社會議題的科系、在工作上負責營造友善職場氛圍、親友間也常聽我為女性爭取事業成就發聲,時至今日,我卻依然成為了一個趕在高齡邊緣結婚生子、為了親密育兒離開職場、努力出演兼顧工作生活平衡的角色,在成為自己的路上,我卻還是辜負了自己,一路走得狼狽踉蹌,如同一場迷了路的遠征。

我想起身邊的女朋友們談到對於結婚生子的看法:

A:36 歲,公司負責人,正在找結婚對象。

「能有自己的家庭很好,但若沒有,就把自己的人生過好就好。」

B:48 歲,在職 25 年的前同事,上有老母下有幼子的三明治世代。

「人就該結婚生子才不算白活,現在吃苦只是階段性任務。」

C:20 歲,大學新鮮人,與男友熱衷參與校園活動。

「我沒有要生小孩啊!小孩好煩。」

她們的獨白,也是常出現在我腦海裡拉扯認知的句型,進入婚姻前的我,熱愛工作、休閒、進修同時開外掛的生活,不同領域的激盪是我維持動力的燃料;多了人母一職後的人生,卻像 2020 年被武漢肺炎襲擊的經濟景氣,至今還找不出解方,而且復甦之日遙遙無期。

年假結束,老公返回中國工作,我帶著寶寶留在台灣等待疫情好轉,親友們來電關心我們動向,得知我和寶寶留在台灣、老公一人前往中國,除了慶幸我們的正確決定,也不忘稱讚老公為了養家活口挺進戰場,但他們不知道的是,如果可以,我其實想和他交換角色,對我來說,隻身一人離鄉背井投入工作或許孤獨,卻遠不及日復一日飼養員生活裡的無力感來得令人窒息。

可愛的寶寶是甜蜜的代價,只是到這一刻我才知道,這代價其實是由我來吸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