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屆世界婦女庇護安置大會在台灣,現場談到經濟賦權的意義,不僅只是在於實質的「有錢」,更是在於讓女性擁有一個「受尊重的身份」。

「經濟賦權女性,可能阻止性別暴力持續發生嗎?」

第四屆世界婦女庇護安置大會現場,邀請人權倡導者 Nina Smart、聯合國基金會倡議與人道主義事務主任 Micah Spangler、性別平權與人權鬥士 Faith Nafula Wafula、台灣女子棒球倡議者聯盟(TWBAA)共同創辦人劉柏君討論重要議題——多元平等與經濟賦權的下一步發展。


圖片來源:現場拍攝

Q1. 性別暴力的發生,經濟因素是否為決定性因素?當女性經濟獨立,可能避免性別暴力問題持續發生?

致力消除獅子山共和國女性割禮(FGM)習俗的 Nina Smart 提到,

「在獅子山共和國,我們需要的,是重新定義何謂經濟賦權。因為女性割禮在這裡,被視為一種生意,一種系統性的生意,但實際上女性割禮就是違反人權的一件事。」——Nina Smart

女性割禮的形式,包含部分或全部切除女性的外生殖器(包括陰蒂),也可能會縫合陰道口或刺穿陰蒂等,通常也由女性執行。女性割禮的習俗背後,是對女性的歧視,以性恐嚇的手段,侵害人權。Nina Smart 同樣提到,「女性不會因為有錢,就能離開一段暴力關係。」


圖片|女人迷

性別力百科

女性割禮

Female genital mutilation

「包括所有涉及為非醫學原因,部分或全部切除女性外生殖器,或對女性生殖器官造成其它傷害的程序。」

參考資料:世界衛生組織

Nafula 也直接點出,經濟賦權不見得能解決性別暴力問題。

「我們都預設了,當女性獲得經濟賦權,她『可以』為自己站出來,她『可以選擇離開』。但實際狀況是,性別刻板印象才是造就性別暴力發生的原因。」


圖片|女人迷

她分享自己看過的經驗,「當女性在家庭內有了與男性相同的經濟權力,我們看到,性別暴力問題並沒有停止發生。甚至,當女性有能力為自己發聲,家中的施暴者,可能更想要透過暴力,重奪家中權力與秩序。」(推薦閱讀:家庭小法院|家暴沒有錢請律師,我還有什麼方法?

劉柏君則分享自己在勵馨基金會協作的經驗,透過雇傭計劃(employment system)的客製化設計,勵馨基金會提供受暴女性在基金會工作的機會。「因為過去我們觀察到,從庇護所離開的女性,有超過 80% 會在六個月後再回來,因為沒有足夠的錢生存。」

「透過僱傭系統的設計,我們希望的是不只是陪伴倖存者的身心復原與療癒,更是讓他們有能力,過自己想過的生活。」

Q2. 經濟賦權女性,有沒有任何成功經驗?

Micah 提到,我們必須經濟賦權女性,尤其是年輕女孩。他分享聯合國的 Girl up 計畫,並提到在許多國家,女孩沒有自己的出生證明,沒有獲得應有的教育權利,可能會因此導致童婚問題,以及負面循環。(同場加映:五個童婚的殘酷真相:每一分鐘,都有28個未成年少女被迫結婚


圖片|女人迷

Wafula 分享,經濟賦權第一線倡議的草根性組織的重要性。「我們必須很直接地去看也去問,一個女性在他的日常生活中,最需要的是什麼。」

Nina smart 點出,經濟賦權的意義,不僅只是在於實質的「有錢」,更是在於擁有一個「受尊重的身份」。她分享了一個故事,自己有個朋友曾經經歷女性割禮,小的時候她沒有能力決定自己的命運,長大後,她有了資源,就一起參與廢除 FGM 的倡議行動,給未來的女孩一個新的命運。

劉柏君真誠分享,「與其說我們賦權這些倖存者,其實我感覺,是他們賦權了我們,讓我們的工作有了意義。他們曾經是接受者,而後他們成為了給予者。」

她分享其中一個女孩的故事,有一個 18 歲的女孩,懷孕 6 個月,她以為自己就要永遠當個家庭主婦,放棄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們鼓勵她,如果她想要,可以擁有不一樣的未來。」於是她在生產後,白天工作,晚上夜間部大學,「她很開心地告訴我們,原來她還有資格追求想要的幸福。」


​​​​​​​圖片|女人迷

Q3. 小額貸款(micro finance)會是有效方法嗎?

Micah 提到,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穆罕默德·尤努斯發展了「小額貸款」和「小額金融」的理論和實踐,並創建孟加拉鄉村銀行,是很重要的突破。一個機會,其實可以改變人生。「而申請者也會回報,並且也幫助其他人。」

Nafula Wafula 分享,小額貸款是很實際且落地的作法,在肯亞,即便窮困的鄉村,都能夠取得資源。Nina smart 則提到,小額貸款不只是對女性服務,也邀請男性加入。「他們有機會申請,一起承擔責任,對於我們來說,這是一個成功的例子。」

劉柏君則期待,在台灣,我們可以透過更有系統的金融協作,照顧身心創傷的女性。

議題對談現場,能量豐沛,經驗交錯,來自聯合國、非洲、台灣的角度,我們看見經濟賦權,不會是終止性別暴力的唯一解,經濟賦權更重要的精神意涵,在於讓女性跳脫經濟依賴的負面循環,從自己的身上找回力量,還給她應得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