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妝 Youtuber Cindy 前陣子上傳影片,談論在海邊拍攝遭偷拍的事件,有人檢討她,穿泳衣還怕被拍。讓作者想起,自己曾只穿著普通衣服,卻在捷運遭性騷擾的經驗。「車廂非常空曠,站著的人不到五位,他卻直直朝我走來,隔著工作包,幾乎將全身壓在我身上。」

文|念子

約莫是上個月月底,我像往常一樣滑滑 Youtube,想看看追蹤的頻道有沒有更新影片。這時,其中一支影片抓住了我的目光,標題是:「那天我在海邊被偷拍/聊一點男性凝視」,不同於美妝頻道的主題,這支影片是由美妝 Youtuber Cindy 和大家分享她在海邊拍攝時,被空拍機偷拍的事發過程。

當時 Cindy 與友人在進行泳裝的拍攝,卻有一台空拍機不停在她正上方盤旋,於是當拍攝告一段落的時候,Cindy 決定去詢問空拍機的主人是否在對她進行拍攝,恰巧的是,Cindy 的友人拍下了這段畫面,整段過程,Cindy 的態度都非常客氣,確定對方是在拍自己後,也以很有禮貌的語氣請對方刪除,但對方一開始竟以空拍機仍然在飛行無法刪除為由,不斷的推託,甚至以一種輕浮的姿態,似乎不覺得這樣的拍攝已經侵犯到他人的隱私,直到 Cindy 表示她會站在那裡等對方刪除影片,對方才將影片刪除,整段影片看完之後,我並不意外這件事情的發生,但我想和大家談談保護自己這件事。

「在公眾場合穿這麼露,難怪會被拍。」「不要穿泳裝就好啦!」看完影片,酸民的言論應該也不少,但難道女性連自在穿泳裝的權利都該被剝奪嗎?(更不要說還只是一件連身泳裝,甚至不是半截式的。)檢討受害者的言論並不稀奇,但我絕不會告訴大家,只要你穿的和穆斯林一樣,這輩子就可以免除一切性騷擾事件發生在自己身上。(同場加映:性騷擾的無所不在!你我一起面對的勇氣)

我也有過被性騷擾的經驗。當時的狀況,是我下了班,搭上捷運準備回家,由於工作的緣故,我穿著黑色套頭上衣和綠色工作褲,半點化妝品都沒上的臉只掛著兩個黑眼圈,絕對和性感掛不上邊。

我上車後不久,一位大約四、五十歲的中年大叔也上了車,當時並非尖峰時刻,車廂非常空曠,站著的人不到五位,他卻直直朝我走來,我靠著其中一個門邊的玻璃,而他幾乎是以壓著我的狀態將我環繞,一開始我並未多想,只是覺得他有點過度靠近,超越了我的身體界線,過了大約一兩站,我已經開始不舒服,我們倆之間只隔著我的工作包,他幾乎將全身壓在我身上,我甚至能夠感受到他的鼻息。


圖片|來源

原先忍耐的我終於受不了,便動了動身體,從他的身軀旁「擠」出去。沒錯,真的是用擠來形容,沒想到離開他之後,他就朝另一個車廂走去,這時我百分之百確定他就是個變態,內心湧起一股怒火,我非常生氣自己並未在當下向對方反應我的不舒服,但錯過了時機,也只能將苦水往心裡吞,並檢討自己怎麼會讓對方得逞,以及是否有更好的處理方式。(延伸閱讀:狂女的逆襲:如果這是個男人天天被性騷擾的世界

更可怕的是,這件事發生的兩天後,我的同事告訴我她在公車上也遭受性騷擾,對方以下體磨擦她的身體,讓她非常不舒服,這時我才震驚,原來性騷擾事件的發生,是如此頻繁的存在於社會中,而兩件事情有許多相似之處,也讓我意識到,我們對於保護自己身體的概念,是如此的缺乏。看完 Cindy 的影片後,我更覺得應該將這些事件寫出來,讓大家能夠一起正視「尊重身體」的重要性。

「在侵犯的前提下,沒有誤會這件事」

三件事有一個雷同之處,就是受害者都害怕自己誤會對方,我當時的狀況,無法直接確定對方是否在騷擾我,而Cindy也在影片中表示她一開始很怕是自己會錯意,但當意識到自己被侵犯,我們還有替其他人著想的必要嗎?並不是要大家一不舒服就情緒化的表現,而是,不論對方有意還無意,我們都應該直接表達出自己的真實感受,畢竟,人與人的關係是建立在互相尊重的前提之下,就算對方真的無意,造成侵害是事實,讓對方知道是絕對必要、同時保護下一個人不要受傷害的最佳方式。(延伸閱讀:無所不在的性騷擾文化!當一位男子當面騷擾我 13 歲的女兒

「沒有人可以替你發聲,只有你自己可以」

在被性騷擾的時候,我並不是自己一個人,同時,我感受到旁邊有兩位年輕男性,時不時地朝我與中年男子的方向看,但連我都無法確定對方的意圖,他們兩位就算有意識到不對勁,也很難有立場替我發聲,當下的我實在非常無助,但事實就是,我們必須對自己的身體負責,畢竟我們是最直接的感受者,只有當事人才知道自己身體與心理的感受,也是最有權為自己發聲的,不要奢求別人成為正義使者,而應主動出擊,勇敢的向對方說「不」,因這本就是我們身為人的權利。

給旁觀者的你:「不要檢討受害者,因為你不是他,你不會懂」

我們時常強調同理心,但在做的時候往往是另一回事,自己遭受過性騷擾的經驗後,我才了解,「反抗」比我想像的要難上千萬倍,平常正義感十足,說話大聲的我,在遇到性騷擾的時候,竟是默默承受,沒有做出強烈的反擊,更不要說當時的我已經接觸性別平權好幾年,更揣摩無數次自己面對性騷擾的時候應該怎麼做,沒想到,真正上戰場後連槍都拿不穩,更別說是開槍了!這讓我意識到,同理這件事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因為我們永遠無法去親身體會對方的感受,這時,多餘的評論、指責受害者都是沒有必要的,更有可能造成二次傷害,有時候只要靜靜地聽,給予對方一個擁抱、安慰,就足矣。

性騷擾是永遠討論不完的議題,不只生理女性,生理男性也會成為被性騷擾的對象,而他們在面對這類的遭遇,甚至比生理女性更難說出口,其他性別更不用說了,充滿歧視的性騷擾,言語、肢體的性騷擾案件層出不窮,這讓我們意識到,性平教育是多麼重要,「尊重別人的身體,也尊重自己的。」願大家都能善待彼此,尊重每個人的身體界線與自主權。