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Amazing,成為自由工作者三年時間,她在去年報稅時,發現自己過去一年的總收入只有 11 萬多。她説,所謂生存、維持著最低限度的生活,但能擁有自由。這個自由不只是工作形式上的,更是你能不能於去抵抗這個社會的主流價值觀、其他人對你的看法?

如果只用最低限度的方式活下來,那會是什麼樣子?

女人迷站上作者 Amazing 來訊要出書了,《有一種工作,叫生活》,簡介上寫著,「從離職到成為自由工作者,讓她學會的幾件事」。原以為要打開的是一本職涯書,但她想說的卻是剛剛好相反的事──離開別人擬定的職涯、他們所說的成功,我只在乎,你有沒有你最渴望過的生活?

三年前她離開了原本的全職工作,邁入自由工作者生涯。2019 年夏天報稅季以後,她在臉書上分享,自己過去一年的總收入只有 11 萬多,因而引起許多人的好奇,她是如何「生存」下來的?

她不疾不徐,一字一句細細地談,所謂生存,就是可以自由。而這個自由不只是工作形式上的,而是你的內心,能不能於去抵抗其他人對你的看法。你敢不敢於,説這個社會要的成功,其實真的跟自己無關。專訪上篇回顧:專訪曾彥菁 Amazing:那年失戀後,我才發現自己在找父親的替代品

剛出社會時,我們全副武裝,覺得自己能改變世界

「我們以前志工 T 恤上就會有一句話是,『你就是改變世界的力量』。」

Amazing 上份全職工作做的是國際志工,當年 22 歲大學剛畢業,就像大多數的社會新鮮人,她滿懷熱情地要上戰場,想貢獻自己的一份心力。她想起那個時候的自己,總覺得自己很強、很聰明,覺得能去改變很多事,對生命裡很多事都充滿情緒,並且希望一切按照自己的腳步進行。

什麼人際啊、職場,感情,都在最美好的樣子。你有一點不服輸,也有一點天真,你有很多熱情。而這些對世態的想像,也的確幫助你度過了一段還不錯的日子。只不過,職場它的確沒有那麼夢幻。它有許多繁雜的人際相處,有一些莫名的規則和形式,它可能就和你真正想要做的事離得很遠。

但就在還來不及思考是什麼東西「卡住了」,Amazing 的生命裡就又被擲入了一個震撼彈──在 26 歲那年,她失戀了。一直以來穩定的生活突然變得像災難現場,遍體鱗傷,她想著疼痛來不及,現在的自己該何去何從?

過去那個充滿骨氣的女孩,如今卻面對著人生裡的「失敗」,一下子手足無措。在這個時候,你突然知道改變世界的無能為力,因為你連自己的幸福都照顧不及,你如何還去關心別人快樂與否?

而面對自己有一點糗的人生,她摸摸鼻子,還是很驕傲地說,給我一點時間,我會再站起來。

我很想知道,到底要怎麼樣活才正確,要怎麼樣去愛才不會受傷

回想起剛失戀的時候,她當時活得特別用力:「我讀了很多身心靈的書、用力地在吸收很多知識,家庭圖、人類圖、花精、精油,只要找到什麼線索,我就會拼命地把它拉出來看,看有沒有解答。」

「因為我很想知道,我到底要怎麼樣活才是正確的,要怎麼樣去愛才不會受傷。」

一場感情的結束,讓女孩也開始懷疑起自己,是不是過去的人生哪裡出了差錯?是不是用弄壞了努力的方法?然而,就在她越用力的同時,她也發現自己也越困惑。她發現,每一個系統都有它一開始很吸引人的地方,但研究到後來,就會發現它也終究有它的侷限。

「比如一開始接觸到人類圖時我很興奮,覺得好像有人可以來告訴我怎麼做,我就不會選錯。我是『投射者』,我的人生策略是『等待被邀請』,也就是你不能主動地去提供建議,要等待別人看見自己。所以那時候我就開始很ㄍ一ㄥ,每天都在等待,擔心主動會招來不好的結果。但我就這樣反而矯枉過正,把自己限制在另一個框框裡。」

直到後來,她偶然翻到一篇文章寫到,「如果人體是一台電腦,西醫就是硬體的設備汰換,中醫是電路系統,人類圖是電腦的使用操作說明,家庭圖則是你跟隔壁這台電腦網絡的關係。」在那個瞬間,她也突然明白,原來世界上真的沒有標準答案這件事:「每個系統都有它對的地方,也有它沒辦法去包含到的地方。」

於是,她漸漸放棄了追求單一答案的堅持:「因為其實就是沒有,沒有所謂的解答。」

或者所謂「解答」,不是用來說服人的

聊到這,我停下來問她,後來花了多久時間走出情傷?

「大概兩到三年時間吧。」聽到這個數字,我玩笑地回應,你這樣説我們會嚇到讀者,覺得失戀真的很可怕。然而,她覺得那就是個事實,這件事就是快不起來。

面對剛受傷的自己,她也曾告訴自己,想要在一個月內康復:「但我後來知道,那個康復還是想要證明給誰看的。你好像還是想跟社會說,我沒有受傷、這件事並沒有打倒我,我並不脆弱。」只不過,當你只是暫時把什麼藏起來,你所感受到的痛苦並沒有減少。

「但我回頭看也會覺得,就因為我經歷過這些,我會比較溫柔,也比較可以對別人的痛苦感同深受。」過去你從來看不懂,朋友失個戀,有什麼好哭哭啼啼地一整個星期都不出門也不吃飯?但如今你終於明白,那一種痛,真的是會刺進骨子裡的。

她説,如果不管如何就是要經過那麼長的一段時間,那你不如用一個比較有力量的角度去面對它吧。並且,所謂的兩、三年,你所經歷到的感受,還是會隨著你的成長而改變。譬如你過去曾經拼命地想找答案,想找到好起來的方法,其實也是因為太害怕這個答案、現在這個脆弱的自己,不符合別人的期待。

於是,當你只是踏上找尋屬於自己答案的路,要走多久,走得多遠,你不必再為了說服誰;你是你,就是這個受傷的你,終於在一個沒有他的世界裡,可以安心地好好地療傷。

我們希望人生是一張拼圖,找到那塊拼上去就能一勞永逸

而同樣的道理,也套用在職場選擇上:「我以前會很希望,人類圖就告訴我我到底適合什麼職業,這樣我就不用跌跌撞撞,到處去探索搜尋。那背後的心態是,我們都很希望人生可能是一塊拼圖,找到那塊拼上去你就會一勞永逸。」

找到你命中註定的職業,你這輩子就可以放鬆,躺在家裡,再也沒有痛苦。「但我覺得它其實是不太可能的。我們應該去看到的是,我們是不是有這樣子不符合實際的期待。」她説,可能就是沒有所謂的天堂吧。

「就算我現在大概有 80% 的時間,都是很開心的,但我還是有時候會感覺到寫作上的壓力,或者沒有收入的時候還是會焦慮。」對 Amazing 來説,並不是跨過了哪條線,找到什麼答案後,人生就再也沒有煩惱:「人生的痛苦會一直永遠在旁邊。」

沒有一勞永逸的事,但你不要著急,這件事並不悲慘:「你選擇一個相較之下更心甘情願的選項,雖然偶爾還是會冒出那些小小的痛苦,但沒關係,它就是很真實的,生命的一部分。」

放下追求單一解答的渴望,放下對生命不切實際的期待,你的誠懇,會帶給你真正踏實的快樂。因為此時,你已經更認同自己,也更認同你所選擇的生活。她説,那就是屬於你的答案。專訪下篇:如何知道離職不會讓我後悔?專訪曾彥菁 Amazing:我想的不是要做什麼工作,而是想過什麼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