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我是個傻子也是個瘋子,我愛你,但並不一定和妳有關,我是這樣自私地喜歡著你,永遠拿出真心來拼搏。提筆寫下這篇文章是因為我明白,那夜以後,離開那間位在深巷內的愛店,你我已經不再瘋狂。

那夜,離開那個燈光昏黃的地方時,我便知道這是最後一次這樣坐下來面對面了。

四年前,我認識了妳,那時,我們還是工作上的合作關係,正確來說,對彼此的認識比「網友」還淡,那時我只是個對人生迷惘的、剛出社會的小女生,而妳早已是某一個部門的主管,我們之間的交集頂多就是妳在網路上看到什麼「熱點」議題,和我分享,希望我若有靈感,能寫寫稿。

四年後,我已在職場上成為小小的主管,而妳早已是某間國際企業中的厲害角色,其實與四年前無異,妳對我來說總是那個厲害的角色。我總遠遠與妳相望,一個人看著妳的臉書、Instagram,偷偷追蹤著妳,偶爾丟幾則訊息閒聊,不過,對妳的私生活與內心幾乎一無所知,從她人的形容中認識妳、了解妳。

等待了四年,我們終於見上一面。妳知道我這幾年來,總是喜歡自己去一間酒吧,喝幾杯不同味道的特色調酒,像人生一樣,只是在酒吧幾乎像個暗房一樣令人安心,讓人能安安靜靜地躲藏在裏頭,安放那些平時生活中無法安放的複雜情緒。

我們在那裡見上一面,兩個人的聚會,再也不是在品牌活動、工作場合見到彼此,而是真正好好地坐下來,喝一杯酒,聊一些這幾年社群之下,那些我的心路歷程,還記得,談話之中,我時而大笑,講至激動與傷痛之處,我甚至還落下淚,不曉得妳是否有嚇到呢?


圖片|電影《藍色是最溫暖的顔色》

見這一面之前,妳說妳當天要交週報,沒辦法那麼早到,我看著訊息,只是淡淡回妳:「沒關係,我已經等了妳四年,再多等這一小時又如何呢。」其實這一切對我來說都是真心話,而對你而言或許是玩笑話吧。

那夜之後,妳與我開始對話頻繁,我內心偷偷覺得那個曾經對我來說「高不可攀」的妳,終於縮短了一些我們之間的距離,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我開始發現保護色下的妳,也有不能隨意讓人觸碰的傷痕,關於那些說不出口,卻多年深藏的情感,像是妳一個人獨自暗暗地豢養著一隻好美好美的金魚,她漂亮而美麗,妳們曾經是那樣親近、不能沒有彼此,時常通信、對話,彼此了解彼此的所有,靜靜地梳理彼此被生活紮的豎起的毛,平常那些剛強的,在碰到彼此時,都能被溫柔對待。

而我,是靜靜地聽著,任性地寫著,開始每晚為妳寫著短篇「擅自為妳點播」,寫一段話給妳,點一首歌送給妳。妳深深地愛她,就讓我淺淺地守護著妳,用一個隱晦的方式,每天持續寫一段話送給妳,不具名地,但妳明白地,那位在妳心中 15 年的她,即使在遙遠的遠方,就連剪了新髮型,仍然會傳幾張照片問妳哪張好看呢?妳說,妳們是朋友了,不再是當年的情人關係了。

但在我看來,妳們早已永遠為對方在內心留下一個保留席。就像妳說的,在她之後,妳已經不瞭解什麼叫做「愛情」,其他都是「喜歡」。我明白的,可是妳並不能阻止任何一個人愛上妳,對我而言,喜歡一個人,即便知道對方不喜歡自己,但能有一個機會當面跟對方說:「我喜歡妳,真的好喜歡、好喜歡」這一切便值得了。

因為喜歡就是這樣的,能當面說出口,就已是此生的幸運。(推薦閱讀:【關係日記】《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高潮是海的形狀


圖片|電影《藍色是最溫暖的顔色》

這樣的我,在妳眼中是過分浪漫,因為務實而理性的妳,很少這樣的,與我不同。我說我是個傻子也是個瘋子,我愛妳,但並不一定和妳有關,我是這樣自私地喜歡著妳,永遠拿出真心來拼搏。

提筆寫下這篇文章是因為我明白,那夜以後,離開那間位在深巷內的愛店,妳我已經不再瘋狂,妳不再說著妳過去的故事,而我不再擅自為妳點播。

最後,就讓我用最後一首歌送給妳,擅自為妳點播,謝謝這四年來自己的等待,也謝謝妳為我開啟了一扇門,妳還是那個優秀的人,而我還是那個浪漫到無可救藥的女人。

獻給妳,也讓妳獻給在妳心中居住長達 15 年的那個她。

「你知道這一生 我只為你執著

不管他喜還是悲 苦還是甜 對還是錯

你知道這一生 我只為你守候

我對你情那麼深 意那麼濃 愛那麼多

等待著你 等待你緊緊擁抱著我

告訴我你的心裡只有我

永遠愛我 等待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