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食心理學,你進食的方式,其實與你想被愛的方式有關。於是,好好對待食物,好好進食,你也才能慢慢改變對待自己的方式。

你是這樣的人嗎?

  • 壓力大的時候就會情緒性進食,吃到一個美丁美噹?
  • 常常因為工作忙壓力大就不吃東西,回過頭來,一整天可能只喝一杯咖啡
  • 買一個午餐要糾結半小時,選擇障礙發作
  • 總是在減肥節食,斤斤計較食物的卡路里,害怕自己會變胖,但隔一陣子就破功。
  • 有些時候會覺得自己「不配」吃到好的食物,或是刻意「等到別人都吃完了之後、確認每個人都有東西吃之後」再吃

前陣子參加心理治療年會「癮蝕人生」,才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其實選擇食物,某種程度上面也是選擇自己被愛的方式然後寫這段文字的時候又發現了另外一個雙關,「癮蝕人生」,也是「飲食人生」。我們對待食物的方式,某種程度上面也是我們對待自己的方式,我們覺得自己目前愛與被愛的方式。所以不論是惡性減肥、節食、暴食、催吐、吃超級快、吃超級多、對吃上癮,在底下的都是同一個議題——你渴望被愛,可是又害怕受傷害。


圖片|《一起吃飯吧》劇照

食物,其實就是你和愛的連結

還記得糖果屋的故事嗎?在這個故事裡面,韓賽爾與葛麗特其實一開始就陷入了一個窘境:家裡面的後母沒辦法再給他們滋養,爸爸又是一個「沒有聲音的男人」,所以好順從太太的意見,無奈的把他們丟掉。

這個故事有很多值得分析和玩味的地方[1-2],不過礙於篇幅,我只想談一件事情:這對姐妹一開始就面臨了食物的匱乏,這個匱乏也是隱喻愛的匱乏,所以當他們在森林裡面遇到了糖果屋, 就會像是餓死鬼一樣,不斷地狂吃——直到遇見了巫婆,他們才發現自己是掉入了陷阱。如果你對於食物有某一種成癮、或者是經常情緒性進食,那麼很可能就是你所匱乏的那種愛,被換成這個食物,換句話說,食物就是你的糖果屋[3]。

奇怪了,為什麼自己會有這種「糖果屋性格」呢?對我來說,這一切都和你被家人的「餵養模式」有關。想一下,自己的父母親是不是屬於下面幾種類型之一[4]:

  • 給你你不想要的愛:小時候你的家人總是會幫你準備便當,可是邊裡面都是你不喜歡吃的菜,並且逼迫你一定要吃完。
  • 過度匱乏的愛:其實你很期待能夠為家人準備便當,但每一次家人都是拿錢打發,要你去訂外面的食物。一開始你覺得不錯,可是後來慢慢發現,在年紀很小的時候就自我說服「自我獨立」,是一種很悲哀的救贖。
  • 來不及的愛:你很可能符合上面的任何一種情況,但你印象比較深刻的情況是,每次過年過節回家,你的後車廂或者是手上都會塞滿打給你的食物。你很清楚這是他們愛你的方式,但他們從來不知道,你真正喜歡吃的是什麼。而且更難過的是,其實你看穿了,他們給的這些,是一種補償。

你能夠拒絕「不想吃」的食物嗎?

如果你曾經面臨上面這幾種情況,或許會讓你長大以後的生活,對於「要與不要吃」之間有一些糾結,例如:

  • 同事團購牛軋糖或者是泡芙麻糬的時候,你要不要一起跟。你明明沒什麼興趣,卻不知不覺一起跟了。你的脂肪並不是來自於你的貪吃,可是你害怕,如果拒絕了,就變成「不合群的那個同事」。
  • 同事請吃東西的時候,其實不是你喜歡吃的東西,但你依然不好意思拒絕。想說人家都已經請客了,就算是一塊蛋糕、一杯飲料、甚至是一塊餅乾,都可能讓你非常糾結。上面這兩種情形可能都來自於「對於食物和被愛的難以拒絕」,如果你過去對於家人幫你準備的便當往往都無法拒絕、被逼迫一定要吃完,不然有可能在人際關係當中,你也沒有辦法拿捏被愛的界線,含著眼淚,吞下你不想吞的東西。
  • 伴手禮症候群:這跟前面兩個剛好相反,是一種「給愛的模式」。你或你的朋友曾經有這樣的「症狀」嗎?覺得兩手空空去別人家,就會有罪惡感;每次出國旅遊回來,總是要帶一點東西分給同事,不然就會被同事酸。不過,當你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你有考慮過那些接受食物的人,他們有想要吃這些食物嗎?如果沒有,那麼你和那個硬把食物塞到後車廂的長輩有什麼兩樣呢?

上面這並不是說不要送東西給別人、或者是不要隨便接受同事的東西,而是在說明一件事情:接受食物和拒絕食物,往往也對應到我們接受愛和拒絕愛的能力。你的身體是你的,沒有人可以替你負責,為什麼明明是不想吃的東西,但還要委屈呢?

除了愛與被愛,食物還扮演另外一種角色:情緒宣洩。


圖片|《一起吃飯吧》劇照

情緒性進食

如果你曾經因為擔心自己太胖而過度節食,或者是在壓力大的情況下情緒性進食,那你就非常明白情緒和食物之間的關聯了。

有個朋友跟我說,她從小學五年級媽媽就幫她買減肥藥,然後從小的教育就讓她知道,女人要有苗條的外表,才會被人愛(當然過程當中她也真的感受到胖和苗條,在人際關係上面有多大的差別)。所以長期下來她都一天吃一餐,過度的營養不良。

另外一個朋友,在非常高壓的公司上班,老闆脾氣相當不好,她白天都沒有正常吃東西,晚上睡覺前才買一大堆消夜來狂嗑,紓解一整天的悶氣跟壓力。一個月下來,肚子胖了一圈,後來她又很厭惡自己這個樣子,就跑去催吐,沒想到這樣竟然就漸漸對「催吐」上癮了。

這兩個朋友有許多不同的遭遇,但有一個共同的地方是,從很小的時候的之後開始,她們的父親就不在了。在母親有許多情緒的狀況下,她們不知不覺成為了母親的情緒配偶[5],吸納了過多母親的情緒。可是他們自己的情緒,卻無處可去。她們目前都在找一個可以讓她們有安全感的人、能夠依靠的「家」,可是在這個對象出現之前,她們只能夠靠食物來「調解」他們的情緒。

發現了嗎,你真正缺乏的不是食物本身,而是好好被看見、好好被呵護、好好被放在手心照顧,然後從這一個又一個的「好好」當中,看見自己的值得,而不是只值得那些你不想吃的食物、暴飲暴食、過度節食。你真正想要的不是食物,而是一個家,一個溫暖的家。

當你能夠改變對待食物的方式,你也才能夠慢慢改變對待自己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