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蔡依林出遊一事被報刊以「G 奶」下標,此類缺乏性別意識的行動讓蔡依林在社群發文表示「以 G 奶作為標題的系列文章,對閱讀者來說,你們接收到的性別教育意義是什麼?」從蔡依林一事看身體議題,這兩週,美國政治脫口秀主持人 Bill Maher 在節目上表示「肥胖羞辱不需要終結,必須被帶回主流文化。」,引起大眾對於身體意識的討論。

在台灣,本週甫出刊的八卦雜誌內容,報導近年來提倡「怪美的」身體自主意識天后蔡依林出遊,但下標的方式與相關內容卻藉解放身體之名,讓人感到不舒服之實。

先別替我安上「政治正確」與「言論審查」這兩個標籤。引用知名哲學家 Karl Popper 於著作中所言:

「如果我們延伸無所限的寬容,乃及至那些所不能寬容的事物。在我們尚未讓寬容的社會做好防禦狀態下,讓對於不能容忍的事物不停猛烈攻擊,那麼,(我們所)容忍、寬容的事物終將會被摧毀。」

——Karl Popper (1966, p. 265, n. 4).

這段話,在近代討論言論自由「是否觸及政治正確的敏感神經」的相關爭論文章裡常被引用,回到這系列的新聞下標,究竟女性身體——特別是觸及到個人私密處與身體解放議題,直接作為標題拿來探究是件好事嗎?在討論政治正確、言論自由與審查的關聯性成稿以前,想先藉由蔡依林這次的事件帶大家回顧這兩週在美國也掀起的身體解放爭議。(推薦閱讀:蔡依林《怪美的》談外貌焦慮與擁抱真實:「誰有資格定義好看?」

Bill Maher:肥胖羞辱必須回來!

在今(2019)年九月第一個週四時,美國 HBO 的政治脫口秀節目《Real Time with Bill Maher》主持人 Bill Maher 在回顧美國境內總統候選人初選發表時,提到健保,Bill Maher 話鋒一轉的提到肥胖,根據資料,美國境內有 40% 人口體重過重與肥胖,根據節目片段,他在一開始先用紐約時報的報導帶入話題,但戲謔性的轉換說著:「肥胖與糖尿病、心血管疾病、貞操⋯⋯」

呃,對,Virginity 貞操,見下圖:

後面他繼續加碼說著肥胖的壞處,戲謔性的說著:「肥胖者飛機上要買兩個座位」、「不要再跟他們說吃些什麼了,他們不該吃東西!」,直到該段的最後 Bill Maher 義正嚴詞地說著:

「你知道在八月有 53 名美國人死於槍殺案,很糟對吧?但你知道有四萬美國人因肥胖與相關疾病而死亡耶!」

「肥胖羞辱(fat shaming)不需要終結,必須被帶回主流文化。」

Bill Maher 在節目觀眾一片掌聲中以上面這段話作結。

事實上,肥胖羞辱從未離開過

節目播出後的一週,另一名脫口秀主持人 James Corden 表示他上週在電視前看到這番言論,開頭就說:「我心裡想著,這段言論大概由我來回應最適合吧。」

他繼續說著:

「我們這些過重的人常被說笨、懶惰、不克制自己。」

「但我們知道,我們知道處在過重的狀態下對身體不健康,而相信我,我一生都在控制我的體重,而我失敗了。」

「我試過控制飲食來調整我的體型,但是很明顯的我失敗了。」

最後他對 Bill Maher 的那段在群眾掌聲中的結論作出反擊:

「讓我們承認吧,肥胖羞辱就只是單純的霸凌(bullying)而已。」

「而這霸凌只會讓肥胖的問題更為嚴重而已。」

James Corden 提到,與其提倡肥胖羞辱,應該從教育提倡健康飲食概念、維持體態的重要性,並且讓天然與健康的食物更易取得。

「我很感謝 Bill Maher 注意肥胖的問題,我也會持續關注自己的體態與肥胖相關議題,也希望大家一起注意。」(推薦閱讀:為什麼要爭取肥胖權?以為歧視不存在,比歧視可怕

這週,美國印第安納大學的藥理與毒物學系教授 Bill Sullivan 發表了一篇文章,表示 Bill Maher 所說的肥胖羞辱是錯的,因為有些人真的就是因為基因與不可控制的因素肥胖,而且,肥胖羞辱並沒辦法改善體態,在 2013 年的研究顯示,肥胖羞辱等刻板印象,只會讓體重過重的人有三倍的機率繼續維持過重的體態。此外,在 2016 年所出版的研究中 (Webb, 2016),探究美國女大學生對體態維與言論的相關心理調節作用,發現肥胖羞辱或體型羞辱等,會與這些女大生的自憐(self-compassion)有著調節關係。每項研究都顯示肥胖羞辱,以及體型羞辱,均不適合拿來協助改善肥胖的現況,況且,肥胖羞辱的現況就像  James Corden 在回敬 Bill Maher 的片段內一開始就說的:

「讓我們正視,問問你身旁的過重朋友吧:肥胖羞辱未曾消失過。」

讓我們在接著談談政治正確、言論自由與審查的邊界前,回到蔡依林這幾天的報導上,這篇新聞的下標有違性平教育,或是最基本的,尊重他人身體自主權,公開談論任何人的體態,與其是否為公眾人物無關,皆不宜拿來做文章——甚至只是為了吸睛的標題,如果我們對於這類的言論仍舊寬容以對,最終,就像開頭的引言所述那樣:言論自由的寬容終將因此有所緊縮,或是因而摧毀。

至於體態與肥胖羞辱,就讓蔡依林今年奪下金曲最佳專輯內的《怪美的》以音樂回應那些過時的疑問吧:

誰說 錯的 對的
說 美的 醜的
若問我 我說我呢
怪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