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是如何將孩子越推越遠的?就在每一次的「我是為你好」之間。

文|黃花花

在我年幼的時候,父親從事製材業,母親則是電子工廠的作業員;我們家有一塊兩分大的農地,平常都是祖父與祖母在照顧,假日時我爹娘則會去田裡幫忙。我對爹娘的印象就是不停的忙於工作,平日有他們自己的工作,假日還得去鳳梨園裡照顧那些鳳梨。


假日到鳳梨園工作的母親。圖片|作者提供

我的家境沒有很好,事實上已經到相當吃緊的地步,但因為我們家有房屋與土地,因此申請不了任何補助,所以我的爹娘才會放了假還去鳳梨園工作,等收成後也許能夠多少補貼一點家裡的支出。

「你們要好好讀書,將來一定要讀大學,才不用像我們這樣做苦工。」

我父母親總是這樣對我以及兄長這麼說著,但我的成績向來不怎麼突出,學期末的總成績單下來,每個科目大概都是落在平均85~90分左右,優點欄上總會寫上《善於表達》、《口齒清晰》,缺點則是《個性衝動》、《不諳禮節》。每回拿這樣的成績單回去給爹娘簽名,總會得到父親的譏笑:「恁老師在笑妳很會辯解啦!」

「去看書。」

我的母親時常在我看電視看得正入迷時,一把抓起遙控器就按下關閉電源,螢幕消失那一瞬間,我的理智也會跟著消失,大叫著:「讓我看完!」就像肯德基廣告那樣,我會在地上打滾著拜託母親讓我再看一下、再一下,而等到母親妥協打開電視跟我說再讓我看五分鐘時,我愛的動畫早已經入片尾曲。

帶著心不甘情不願的心情回到我的書桌前,打開隨手抓來的某一本課本,托著下巴嘟著嘴,心思根本不在課本上。

「你們要好好讀書,將來一定要讀大學,才不用像我們這樣做苦工。」

又來了,我心裡這樣想著。比起讀書,我更喜歡跟父母親辯論,每一次我問他們為什麼我要讀大學、為什麼讀大學才能有好的工作?為什麼我不能跟爸爸一樣去做製材業或是跟媽媽一樣去當作業員?不然我去鳳梨園工作也可以啊?為什麼土地只能留給哥哥?

許多許多的為什麼,爹娘最後總會不耐煩要我閉嘴,乖乖讀書就對了,這些都是為我好。

「我這都是為妳好。」

我的爹娘,時常在體罰我之後對我說這樣的話,可能是考試的成績不理想而被打、可能是沒有跟來家裡作客的長輩打招呼而被打、可能是生字簿的字寫得太醜而被打、可能是因為我頂嘴而被打、可能是他們找不到反駁我的理由而被打。

隨著年紀漸長,升上國中之後爹娘幾乎不再打我了,之前的文章有說過,因為某次母親作勢要打我的時候被我拍掉了她的手,我還回了她一句:「妳會老,我會大!」從此我幾乎就沒有被體罰過了。但他們雖然不再體罰我,對我的情緒勒索卻一樣沒有減少過。

「妳是人不是畜生,我在講話妳有在聽嗎?」

「牛被鞭打還會往前走,妳比畜生還不如!」

「妳厲害的話滾出去啊,看看出去外面誰供妳吃供妳住!」

「把錢投進水裡還能聽見噗通聲,養妳到大卻連句感謝都沒有!」

「對啦都是我的錯、都是我不會教小孩,我死一死好了!」


圖片|《母親》劇照

這些我爹娘曾經對我講的話多不勝數,漸漸地我開始學著對他們關上了我的心,不再將我的軟弱表現在他們面前,我將我一切心事全部寫在日記裡面。爹娘當中,我比較厭惡的是父親,父親除了不曾鼓勵過我之外,平常還會酗酒,發起酒瘋時會無差別打我。

可能是孩子的天性,我對母親還是有一定程度的依賴,直到某天我的母親拿著日記找我興師問罪時,我對母親僅存的那一點點愛在我奪回日記時也一併丟還給她了。那是我鎖在書桌抽屜裡,還刻意用筆記本擋住的日記,我的母親不只擅自打開我的抽屜,還翻了裡面的東西,甚至看了日記的內容。

我的故事就暫時先講到這,相信各位讀者看完上面的內容後可能多多少少有些既視感,可能是自己的父母曾經這樣對待過自己,也有可能是自己正在這樣對待自己的孩子。過去對待我的一雙兒子時,也完美複製了情緒勒索這一套,雖然我不打孩子,但我卻也時常在他們沒有達到我的期望時對他們說出許多會使他們很受傷的話語

「你為什麼要這樣讓我難過呢?」

「你這樣讓我很生氣,你說應該怎麼辦?」

「再不聽話就不要理你了喔!」

「玩具再不收好我就全部拿去扔掉喔!」

除此之外,我也時常逼迫孩子停止正在做的事或是馬上去做我要求他們做的事,我就跟當年關掉電視的母親一樣把電視關掉,然後逼孩子上床睡覺。(推薦閱讀:「我都是為你好!」如何停止過度付出?

「我這都是為你們好啊!」

我竟然也出現了母親的口頭禪,然而卻忘記了二十年前的自己是多麼厭惡母親對我說這句話。我雖然曾經矛盾過,卻無法明白自己的問題到底出在哪裡,直到研究了個體心理學之後才明白,因為我沒有做到《課題分離》與《橫向關係》。

面對孩子,我把太多原本是他們自己的責任攬在我身上,我認為時間到了該睡覺、電視看太久眼睛要休息、玩具玩完就要收好等等。我沒有試著用教導的方式讓他們明白為什麼應該這麼做,只有直接干涉了他們的課題強迫他們服從,例如直接關掉電視或是沒收他們的玩具。

我在與前夫離婚之後,與孩子的關係變得更加糟糕,一開始我單純認為是因為前夫家庭對孩子灌輸一些不好的觀念,影響了我在孩子們心目中的形象,然而最主要的問題可能還是在於我不夠尊重他們兩個孩子。

每回見面都是他們要配合我決定的行程,吃我決定的食物、做我決定的一切,而我卻從未問過他們想不想這麼做,只因為我認為他們的主意不會比我想的更好。而這樣的心態就是沒有做到橫向關係,即便他們年紀尚小,他們的想法與意願也應該受到尊重。

直到我開始實踐個體心理學,不只對我的父母也對我的兒子們進行課題分離與橫向關係,我對他們的愛才開始變得更純粹。愛不是交易,不是希望他們變成我理想中的模樣我才愛他們,而是因為愛他們所以想為他們付出,即便他們不領情。

父母與孩子的關係會越來越疏遠,最後只剩下一層血緣關係在維繫著彼此,都是因為彼此不懂的互相尊重的關係,兒女對於父母會有『不得不服從』的滿腹委屈;父母對於兒女也會有『我是為你好』的自以為是。當親子之間能夠彼此信任並且互不干涉對方時,自然彼此的關係就會越來越緊密。


不善表達的爹娘開始會透過 LINE 表達對我的關心。圖片|作者提供

已經出現裂痕的親子關係也不要先預設結局認為不會有所改變,我在改變自己對待父母的態度時,也是被潑了一整年的冷水才開始慢慢看見他們的變化,爹娘已經學會不再對我冷嘲熱諷,而是明確表達他們對我的愛與思念;而我現在與兒子們關係也非常親密,他們在下個學期即將搬來中壢與我一起生活。

不要為了看見他們的改變才改變自己的態度,因為這樣的心態會讓你在日後看見他們的改變時就又恢復成原本不懂得尊重他們的模樣;你必須要抱著出自於尊重不同個體這樣的心態去對待他們,這樣日後你面對他們的一切行為時才能夠保持尊重的態度與他們相處。(推薦閱讀:我是為你好!一位母親的反省:讓孩子擁有自己的選擇權

你必須先懂得尊重他們的一切,他們才能夠學會如何尊重他人的一切;不要去當那個等人家先來尊重你的人,先去尊重他人讓他人有一天也能夠成為那個主動先去尊重他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