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看《俗女養成記》,想到舊時代女性,婚姻裡的最後防線時常只要一句「反正妳第一次也不是給我」,這句話就足以把女人給千刀萬剮。女體的自身價值,除了那「一次性使用」的貞潔外,再找不出其他的東西,這是女性的悲哀。

文|小羊貝貝

「伊就是結婚頭一暝,乎她尪發現不是『第一次』 ,才會被人打,連鞋仔嚨嘸穿,光著腳跑回來。」 姑姑、小嬸,連同我的母親,三個女人一台戲,議論著隔壁遠親的新婚女兒,半夜光著腳,騎機車回娘家的天大事。

第一次要留到結婚,否則沒好日子過

「好佳哉,阮是第一次就給阮尪,嘸早就被人打死哦!」,「都丟咩!」,「妳以後嘸湯呷人黑白來,要留到結婚那天,哉嘸!」,「哉。」我囁嚅回答。天啊,當年八歲的我,到底都聽到了些什麼。


圖片|來源

過了十年,處女情節迷思仍在

我是七年級生,過了十年,處女情節迷思似乎沒有太大進步。 「欵我想去做處女膜重建手術耶」大三時,坐我隔壁的班花擔心地跟我說。她接著說:「我媽的朋友要介紹他兒子給我,他們是醫生世家,對未來媳婦很要求,我媽知道我偷交男友,超生氣的, 說要帶我去做手術,不然不敢把我介紹給她朋友。」 「呃那妳要去做嗎?」我問。 「可以啊,我想去,想嫁醫生,就要清白乾淨。」漂亮的班花說。

處女不是幸福保證,為何仍執著那片膜?

她去做了,畢業後也真的嫁給醫生,生了兩個孩子,八年後離婚了,我猜理由絕不會是,非處女。而我的姑姑、小嬸、母親三個女人,除了沒離婚之外,就像大多數四年級父母那輩的婚姻,沒有一對是歲月靜好,執子之手的,全都是打打殺殺戰過來的,但就她們的說法,若無處女膜掛保證,婚姻一定比現在更慘,老天,那還會有多慘?!

上一代那些破破爛爛的婚姻,需要用這一句 「好佳哉,我是第一次給阮尪,嘸早就被人打死」來保住自己; 丈夫可以嫌棄我煮的菜,毫不客氣挑剔我的外型,不滿我對孩子的管教、鄙視我的經濟依賴,甚至随便踐踏我的尊嚴,但我絕對不容貞操被一絲一毫的質疑,絕對不行,那是父權社會下衍生出的一道保命符,婚姻裡的最後防線。只要一句『反正妳第一次也不是給我』,這句話就足以把上一輩的女人給千刀萬剮。她們的自身價值除了那「一次性使用」的貞潔外,再找不出其他的東西,這是舊時代下,女性的悲哀。(延伸閱讀:【性別觀察】處女膜重建手術,不是處女的新娘我不要?

《俗女養成記》演出處女膜教育的共鳴

我從小被教導,處女膜是婚姻保證的第一道門檻,幸福的入門票,最近火紅的台劇 《俗女養成記》中,女主角的阿嬤就以釋迦來比喻女人的貞操,告誡孫女「婚前是處女,婚後才幸福」。原來!這竟是六、七年級女生普遍的家庭教育。(延伸閱讀:「媽,我有慾望,也想做愛」和母親談性,從處女膜開始

女性價值不該再用處女膜來決定

根據統計,初夜落紅的機率大約 4 成,換言之,3 人之中,可能僅有 1 人會見血。況且,處女膜重建手術,只需 30 分鐘,在性行為發生前一個月做,是最佳時機,真有心要做,男人能分辨真偽嗎?女性的價值不該再用處女膜來決定,獨立思考、經濟自主、享受獨處、多元思辨,這些才是最重要且更該學習培養的女性力,永遠凌駕在那片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