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生活》的主角總是在重要的人前掩飾自己的脆弱。但讓他人知道自己被需要,是才能讓彼此更加親近。

文|夏超

「你不需要我?沒關係啊,因為我更不需要你。」 我在生活裡確實遇過這樣的人,「滿不在乎」是他們穿在身上的盔甲,而讓別人發現自己的需要,則是比要他們命還難受的一件事情。最近一部英劇《倫敦生活》就嘗試探討了這種人生狀態。

這部英劇由菲比.沃勒-布裡奇自編自演,在今年下半年上映。劇不長,只有 6 集,每集約半小時,因女主角奇葩而大膽的行事風格和本劇直擊人生現實的力度而受到廣泛關注和好評。

這部劇的英文名為 Fleabag,意為睡袋、廉價的旅館、邋遢的人等。Fleabag 是女主角的綽號。她在劇中沒有確切的名字,我們就將她簡稱為女主。那麽來看看這個故事。

有人看上去肆無忌憚,把自己活成了一把刀子

女主是一位倫敦女孩,和朋友合夥開了一家咖啡館,但後來朋友因意外去世了,剩下她一個人打理。咖啡館的生意非常慘淡。有人來這裡可能什麽東西都不點,只是蹭電蹭網。

有了一份自己的事業,本應好好打理,然而女主對待工作可說是漫不經心。咖啡館裡養著一只天竺鼠,時常跑出來,顧客覺得很不衛生,被紛紛嚇走,但是她只是淡定地將它抓回籠子繼續飼養。

難得有顧客點東西,結果她漫天要價,順口來一句「倫敦就是物價高」,甚至還說沒零錢,貪圖這點小便宜。當有人詢問店裡是否有義大利燴飯時,她謊稱有,隨後就到超市買了一份快餐,到微波爐裡熱一熱來冒充。

女主很摳門,不講情面。當姐姐來店裡看看,順便要了份麵包,夾了兩片番茄,她也不忘記宰一把。她就是這麽做生意的。

女主還有個怪癖,就是喜歡隨手拿別人的東西,拿姐姐的衣服,拿繼母的雕塑,拿約會對象的錢,甚至還拿姐姐家的衛生紙。

女主還很毒舌,很少顧忌別人的感受,常常冷嘲熱諷。她和姐姐很少見面,有一次兩人相聚在一次女權演講會上,她因一點小事對姐姐曾經喝醉酒做的醜事說個不停。


圖片|來源

有一次,她急忙跑去信貸公司為咖啡館貸款,出了一身熱汗。她以為毛衣裡還有一件衣服,脫到一半才發現只剩胸罩了。貸款審批員以為她要誘惑自己,女主就直接來了一句:我沒有勾引你,你看你長得那樣。


圖片|來源

而實際上,女主在與男友分手後的確四處勾引別人,挑逗男顧客,勾搭計程車司機,坐在馬桶上,盤算自己有哪些約炮對象。一旦有男人搭訕女主,她就激動地不得了。無論對方長得多醜,年紀多大,她都精心準備,可說是來者不拒。

性觀念開放是一回事,但另一方面,女主還鄙視真情。有一次,女主在公車上被一位擠眉弄眼的男人搭訕,她開心地給了聯繫方式。當她出來和他約會時,羞澀的男人對她示愛,想要和她談戀愛,她不僅不領情,還不屑地罵對方可悲。

此外,女主還是一個重口味又非常悶騷的人。有一次,男友用她的電腦想查一件衣服的訊息,結果發現她的搜索欄中全是「變態、亂倫、大屁股、顏射」這一類詞彙。

這就是綽號為「Fleabag」的女主,活得邋邋遢遢,又肆無忌憚,無所畏懼,不在乎社交關係中的慣常禮節,隨心所欲,心直口快,像是一把刀子,將人們視為正常的生活劃得支離破碎。

我一定不能讓你們知道 其實我需要你們

選擇了如此特立獨行,那也要面對由此帶來的種種困難——生活有時好像就是為了讓人學會低頭,學會承認自己的無力——可即便是在這些時刻,強悍的女主也不願向別人展露自己的窘迫。

她一個人開咖啡館後,需要運作資金。當貸款失敗,她想到向富裕的姐姐借錢,但是她醞釀了很久,難以開口。而當姐姐看穿了她的心思,主動問她是否要借錢時,女主立即否認——畢竟被別人看穿是一件多麽不酷、多麽窘迫的事情呢。

姐姐又關心地問起咖啡館的情況,她謊稱一切都很好。當兩人要離開,姐姐想要給她一個鼓勵的擁抱,結果女主以為姐姐要打她,迅速將姐姐伸出的手臂擋開,退縮兩步,還打到姐姐的臉。她說以後不要隨意抱她,自己根本不需要。

後來姐姐在店裡看到了負債的信件,女主仍舊是一副「我很好,不管你的事」的態度。既然如此,姐姐當然不方便硬要幫忙。

明明非常需要這筆錢,但女主為了不在姐姐面前丟臉,強裝著。(推薦閱讀:致愛裡的瘡疤!《花甲男孩轉大人》:就算會受傷,也要去愛

女主對待愛情的態度也是如此。她很喜歡男友,但總展現出一種你對我來說可有可無的樣子,很不體貼。

做愛時,男友無法滿足她,她就直接推開他自慰起來,還在男友身旁看著歐巴馬的演講自慰,男友實在受不了這樣的對待,就提出了分手。


圖片|來源

分手時,男友有個習慣,要將自己的東西全部拿走,順便將女主的房間打掃一遍,試圖擦去自己的痕跡。女主開玩笑地說,當家裡需要打掃衛生,她就用分手來解決。因為她覺得,兩人過幾天就會來複合的,有恃無恐。

沒想到,男友真的要徹底分手了,女主苦等無果,想要複合,但男友已找了新女友,不願回頭。這時,她才後悔莫及。(延伸閱讀:明明很愛他卻口出惡言?13 張圖表帶你理解薩提爾冰山理論

後來,女主又通過約炮認識了一個帥哥,時常聯繫,還帶他見過家人。家人對帥哥連連稱讚。慢慢地,女主有些喜歡他了。當帥哥說自己可能愛上了一個人,女主就開心地以為是自己。可惜的是,帥哥最後說的是,他不願再和女主保持炮友關係,因為他要對另外一個女人負責。

女主聽了很傷心,但她怎麽會展露內心的感受呢?她只是若無其事地撒謊,說自己的前男友隨時都能回來,讓帥哥不必為自己擔心,還為他祝福。當他走了,女主才卸下偽裝的笑容,黯然神傷。

看到這裡,你應該已經發現,這位女主幾乎從不袒露那些可能會讓自己顯得虛弱的感情。別人看穿了她,想要幫助她時,她甚至將這種幫助視為對自己的憐憫,而不願接受。

她假裝自己的生活風平浪靜,暗地裡又為自己的無力感到羞恥。越是身邊聯繫緊密的人,她越要在他們面前展現出強者的姿態——「我不需要你們」,在她下意識的心意裡,似乎覺得,不需要別人,才是強大的一個狀態。

這當然是一個錯覺。很多人都以為,幫助別人是拉近自己與對方關係的途徑。這沒有錯。但接受某個人的幫助、向某個人尋求幫助,也是讓你們之間建立情感連結的重要途徑,因為對所有人來說,知道自己是被人需要的,都是一件愉悅的事。

當你把你無助的、軟弱的、甚至狼狽的一面放在一個人面前的時候,你們之間的距離是史無前例地近。那一刻,有很多訊息都得到了傳達,比如你對對方的信任,比如對方也可以同樣的把自己交付給你。而如果你始終不會這樣做,可能說明,這段關係更多關於你和對方之間的權力競爭——我不能是兩個人中更需要對方的那個人——你需要這種「贏」的感覺,甚至超過你需要他。

但這很容易會令人作繭自縛,它只會造成你與他人之間更多的隔絕。最後你很可能會發現自己陷入了一個怪圈:不願讓別人看到自己需要他的事實;對方真的認為我們不需要而不再給予,我們又感到委屈和孤單。

無法示弱,也無法接受他人示弱的一家人

當我們在劇中試著為女主的這種矛盾而糾結的人生尋找原因時,我們發現她生活在這樣一個家庭之中:不懂得向他人示弱,也不懂得如何對待他人的示弱。

先說說女主的父親。有一天,女主終於無法按捺糟糕的心情,在淩晨兩點跑到父親那兒尋求安慰。父親問她怎麽了,她在門口支支吾吾,終於說出了憋在心底的話。她覺得自己貪婪、墮落、自私又冷漠,痛陳自己活得很糟,希望能從父親那裡獲得一點人生智慧。然而,父親只是冷漠地回了一句:你這是隨你媽。

父親叫車催她回去,還不讓她上樓。因為他在妻子死後又再婚了,女兒們和繼母關係不好,他想盡量避免衝突。實際上,再婚後的生活不開心,新妻子控制欲很強,他害怕惹她生氣。有一次,他將食物打翻在地,想趕忙撿起來,生怕被妻子發現。


圖片|來源

在新妻子的展覽上,女主將酒杯摔碎故意搗亂,惹怒了父親。他痛斥女兒的幼稚,聲稱自己過得很快樂,自己值得這樣的幸福。接著,他就跑到路邊偷偷哭泣。當女主出去遇見父親,兩人難得聊起了人生,有和解的跡象,而當女主的繼母走過來,父親又立刻嚴肅起來,讓女主趕緊離開。

父親為了維持當下看似美滿的生活,不願向更真實的溝通中邁出一步,又將自己的痛苦和脆弱掩蓋起來。而女主的姐姐也是這樣的人。

姐姐為了維持成功、有教養的形象,有時連個髒字都不敢說。她的老公奔放大膽、滿口胡言,她不敢帶他會見朋友,而且老公在外面不檢點,夫妻關係並不好。有一次,女主的姐姐在開車時受了刺激,心中積累的壓力一下子奔湧出來,開始痛哭,隨即又壓抑回去,對著女主說:我很好。

她也總是隱藏自己真實的需求。她和老公很少有性生活,但自己本身對性很有需求,女主在姐姐過生日的時候買了成人用品給她,她卻否認自己需要。即便是後來,兩人住在一起,女主發現她隨身攜帶著成人用具,姐姐還是尷尬地不願承認。 

後來,姐姐獲得一次很好的晉升機會,去芬蘭做高管。女主鼓勵姐姐離開這裡,離開她那不美滿的家庭,還說出了姐夫曾在聚會上調戲自己的事實。然而,姐姐猶豫再三還是留了下來,不但相信丈夫沒有越軌,還痛斥妹妹說了謊。她這麽做,只是為了維持一個完整的家庭形式。她不願離婚,不願承認自己犯下了一個人生錯誤。

這樣的一家人都在疲憊地維持表面上的美好生活。讓生活看起來正常有序的開展,假裝自己過得很好,對他們來說是如此重要,以至於他們無法接受自己或別人對這樣的生活加以拆穿。

當陷入困境,家人本應是最值得信任的人,最應該尋求幫助的人,結果這一家人,因假裝幸福而不願對彼此坦誠,最後變得隔閡重重。

當女主想要找人傾訴時,她最先想到的不是家人,而是死去的閨蜜。即便是在一個陌生人面前,她也比在家人面前更容易流露真情。(推薦閱讀:王小苗專欄|我們渴望被愛,也渴望被愛的是真實的自己

但其實,一個幸福的家庭並不在於其中的每個成員時時刻刻都過得體面——生活裡始終會有狼狽不堪的時刻,這是一個誰都無法拒絕的真相——而在於當有人陷入困境時,家人之間能夠坦誠、理解,會是彼此最堅定的支持。


圖片|來源

像女主這樣的家庭不在少數。其實我也沒有完全想明白,為什麽對有的人來說,對別人說「我需要你」會是這樣一件充滿羞恥感的事情。為什麽他們必須要以「無懈可擊」的強硬姿態展現在人前。他們想讓別人、更想讓自己相信,自己的身上沒有軟肋。沒有人可以傷害到我——為了維持這個虛幻的信念,他們不惜把所有人推出去。

可能歸根結底,這些人的世界裡,不曾體會過「信任」這件事。他們看起來是無法信任別人會尊重自己的脆弱,不相信他人會對自己的需要給出善意的回應;本質上,他們是不相信自己——不相信自己能夠是一個為人所愛的人。(推薦閱讀:【為你點歌】不是不相信愛,是不相信自己值得被愛

你覺得呢?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