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看《漢娜的遺言》第三季。每個人心裡都有藏著不想被人發現的小秘密。曾經可恨的人,似乎也有可憐與可惜的境遇,而在這種狀況下,我們可以如何同理?「我擔心我們越大聲,其他人就越難找到自己的聲音。」

文|Cynthia Wang

「嘿,我是漢娜,漢娜貝克,不要調整你聽這段錄音的裝置,不管那裝置是甚麼,是我,本人現身立體音響中,不會有再次演出,沒有安可,而且這一次絕對不會再有要求,因為我要告訴你,我生平的故事了。」

美劇漢娜的遺言自 2017 年在 netflix 上映後,獲得廣大討論,也引起觀眾對校園霸凌、強姦與自殺的討論及反響。也在今年 8 月下旬,推出了第三季。


圖片|Netflix

從第一季,漢娜的錄音帶道出她生前所遭逢的一切,第二季藉由一張張的拍立得揭發了更深處的秘密,到了第三季,沒有了漢娜的視角參與,改由新同學阿妮第三人稱的描述,卻讓我們更身歷其境,彷彿自己也是自由高中,甚至是主角群的一份子。(延伸閱讀:走出被霸凌的牢寵:請先理解,這不是你的錯

我們隨著前兩季的劇情,知道了誰是壓垮漢娜這條生命的稻草。很顯然,縱使大家追完劇都對最大的惡人-布萊斯.沃克,恨得牙癢癢,覺得他就是個大禽獸,但真正的加害者只有他嗎?事實上,沒有人是完全清白的。(延伸閱讀:「一群人欺負一個好人的故事」校園霸凌背後,充滿人性的「黑羊效應」心理學

第三季惡人布萊斯的去世,並沒有為大家的生活帶來安寧,而是掀起了更大的風波,本季主題環繞在找出誰是殺了大壞蛋布萊恩的兇手,隨著阿妮的口白,我們從不同角度,對同一個故事看到了更多不同的面向、原因、與詮釋。


圖片|來源

克雷:「你一直在騙我!」

賈斯汀:「我沒殺了布萊斯」

克雷:「那就讓我相信你!」

你所認知的,不一定是全貌

你所認知到的一切,就是事情最真實最完整的樣貌嗎?也許正是為了讓我們更能看清事件全貌,所以本季才會由媽媽在布萊斯家幫傭的阿妮,來做為闡述者。我們所認知到的布萊斯,就是一個自以為是,無可救藥,不知悔改的玩絝子弟。但是藉由阿妮的視角,我們認識到了不一樣的布萊斯:他的家境富裕卻缺乏溫暖,常常得自己一人在家,在他認為是孤獨寂寞的處境,卻讓其他的同學們好生羨慕,因為可以常在家開 party。因為在自由高中發生的事情被迫轉學到另一所高中,但他在新環境也因自己做過的惡行惡狀而成了眾之矢的。

此外,本季中,也因為每個人心裡都有藏著自己不想被人發現的小秘密,或多或少的向彼此撒了謊,環環相扣下,差點再度鑄成悲劇。但隨著每一道面紗被揭開,我們對劇中人物的諒解也就多增添一分,曾經可恨的人,似乎也開始對他們的境遇感到可憐與可惜。

「我擔心我們越大聲,其他人就越難找到自己的聲音。」

說出你們的故事,這是第一步

在第三季中,我們可以看到潔西卡所帶領的「不要碰我身體」旨在打倒運動員,男性主義與強暴文化的學生社團蓬勃發展,但到了劇情中後段,潔西卡才發現整個社團在她的帶領下漸漸偏離軌道,她們只想讓其他人也感受到她(他)們的痛苦,想藉由吶喊,讓所有人明白她(他)們的訴求,但卻忘了,應該先傾聽那名受害者的經歷與心聲。

本季與前兩季最大的不同,就在於受害者們再也不怕為自己挺身而出,為自己發聲。

潔西卡率先站出來,毫不諱言的表明自己的經歷,她的勇氣擴散出去,鼓勵了許多的「倖存者」站出來面對自己的創傷,讓大家認知到其實生活周遭的「倖存者」,遠超乎自己想像,同時也讓更多的人願意去聆聽,去了解「倖存者」的故事與經歷。

我們可以一起撿起那些鏡子的碎片並看清真相

如同潔西卡在戲中所言:「若你認為性侵害跟你沒關係,你就錯了,我們身邊有許多倖存者。」

從第一季我們跟著漢娜,體驗了她被霸凌被玷汙後的心態,但她的錄音帶如同蝴蝶效應般,鼓勵了潔西卡站出來指證布萊斯的惡行惡狀,到了第三季,潔西卡更是渲染出去鼓勵大家誠實面對自己的傷疤,一味的掩蓋並不會真正治癒你的傷口,唯有正視傷痛才有可能痊癒。

就算在現今自由開放的社會下,有很多人遭遇了類似的情況,但因擔心外在的眼光,別人的閒言閒語而退縮,找無傾訴管道,甚至開始怪罪於自己,往往在心中的壓力與創傷不斷的積累,終究造成無法往挽回的後果。

嘿,親愛的,我想說,這不是你的錯,你不需要拿別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也許你覺得你被撕碎成了千萬片,但你的身邊還是有很多愛你關心你的人,不管怎樣的你都值得被好好對待,也值得被疼愛。等你準備好了,大家隨時都願意陪你一起走過那段拾起碎片的過程。

也許我們某種程度上都是倖存者

第三季最後一集,所有謎團逐漸開朗,事情也雨過天晴,全劇在感恩節的歡愉氣氛中畫下句點。

不過,除了那些被潔西卡鼓勵而站出來的人們,所謂的「倖存者」,不只是受到性侵害的受害者們。任何人在任何方面都有可能成為「倖存者」。看似唯我獨尊,毫不在乎他人感受的布萊斯,其實家庭並不美滿,時常感到孤單,他唯一讓自己比較好過的方式就是用酒,毒品,派對來麻痺自己,但越發感到心靈的空洞。

蒙哥馬利生長在一個歧視同性戀且充滿暴力的家庭環境,這造就了他壓抑又暴躁的心態及行為,傷害了許多人最終也害到了自己。(延伸閱讀:為你挑劇|Netflix 同志片單:我想有一天,我會愛上女人

布萊斯的母親,自以為給了兒子所有最好的一切,但她給予的從來不是自己孩子所最需要的,無形中種下了布萊斯長大後偏差的行為種子。在一次的親子心理諮商中,她也才娓娓道出了自己的父親與丈夫是如何的對待她,而造就了她對待布萊斯的行為模式。

「我很感恩能和你們一起在這裡,我很感恩我還活著。」

漢娜選擇用自殺來結束掉她所有的痛苦,卻給許多人帶來了餘波盪漾;布萊斯最終洗心革面,卻來不及用他的餘生來讓大家看到他的懺悔;身心滿目瘡痍的泰勒本想藉由校園掃射來讓其他人感同身受他的痛,再結束自己的性命,幸虧被克雷及時阻止,他有了治癒自己的機會,用照片一張張記錄著自己的變化,最後也蛻變出了更好的自己。

不論遭遇了甚麼事,結束生命絕對不會是最好的解決方式。若你選擇結束了自己的性命,你也失去了看見更好自己的可能性。當然,說得總是比做得簡單。事實上,這會是一個一直跌倒一直想放棄的過程。但你要相信,你身邊有一群愛你在乎你的人們,也許他們無法充分體會你有多痛,卻絕對願意一起陪你分攤並走過無數的漫長黑夜。(延伸閱讀:世界留不下來的孩子們:他不是抗壓性差,而是太擅長忍耐

妳值得所有最好的事物,妳值得被溫柔對待,值得被在乎,值得被關懷,給自己一個拼湊回完整自我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