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擲地有聲,作者 GALA 寫女性藝術先驅 Judy Chicago,經歷過 3 次婚姻的她在丈夫死後,不沿用丈夫或父親的姓氏,她決定改用自己的出生地——Chicago 作為她的姓氏, 她本人活得瀟灑,也是對於父權體制說 NO 的方式。

第一次見到 Judy Chicago 是在 2019 年春天,當時我人在遙遠的異鄉——美國,因緣際會之下遇到了另一位熱愛藝術的日本留學生 Miyu。Miyu 有一天興致勃勃地問我要不要去聽 Judy Chicago 本人的講座。我萬萬想不到以前在藝術史書籍上讀到的女性藝術的先驅——影響了女性當代藝術史的 Judy Chicago 竟然來到美國西岸小城的 Nevada Museum of Art。

此次講座的主題為 Smoke Goddess: Judy Chicago on Land Art and the Desert,旨在探討女性藝術家與地景藝術之間的關係。晚間我們兩人到達時美術館的演講廳已經擠滿了慕名而來的觀眾,只見 Judy Chicago 頂著一頭粉紅色捲髮,黃色鏡片眼鏡,嘴唇上一抹黑色口紅踏著自信的步伐而來。她的聲音宏亮高亢,泰然自若地與觀眾打招呼,無法想像這位藝術家現年已經 80 歲。

在 Q&A 環節中,其中一名年輕觀眾緩緩舉起手提問:「為什麼你會選擇用拿著彩色煙霧彈的女性為主題?」

Judy Chicago 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

「我想讓我的作品跟男性藝術家做的作品做出區別。」

回望藝術史,進到美術館可以見到大部分裸女繪畫或是女性肖像都是出自男性藝術家,他們善於描繪溫柔美麗的女性,而且他們強調女性豐腴且婀娜多姿的身材曲線,有別於男性藝術家,女性藝術家則強調女性的幹練,女性的強大,她們並沒有男性想的柔弱。

回顧 Judy Chicago 的一生, 1939 年生於一個猶太家庭,經歷過 3 次婚姻的她在丈夫死後,不沿用丈夫或父親的姓氏,她決定改用自己的出生地——Chicago 作為她的姓氏, 她本人活得瀟灑,也是對於父權體制說 NO 的方式。在她的藝術生涯中她強調女性重新自我認同之外,也以女性集體合作創作方式,取代男性競爭的模式。2018 年,Judy Chicago 更獲得《TIME》百大風雲人物的殊榮。(延伸閱讀:2018《TIME》百大影響力人物:從高中生到舞孃,推動改變的平凡人物

身為女性主義藝術的先驅, Judy Chicago 最知名的作品莫過於 1979 年的《晚宴》,有別於日常看到的圓形餐桌與方形餐桌, Judy 選擇了諾大三角型餐桌, 三角型的餐桌象徵女性,等邊象徵平等。每一邊長擺放了 13 個精美的瓷盤,每個瓷盤的圖案看起來像是花朵抑或是蝴蝶,不過這些抽象圖像實為女性生殖器圖像。盤下鋪覆的餐桌布均是產自女性女紅的刺繡,對應的是達文西最著名的畫作《最後的晚餐》中的人數。

Judy Chicago 認為:「男人在晚餐中成就聖名,卻是女人所準備的餐食。」不過在這場盛大的宴會當中沒有男性參與,這 39 個座位邀請歷史上著名女性參加,其中包含埃及女王哈特謝普斯特、文學家維吉尼亞吳爾芙(Virginia Woolf),藝術家歐姬芙(Georgia O'Keeffe)等等,而地板也簽滿了 999 位其他傑出的女性姓名(多為女權人士)。

影片|Judy Chicago,The Dinner Party, 1979,Brooklyn Museum of Art

Judy Chicago 並非是第一位將女性生殖器作為創作主題的藝術家,早在 20 世紀初,Georgia O'Keeffe 作品就可見其蹤影。她筆下的巨型花卉油畫色彩鮮豔,施以漸層,她擅長以微觀視角畫出花卉內部構造及細節。

花卉自古都帶有一種浪漫的想像,容易與女性產生連結,用花卉形容不同的女性在各大文學與藝術作品中更是屢見不鮮,只是 Georgia O'Keeffe 筆下的半寫實半抽象的花卉被藝術圈評論者視為「陰性書寫」的重要代表,她最重要的花卉作品都是對於女性生殖器的隱晦描繪。

也許你會問:「為什麼女性藝術家那麼喜歡以女性陰部為題材做作品?」

從我們瓜瓜墜地以來,生理第一性徵就將男性與女性區分開來,將女性生殖器以藝術創作的手法展示給觀眾,是對於男性視野的挑戰也是對流行文化中男性集體凝視的反抗。這種手法起初也受到很多爭議,不只男性,許多女性對於看到自己的身體私密部位感到羞恥。不過同時藝術家也丟出了一個問題:到底女性生殖器是被視為人類生命的起源,還是色情以及性慾的象徵?


Black Iris, oil on canvas, 36 x 29 7/8 inches, 1926, Alfred Stieglitz Collection,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圖片|來源

現在我們想到有名的當代藝術家,浮現出來的可能是畢卡索、達利、安迪沃荷⋯⋯。那女性藝術家呢? 1971 年,女性主義藝術史家琳達.諾克林 Linda Nochlin 有一篇非常著名的文章《為什麼沒有偉大的女藝術家》引起了藝壇廣泛的討論。女性藝術從當代藝術中的一個旁支,她們勇於提出異於男性權威的觀點,同時想要告訴女性不要害怕做自己,勇敢地向世界發聲。女性藝術並不是對抗,而是更加了解自己然後創造出嶄新的一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