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 字餐桌故事,有沒有一道食物,總會讓你想起某段記憶。離家在外,我們一群人在宿舍裡煮了湯圓,友誼,從那裡開始。

文|丹心

去年冬至,我和幾位離鄉讀書和工作的室友聚在一塊兒準備湯圓。我們從馬來西亞的四面八方來,在同一個國家卻説著不同的方言,也在不同的文化熏陶下長大,我們對於「湯圓」這二字的詮釋都不同。我從小吃到大的湯圓很簡單,就是糯米粉揉成的白色湯圓,陪著一鍋煮沸的熱水抑或是把煮熟了的湯圓放在花生粉裏攪拌,就大功告成了。室友們的冬至記憶則比較多姿多彩,有著不同顏色、不同餡料的湯圓。

我嚷著色素的危害,其中一位一九九九年出生的室友穎便提議大夥兒一起準備手作番薯圓。她是我們當中年齡最小的,卻也是最喜愛且最擅長烹飪的。

番薯蒸好後,我和同我一起在職場上打拼的婷便奮力的壓碎和攪拌,另外兩個則忙著搓揉著糯米粉。一番嬉鬧後,一粒粒明媚的番薯圓漂亮的待在盤裏。我們等著水沸騰的當兒談她們的大學生活,聊我們的職場日常。我們四個在住進這間偌大的房子時是素不相識的,這一間屋子就像吉隆坡其他的被租出去的排屋,外表像一個平常的住家,裏頭卻是密密麻麻有著很多小房間。 

剛開始住進這一間屋子時,十位女孩誰也不想和誰説話,我們都是窩在自己的房裏,在自己的世界。直到某天我加班至深夜,在開啓通往客廳的門時聞到了一股香味。推薦閱讀:【吃與愛】佛跳牆:今年我們過得挺不錯,明年也還請多多指教

穎和安熬了一鍋肉骨茶。

還想著現在的學生怎麽在晚上十一點多喝肉骨茶,穎便盛了一碗給我,怯生生的問我要不要和她們一起吃飯,她們也剛從學校返家。

友誼是從那一頓深夜的晚餐開始。後來的我們無所不聊,明明相差了好多歲,卻總能彼此傾聽、彼此傾述。很多時候我們聊著吃的,也分享各自的食譜。好多時候都是在晚上十點過後,我們會輪流熬著不同糖水,邊吃邊聊。或是各自從家鄉帶來特有的土產,在嘖嘖稱奇的當下一掃而空。

我從未想過能在他鄉遇到如家人般的室友。在找著房子的當兒,身旁的朋友長輩都告誡我別貪小便宜,得捨得花錢找個環境好的。吝嗇的我當然什麽也聼不進去,選定了這一間住著九個女孩的排屋時,朋友的姐姐擔憂的說接下來的日子不好過了,尤其是愛自己準備食物的我,該怎麽與其他女孩爭冰箱已是一大難題。

一切或許是過多的擔憂,或許也有小確幸的成分。與這三位室友一同去超市買菜,在冰箱前研究該怎麽把自己的菜和肉安穩的同他人的食物放在一起也是一樁樂事。推薦閱讀:【吃與愛】深夜泡麵:那是帶點孩子氣的、有反叛意味的過年

從此廚房便是我們的聚集之地。圍在飯桌前,吃著喝著,我們看著她倆成長,她倆看著我們成熟。一整天的忙碌后,即便離鄉租著房子,也知道總有人等著和你一起吃晚餐或吃宵夜。這一種幸運,在日常裡是一種幸福。

穎後來搬了家,卻還是時不時的跑回這兒和我們一同窩在厨房裏準備吃的。過後不久我便也換了工作搬到另一個市鎮。彼時我還不知道那一次的冬至團圓已是我們最後一次聚在一起準備大家愛吃的食物。

後來的我們都是時隔幾個月便約在某家餐廳吃飯,總會聊到過去在廚房裡的日子。那一段一起準備番薯圓的日子最爲深刻,或許是因為過後的我們都分別了。

我們興奮的撈起煮好的番薯圓,和豆奶仙草的組合讓大家都嚷著好吃。我們聊著下一年的規劃,沒人知道我們會在來臨的一年裡各自會往更遠的地方走去。那時候的我們只知道吃,只知道聊著各自的夢想,仿佛這世界不能拿我們怎麽樣。

於是記憶裏的那一扇門后,永遠只有那一天味道香甜的番薯圓,和很多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