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沒安全感,對方暫時不見就很焦慮。但是,這個情況是可以被改善的,只要我們願意踏出第一步。

文|角落星

兩個星期前與朋友臨時起意,約了趟兩天一日的溪頭遊,起意的來由是因為彼此剛好有些困於心中的煩憂,有對於生活轉變的迷茫,有對於愛與被愛的自我探問,也許對於無解或申論題型解答的扣問而已,短暫的出走或許是個出口,去一個地方好好的,慢慢的把一個問題細細地層層分解,抹上蜂蜜芥茉或白奶油,去聞到前所未聞的氣味。

朋友說,她好像沒想過好好安排自己的生活,在工作與讀書之外給自己一趟慢旅行⋯⋯

現代人步伐緊湊,「往前進」的哲學觀又使得人們更難以慢下來,更遑論停下來。我也是在 25 歲之後,才漸漸懂了慢生活,甚至是慢活。25 歲以前的我,也如大部分的人們不敢停下來休息,好像一旦停下來就被貼上一種不思上進的貼紙,所以只好不斷的往前,即使當時的身心已追不上設定好的行程,我想,那是一種很深的焦慮:「如果你停下來,你會因為追不上其他人而喪失生存的利基。」這樣的焦慮氛圍常在柯林斯在一些管理類的雜誌看見。

出發的前幾日有一颱風來台灣,所幸它來得快,去得也快。當日的天氣相當的適合出遊,沒有平常暑假的酷熱,也未有大雨敗興,上天對第一次挑戰來溪頭走步道的我們算是非常的友善且貼心。抵達時已時至下午二點,我和朋友先去妖怪村吃點東西,那是一份 60 元的米糕,我們就在小小的桌子邊吃邊聊起來。

或許到底我算是樂觀的人,年紀愈長,我愈選擇去相信「人是具有可塑性的」,即神經心理學的重寫「神經迴路」。現下有許多談論關於親密關係中兩方如何形成互動的理論,心理學家 John Bowlby 的「依附理論」(attachment theory)即延伸探討親密關係中信任如何運作,大致可區分為三類:安全型依附、焦慮型依附、逃避型依附。(延伸閱讀:矛盾依附型兒童:你在我覺得煩,離開又讓我沮喪

而焦慮型附附的人與逃避型依附的人像歡喜冤家,這兩種人在一起最易喚起彼此深層的恐懼,讓焦慮者不斷反覆確認愛、呼喊愛,而逃避者則有意無意的讓自己甚少投入或承諾他們的關係。若依傳統的心理學中宿命論的氛圍,原生家庭帶給人們的影響似乎像個魔咒,人們所有行為,動機的背後都是在回應過去的失落及未竟事宜(未完成的事) ,身體長大了但靈魂卻停留在那個受傷的時刻。近二、三年我一直在嘗試著改寫自己的神經迴路,不論是憂鬱,疼痛或者親密關係中的型態,也經由自己的感受及他人的言談的反饋得到了證實。

在親密關係建立的初期,其實需要很大的勇氣與很多的等待,要有面對自己及對方被過去經驗喚起激烈難明情緒的勇氣,要有執著的相信彼此一定能在關係中成長的等待,光有好感是不夠的。

我自己是比較容易不安的,但我與男友阿柴在一起時反而是他很沒安全感。常常,我們一起在外頭用過晚飯後,他會詢問我是否要去其他地方散步,若我說想回我家休息,阿柴會自己生悶氣,他總覺得我不想多待是因為不夠喜歡他。還記得那還只是去年的情況:阿柴打了二、三通電話或只有一通電話,但我因為嗜睡的情況而沒接到,他就會感到一種難以言明的生氣與不安,質問我,剛剛到底在哪裡或做什麼?

其實,我真的沒聽到手機在響,大多的時候我是睡著了,可是阿柴就是感到焦慮。朋友聽到這,詢問我,那我是怎麼有耐心去因應這樣的情況呢?我想,是「相信」吧,我相信安全感是能訓練的,也相信假如阿柴原本的神經迴路中的「刺激(我沒接電話)-激起的認知與感受(不放心,焦慮)-反應(生悶氣)」,在他多次反覆確認後(我真的只是在睡覺),沒接到電話這個刺激的輪入漸漸會長出其他的路徑去延伸他的感受及反應。在初始階段,可能對方還是會反反覆覆的確認,但新改寫的路徑只要有足夠的次數去行經,這條原本陌生的迴路便被 「活化」了,下次再出現同樣的外在刺激時,就能有選擇。

我想,許多的心理諮商與心理治療也是秉持著人的安全感,愛與被愛的能力是能經由不斷地練習去重寫一條新的路徑,伴侶若能如心理師與當事人間有著這樣信任的默契,信任對方能安全地讓自己重新成長,那關係便成為重建依附關係的 「安全基地」 ,可以放心地在這吃,喝,哭泣,歡笑與出走。


圖片|來源

這次我與朋友「出走溪頭」,算是一個小小的挑戰,平常不太運動的我們選了較為平緩的大學池步道,一路上有像山嵐或霧的東西出現,朋友很興奮的想錄起來,她一直說我們就像來到一個很厲害的地方。其實對以前的我來說,去某地遠行參加活動對我而言是很困難的,我害怕交通,害怕身體不能負荷,害怕背痛發作⋯⋯但為了建立一條不同的路徑,我在一次一次的交通往返中,感覺到了自己身體的變化,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更加地不那麼疲憊與焦慮了。

也許神經心理學的重新建構神經迴路與後現代敘事治療裡的發展豐富獨特的故事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活化加強當事人有能力的部分。我指著手機下載的計步器 app 對朋友說,你看!我們今天創造新記錄囉!下次想到要爬步道就會因這次的經驗而有一些些信心為基底了。

力量,是可以被走出來的;愛,是可以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