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 字餐桌故事,有沒有一道食物,總會讓你想起某段記憶。讀者投稿,當人生迎來第一次經痛時,爸爸親手為我熬了一鍋紅豆湯,那豆煮得綿密,皮豆分離,是我第一次覺得紅豆湯原來可以這麼好喝。

文|I Cheng Huang

以前紅豆湯對我而言就是路邊攤或手搖杯飲料店 35 元就能買到一大碗的點心,鄰里小店的紅豆湯通常湯如清水,或者紅豆有嚼勁到讓人牙齒發痠。有了幾次不良經驗後,我對紅豆湯是敬而遠之,遇到餐廳的甜點是紅豆湯時也會特別問上一句是否能換。

開始喜歡這道甜品是近幾年的事情。

長輩說 25 歲過後女生身體狀況會大不如前,以前我總是不相信,身為健康寶寶,寒流來襲還能穿短袖在外面跑,鼻涕不留一滴,咳嗽沒有一聲的我,怎麼會敗在 25 歲這道關卡前?

再大的信心敵不過現實,我果然被年紀殺的丟盔棄甲,25 歲那年迎來了人生第一次經痛。那是一種噁心的悶痛,又像是抽筋,只能像煮熟的蝦仁蜷縮在被子裡休息,非得起身時還得像小老頭一樣躬著背緩緩移動。(推薦閱讀:【吃與愛】單人座拉麵:像凝視自己的人生,吃相難看也沒關係

有次冬天早上我痛得厲害,吃了止痛藥後還是在被窩裡哀號不止,爸爸皺著眉問媽媽:「吃了止痛藥還那麼痛,有什麼能幫助舒緩的嗎?」媽媽說:「黑糖水吧?紅豆湯也可以。」覺得喝水沒有營養的爸爸,聽了媽媽的建議後,穿上棉外套就就頂著寒流到傳統市場買紅豆去了(據媽媽口述,爸爸因為沒什麼煮菜經驗,不顧抗議,把媽媽一起打包到傳統市場當軍師)。

去傳統市場的人通常習慣殺價,即使殺價不成功,買了菜還是會要求老闆送兩根蔥撫慰一下受傷的心靈,但那天爸爸沒有殺價,到了賣五穀雜糧的攤位,就吆喝著叫老闆把最好的紅豆拿出來,有機紅豆的價格將近是一般紅豆的 3 倍,但爸爸眼睛不眨一下的就買下了。媽媽勸爸爸紅豆湯煮起來都一樣糊成一團,不用買那麼貴的,但爸爸說:「不一樣,這是要給我女兒喝的!」

回家後,爸爸請媽媽指導,親自捲起袖子洗紅豆、泡紅豆水。朱自清的《背影》的背影一文,因為看到年邁的父親彎腰撿橘子的背影而難過,而我則是看著 60 幾歲的爸爸笨拙洗紅豆的畫面而心酸,爸爸不擅料理,但很認真地煮了也許是有生以來第一次的紅豆湯。

媽媽跟爸爸說好喝的紅豆湯得煮到綿密豆爛,皮豆分離,加了糖以後容易黏鍋,得時時攪動看顧。那個下午爸爸搬了一張板凳,坐在瓦斯爐前看報紙,幾張薄博的紙他反覆讀了 3、4 個小時,不時抬頭看看爐上咕嘟冒著熱氣的紅豆湯,試吃後發現豆子還沒爛,還會碎念幾句「煮好久」,彷彿鍋中燉的不止是幾粒紅豆,而是一位老父親的愛女心切。

晚餐,桌上多了一道紅豆湯,爸爸獻寶似的盛了一大碗給我,笑瞇瞇的催促我趁熱喝。碗裡的紅豆比湯多的多,豆子燉的綿密軟爛,黑糖香氣濃烈但又清淡,這是我第一次覺得紅豆湯原來可以這麼好喝。(推薦閱讀:【吃與愛】佛跳牆:今年我們過得挺不錯,明年也還請多多指教

「好喝⋯⋯」

「那當然,外面哪有店會真的花三四個小時慢慢燉、慢慢熬給你喝。」爸爸驕傲的說。

爸爸煮的一大鍋紅豆湯那天被分食的一乾二淨,當然,我沒有那麼大食量,食客還有一早被爸爸拖去菜市場買紅豆的媽媽,以及聞香而來的弟弟,寒流的冬天裡,一家人圍坐在餐桌前,笑著品嘗爸爸牌紅豆湯,點評哪裡做的好,點菜下次要換什麼口味。

那次經驗讓爸爸對自己的紅豆湯手藝信心大增,也開始嘗試各種變化,往後的日子裡只要我生理期痛得厲害,不管平日或假日,總能在瓦斯爐上找到一鍋紅豆湯,有時加了桂圓,有時加了薏仁,但不變的是,每顆豆子都皮肉分離,入口即化,能吃到滿滿的父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