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成人片演員 Mia Khalifa 符合主流審美觀——豐胸、細腰、翹臀,讓她大受歡迎。然而,最讓她恐懼和擔憂的,也正是她的身體。妳在成長過程中,或許也常對自己不滿意,害怕被批評外貌。親愛的,這不是妳的問題,是我們的社會出了些差錯。

2019 年 09 月 05 日,前成人片演員 Mia Khalifa 接受 BBC 專訪,分享她在過去演出成人片的經驗與感想。當時投身 AV 產業的 Mia Khalifa 正值 21 歲,在街上被工作人員相中。他們稱讚她漂亮,說服她成為「裸體模特兒」,在資方的手法操作下,她似懂非懂地簽下那一紙合約。

儘管 Mia Khalifa 在成人片界頗有名氣,為公司與色情影音平台創造上億的瀏覽量,以及好幾百萬元的收益,身為演員的她,卻只拿到 12000 美元的酬勞。而這種勞資不對等的情形,在成人片產業中相當普遍。

當主持人問及,公司是否把她當成全然的賺錢機器時, Mia Khalifa 毫不猶豫地點了頭。

性別力百科

色情

Pornography

透過圖片或文字描繪的性露骨的婦女附屬狀況,這也包括女性被非人化為性對象、東西或商品;享受痛苦或羞辱或強暴;被綑綁起來、切割、毀害、瘀傷,或肉體疼痛;擺出性屈服、奴役或展示的姿態;身體被裁減得剩下部分、陰道被東西或動物插入、在故事情節中被貶抑、受傷、受折磨;看起來骯髒或低人一等;流血、瘀青、疼痛都呈現性意涵。

參考資料:MacKinnon, 1987

擁有 S 曲線的我,也擁有最深的身體焦慮

Mia Khalifa 的外貌與身材,很符合主流審美觀——豐胸、細腰、翹臀,這也讓她在成人片界大受歡迎。然而,最讓她恐懼和擔憂的,其實就是她的身體。

「我童年時期一直都受到體重問題的困擾。我從不覺得自己有吸引力,也不覺得自己值得被男性注意。」

於是,Mia Khalifa 開始減重,但胸部也因而變小,這點讓她非常在意。

「我最大的不安全感,來自我的胸部。」

她運用一些方式讓自己的胸部變大。「我那麼做之後,我開始得到男性的關注,我從不習慣這種關注。」

「我覺得除非我保持我的樣子,和依照人們對我的要求去做,或者滿足人們對我的期待,不然我就會失去關注。」

而 Mia Khalifa 的身體焦慮,可能也發生在許多女性身上。

回想成長歷程,你或許也曾經歷或聽聞,許多女性是如何被批評外貌。其中一個原因,來自於媒體對於女性形象的塑造。(同場加映:如果你也有外貌焦慮,與其相信廣告,不如相信自己

在《女性研究自學讀本》 (Teaching Yourself Women’s Studies) 一書中,作者 Joy Magezis 提出:「⋯⋯媒體通常是以男性觀點呈現女體(將她當成客體, object ),而不是去呈現身體裡面的那個女人(主體, subject )。」

08 月 06 日,我們在 facebook 募集「一句話說你遇過的外表攻擊」,收到近千則的留言,許多人都曾有被批評外貌的經驗。如果你也想分享,歡迎和我們聊一聊。

 

「我覺得任何人都有可能缺乏自信。不論你是來自一個很好的家庭,或者家庭背景沒那麼好。」

我自己做的決定,可我也真不敢拒絕

即使退出成人片界後, Mia Khalifa 也無法完全從過去脫離。那些影像會一直在網路世界流傳,她沒有權利要求刪除或撤下,而且難以得到相應的報酬或補償。另外,在 Mia Khalifa 的內心深處,則留下很大程度的創傷與壓力。她說,當她在公眾場合時,特別容易感到焦慮與心慌。

「我覺得人們可以看穿我的衣服,這帶給我深深的羞恥感,它讓我覺得我失去了所有的隱私權。我也的確失去了,因為在 Google 上一搜就能搜到我。」

她曾在成人片中,扮演一位穿戴伊斯蘭頭巾的女性,因而遭到抨擊。其實,在拍攝當下,她認為自己應該要拒絕,因為這對穆斯林而言具挑釁意味。

「我一字不差地告訴他們(工作人員):『你們會害我被殺掉的』。」 Mia Khalifa 說,「但他們只是大笑。」

當時,要說出自己的想法,讓她感到非常緊張與害怕,更不知道該如何繼續堅定地拒絕。


圖片|來源

從噤聲到願意談,是艱難但必須的路

「我沒有把自己視作一名受害者,我不喜歡那個詞。確實是我自己做的決定,儘管那些決定很糟糕。」

看似事過境遷,但那些傷痕,至今仍對 Mia Khalifa 造成影響。現在,她決定站出來,針對成人片產業,訴說自己的想法,盼帶給其他和她經歷相同情況的女性,擁有開口與面對的勇氣。(推薦閱讀:政大副教授康庭瑜 X 女人迷 Audrey:文明多長,叫女人閉嘴的歷史就有多長

或許,你也曾在某刻,覺得不舒服、不對勁,但你卻不敢言說,害怕是自己小題大作。我們想要鼓勵,女性們勇敢開口,明確表達自己的意見與心聲。

從Mia Khalifa 的個人故事出發,我們看見,社會氛圍和性別體制如何作用在一個人身上。

個人即政治 (personal is political) ,身體焦慮、男性目光、無法勇敢說「不」,可能是你我都會面臨到的困境與問題。願有一天,我們能真心喜歡自己的身體,不為批評所動,也可以全然擁有拒絕的權利與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