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Blaire 左撇子,為什麼她能一直很樂觀?她說「這是個選擇問題,所有事情都是一體兩面的。」

「此刻的你,想跟十年前那個矇懞懂懂的自己說什麼?又想跟十年後不知道會活成什麼樣的自己說些什麼?」

在這等一班六分鐘的捷運都嫌太久的時代下,有個人一天到晚,以十年為單位地問自己這個問題,也帶領身邊的人思考這個問題。靈魂交錯在不同時空中的對話,讓她擁有動力活在眼下,不讓十年前的自己失望,要讓十年後的自己驕傲。

她是部落客,是 Youtuber,也是 Instagram KOL,但在那些頭銜之前,她首先是她自己,Blaire 左撇子。

身為左撇子,沒有多厲害,但就是特別了一點

Blaire 是她的名,左撇子是和她有關聯的特質。頻道要取名時,她想,單單 Blaire 嘛,不一定有鑑別度。搭配中文名字嘛,好像又太普通了。不如把左撇子的身份融入進去,就叫 Blaire 左撇子吧。「身為左撇子,這是我從小到大都蠻自豪的事情。因為是少數,所以會覺得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樣。」(推薦閱讀:我是高齡 Youtuber!專訪囧星人:「人生的意義,就是追求快樂」

身為異類,就要做個有個性的異類。她從沒覺得自己和群體格格不入,反倒樂於享受獨特。「我覺得每個人都要去挖掘,自己與生俱來跟其他人不一樣的地方,有可能是特別高,或特別會煮飯。這些特質不一定要很厲害,也不一定要跟外表有關,但只要跟大部分人不一樣,你就會覺得自己比較獨特。」人群之中,誰都渴望自己能成為特例,如情人眼中的唯一,又如百花叢中的一抹綠。但追求特別的同時,我們偶爾會忘記,其實自己本來就已經是個特例了。

我們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獨特。

獨特的人,有獨特的名字,也有獨一無二的頻道。Blaire 的 Youtube 頻道多以生活分享為主,包括旅遊、戀愛、生活觀等。生活面向多元,但不脫核心——正面思考。談起為什麼能活得如此樂觀,她說道:

「我覺得正面能量或正面思考就是個『選擇』問題,所有事情都是一體兩面的,人的一生就這幾十年,你要選擇正面多還是負面多?我選擇正面,因此也延伸到我作品裡的許多概念。」比方她看待失戀,是離開一段不好/不適合的感情,從結果論看來,是個進步,也是件值得開心的事,但大家還是會為此感到難過。

該選擇正面或負面,Blaire 認為是個比例分配問題。失戀當下感覺難過,那也許負面比例就高出一些;而一旦時間過去、感覺淡去,正面比例就可以高一點。「我沒有覺得,每個當下遇到每件事都要超正面,還是要讓自己有段時間去消化情緒和負面能量。但若要說如何維持樂觀,我會說這是個比例調配的過程。」

你不需要永遠正向,但你知道的,正向永遠會是選項之一。(推薦閱讀:實用的樂觀主義:正能量如何失控,又如何能幫助你?

我的初衷,不是想成為一個有名的人

半公眾人物,是要把生活剖開來,把一部分自己攤在鏡頭面前的,Blaire 尤其如此。觀眾喜歡看她的生活,看她的真實與坦白,她也從中感受到自己的價值,「很多人說,他會喜歡我,是因為看到我不只是有開心的一面,也看到我如何去度過自己的難關,進而獲得力量。我知道每個人都有低潮的時候,就連在他們眼中這麼快樂的我,也有低潮的時候。因此我會想,既然我可以給他們力量,那何不?」

她享受與觀眾互相砥礪的過程,也喜歡發揮個人影響力。但與此同時,她心裡知道,這和初衷似乎有點不同。「我沒有想要變成名人,我會走上這條路的初衷,就是我想要用我可以創造的影響力去影響一個人,而不是成為一個很有名的人。」偏偏名氣與影響力是正相關,也是相輔相成的事。於是她開始想,有沒有什麼方法能讓名氣轉而帶動更多影響力?

「我想要的景象是,當別人看到我是說『嘿,她不是做那個真心相談室的 Blaire 嗎?』而不是說『嘿,那不是 Blaire 嗎?』我沒有想要我這個人多紅,我想要我的品牌,我的作品很紅,進而去影響更多人。」

不要看見我這個人,看見我做的事。Blaire 正走在更貼近初衷的路上,也讓人不免好奇,這麼想要影響人的她,覺得誰對她的影響最大?「影響我最多的人⋯⋯應該是我媽媽,但也還有我一路上遇到的所有人,甚至,影響我最多的人,應該就是我自己。」(推薦閱讀:專訪陳綺貞:不要當個平面的標籤,要做個立體的人

「我其實以前不是大家看到的,這樣樂觀的人。20 歲那年,我生了場怪病,來的突然,大家也都很措手不及。病情影響到我的生活,有半年至一年的時間,都找不到病因。醫生說可能是心理壓力太大,造成身體免疫力失調,也因為這樣,我後來就中斷學業,靜心休養了。」

經過一段時間重整自己,Blaire 再度回到生活常軌,她深深記得媽媽對自己說過的一句話: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我對這句話的詮釋是,我熬過了那段我以為自己熬不過的日子,代表我有個使命要去影響其他人。生病時我們只會放大自己的缺點,忘了自己其實本來有多好。」她想要提醒或告訴其他陷入自我泥沼中的人,其實當你成為自己時,就已經足夠好,要記得去看見自己的好。

有壓力也有自愛,我才能感覺自己活著

「我這個人一生,就是無時無刻都有壓力。我就是個會給自己壓力的人,我會很想要達到標準,但我的標準其實一直在變,我永遠都覺得可以更好。這個壓力已經內化成我覺得自己沒有壓力不行。」壓力成癮者的日常,一但進入真空狀態,生活索然無味。「但我給予自己壓力或讓自己很累,來源都是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所以不會有任何後悔或不甘心。每一步都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她是很能跟壓力共處的人,甚至是沒有壓力會感覺不對勁的人。也是在壓力過後,很能好好愛回自己的人。「每一個人在這個時間點,存在在這個世界上,都有一件特定要去完成的事,那就是你的價值,你的影響力。你可以決定你的影響力是好是壞,愛自己就是第一步。」

有人說愛自己很陳腔濫調,很老生常談,但事實上,越是我們所沒有的東西,才越需要如此用力記憶。女人迷長期倡議愛自己概念,也因應這個概念,與台灣品牌綠藤攜手,孕生了 ME TIME 女性私密處沐浴露。談起 ME TIME 女性私密處沐浴露的獨處概念,Blaire 分享:

「我覺得 ME TIME 點出了很多新世代女性會有的問題。讓剛出社會想要創業,想要衝刺工作,想要一直把重心放在外部的女性,能夠留個時間跟自己對話,共處。尤其是現在人幾乎連睡前都在滑手機,都在看別人的人生,你唯一能和自己好好相處的時候,真的只剩下洗澡時間了。」(推薦閱讀:將「溫和」做到極致的私密處沐浴露!三個愛上 ME TIME 的理由

因為有所追求,所以承受壓力,但在壓力過大時,也別忘了適時休息,感受生活節奏的彈性變化。

享受生活的方法百百種,Blaire 代表了其中一種能自律、能自愛、也為自己感到驕傲的生活。而這樣的生活裡不只有好事,她依然有難過,有痛苦,只是她懂得不壓抑,不躲藏。擁抱自己每一種情緒,愛自己每一個面向,相信自己,能引領自己走出每一次難關。

編輯後記

談到生病過往時,Blaire 的音量降至低點,在她的各種影片和專訪裡,從來都沒聽過的那種低點。她說,自己很少提起過去生病的事。

「我現在其實也沒完全好,如果說『喔我走過來了、我經歷過了』,好像,沒那個必要。」

有光的地方,必然有影子存在。我時刻提醒自己,要溫柔再溫柔地對待每一個靈魂。你永遠不知道在看似堅強的外表下,藏了多少不為人知,也沒打算要讓人知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