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筋肉媽媽,在經歷婚姻外遇後,我們要如何繼續面對彼此的關係?

(先回顧專訪上篇:專訪筋肉媽媽:婚姻出軌時,我第一次聽見愛情碎掉的聲音

不是對方忘了照顧你,而是你先忘記照顧自己

她很感謝的是,當時筋肉媽媽的母親有握著兩個人的手說,不然這樣,你們先分開住一陣子;如果過了一個月,還是很想離婚,我就幫你們簽字。

站在戶政事務所前,三個人,捏著同一張離婚證書,成為同一道背影──像是在說,在長長的人生面前,有什麼該修的該還的,就好好去走一趟。我們從來沒有誰,比誰偉大。

那天之後,他們於是各自有了機會重回沒有彼此的人生。那段日子裡,她開始出門上班、喝咖啡、寫部落格、運動......,「那時候我才有一個體悟,在三十歲以前,你覺得所謂結婚,就是你身邊從此有一個人在陪你。但其實不管你是在什麼狀態,你都需要有一個可以跟自己相處的時間。」

「過去那些日子,我不斷沈溺在『為什麼懷孕後,都是我變醜,為什麼你還去外面跟別人好?』的受害情緒裡。」而那樣委屈的心情只會無限上鋼,「你會覺得,我需要被呵護、被照顧,你不秀秀我,就是你王八。因為你害我必須懷孕生小孩。」因為在這個時候,你已經落入「受害者情境」。

「當你翻舊帳時,你就是把自己當成一個受害者、讓自己陷入一個可憐的情境。久了,你也會真的認為自己就是那個最可憐、最弱勢的人。」

「在那個情況下,不論對方怎麼安撫你都是沒有用的。因為你要翻舊帳,你的目的就是要對方順從你。但你翻一次、兩次、三次,他可能也會覺得你煩,會想『你到底要什麼?』」

而你可能也回答不出來。你甚至可能曾經自顧地融入受害者角色;要到很後來,你才發現當一個受害者不會拯救自己。「那是沒有任何幫助的行為。」

她於是認真地談到,不論是結婚或懷孕後,我們都應該維持生活中原本的興趣。那才是一件最健康的事情:「只要你因為婚姻放棄任何一件你喜歡的事情,你一定有一天會回來怨嘆。」

她知道,筋肉爸爸從沒有要她犧牲自我。那是她自己當初的選擇:「當初我覺得,生了孩子後,我就想要好好地待在家陪伴他。但我其實是一個很需要在外面活動的人。於是待在家讓我總是很沮喪,當然也就沒辦法照顧孩子......。」

而當妳先忘了自己,很多時候,愛你的人再想幫助你,你的心已經如同一道委屈的無底洞,再怎麼樣都填不滿。

如何面對有過外遇的婚姻?「先問自己要不要原諒自己」

今年九月,筋肉爸爸突然中風。看到在家裡、醫院、工作間來回的奔波的筋肉媽媽,有朋友告訴她:「妳現在這麼辛苦,我只要想到他之前背叛妳,我就無法原諒他。」

她於是想起那幾年,自己可能曾經也不是不能原諒對方,而是不想。

那個「不想」是什麼?是「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你居然去找別人」、是「我生為女人,生孩子做了那麼多犧牲,你都不用」,還是「你不覺得不管如何,你就是做得很過分嗎?」

後來的後來,她發現她不能原諒的,是她自己。

「有時候,是你不願意原諒你自己的心。」她體悟到的一件事是,「你的執著與不原諒,反而只是讓自己有一個心結卡在那裡。」於是,你看似制約了對方,但也同時捆綁了自己。你對此永遠,永遠都不會快樂的。

她想說,婚姻永遠是兩個人的事情。在事情發生的當下,你們是否嘗試溝通?你有開啟對話的意願嗎?執著在對方的錯,這件事有實質的幫助嗎?問問自己這些問題,還有告訴自己,沒有人是十全十美的。你可能會犯錯,我可能也會。重要的是,你們還想不想要這段關係:

「現在外面誘惑那麼多,醫美又那麼發達;加上人類是靈長類,你敢保證結了婚,你不會再愛上別人嗎?這件事好像不符合邏輯吧。」

「我反而覺得,每個人都有出軌的機會。但最重要是,如果今天這件事發生了,你們願不願意去理解背後的原因,一起想如何面對與解決?」

「而如果你們決定重回婚姻生活,就不要再重提過去的事。」因為,婚姻裡的第三者可能不只會出現一次。而最重要的,永遠只有未來。

婚姻很難。從來沒有人說過它很簡單啊。她回想起自己三十歲那年,身邊的人不斷告訴她,妳再不找個人嫁了,卵子就要老掉了;她也過問自己,好寂寞的人生,好害怕真的孤老終身。

也許當初結婚,就是不想要一個人。但如果兩個人的生活,反而開始讓你更有負擔,讓你想去找別的懷抱,或開始懷念單身的日子,那肯定是這之中出了什麼問題。

而關係走到這一步,也很簡單啊。就是看見婚姻出現洋相,赤裸裸地,沒有光鮮亮麗,不再是夢幻想像;而婚姻是,你們在看穿滿地荊棘後,對方仍舊是那個讓你願意繼續溫柔期待人生的存在嗎?

不委屈,不低頭,兩人相伴,是為了昂首。這是那天,我聽完筋肉夫妻好坦誠的故事以後,腦中浮現的一個畫面。(專訪下篇:「他突然就中風倒下」專訪筋肉媽媽:任何關係都一樣,你不會一直擁有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